“锅铲”藏爱

《天津工人报》(2020年06月29日 04版)□李晓琦
分享到:
    婚后,我和先生住在城里,父母住在乡下。那天,父亲放下从家里带来的一袋子鱼和肉,随后便进了厨房。一会儿,父亲在厨房叫我,我赶紧进去,就看到父亲正望着那个锅铲默默发呆。看了我两眼,他欲言又止。我一头雾水,便问父亲:“咋了?老爸,锅铲有什么好看的?”
  “锅铲锈了。”他先将厨房的门虚掩了,转身问我:“最近你们小两口是不是闹矛盾啦?”起初,我还否认,随后便如实招了。那段时间,我和先生正在“冷战”,已有10多天不说话了。不过先生有一点挺好,那就是再怎么生气,也绝不在父母面前显露出来。但我还是奇怪,父亲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父亲见我一脸疑惑,这才对我说:“一闻锅铲,我就知道你们至少十天半个月的没动火了,我还知道10多天前你们炒的是芹菜,而且是素炒,没放肉。”我顿时惊呆:“老爸你简直太神了!”
  父亲微微一笑:“其实,我每次来都偷偷闻你们的锅铲,不是鱼香就是肉香,我便知道你们小两口是和睦的。”
  饭后,趁先生上街买茶叶的空当,父亲对我说:“这夫妻呀,是相互作伴的,‘伴侣’俩字怎么写?两个人加两个口,所以两口子在一起吃饭是件头等大事。不管怎么生分,也要做饭,好多‘结’其实在饭桌上吃着吃着就解开了。锅灶不能老被冷落,锅灶一冷,日子就冷了;日子一冷,心就慢慢凉了;心一凉,再暖过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脑子里总在想父亲说过的那番话。次日清晨,我特意起了个大早,先煮上小米粥,又用父亲昨天带来的鲜嫩的鱼和肉,炒了几盘色香味俱全的菜,外加一盘炸花生米。尽管先生起床后对我的劳动依然装作视而不见,可当我默默地将盛好的一碗小米粥端到他面前时,他终还是没忍住看了我一眼,就在四目相碰的一瞬间,我们都情不自禁地“噗嗤”一声笑了。
  自此,我们两口子之间虽依然还会有小矛盾,但绝不会再让家里的锅灶也受牵连。并且,一个洗菜,一个掌勺,“叮叮当当”地一通忙活,有时候还没等饭菜上桌,我们俩就握手言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