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本有缘读哪本

《辽宁职工报》(2020年03月25日 04版)□李民
分享到:
    常在一些写作学习班里遇到这样的事情:很多学员缠着老师要一份书单。这样的情况,有时候也会在我的身上发生。我诚惶诚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哪些书必须要读。
  在我的人生经历里,没有所谓的必读书单。书单开具的书籍再经典,要是跟你无缘,那也是徒劳无益。每一本书适合谁来读,跟自身的阅历、学识、喜好密切相关。
  我读书,不刻意。从小家境困窘,在我30岁之前,是不能按照自己的喜欢去选择阅读书籍的。更多的是哪本书与我有缘,我就读哪本。
  2002年,我在盘锦兴隆台一家酒店做保安,想读书有很大的困难,每个月的工资750元,还要养家。去书店看书也不现实,因为工作时间很紧张,每天几乎都要守在吧台,凌晨才能锁门睡觉。
  这样的熬夜是经常的,抵御困乏的办法只有读书和写作。
  可是我没有书读。
  后来,发现酒店后身有家废品收购站,我偶尔去那里卖酒店的废品。有一次,进入他们的库房里,我一下子就被震撼到了:在偌大的库房里,堆积着小山一样高的各种书刊报纸!
  那是我见过最为壮观的一幕!高尔基说过:“我扑到书上,就像饥饿的人扑到面包上一样。”其实真正懂得这句话的含义并不容易,因为没有亲身经历是无法体会到那种真实的“饥饿”的。我扑在那些废弃的书刊上,感受它们的温度。我在纸堆里翻找着我需要的精神食粮,就像在沙滩里寻找闪光的珍珠。
  废品收购站将书刊以每斤一元的价格卖给我,我就攒着钱,每月工资有了结余,就不断把这些宝贝买回去。运气好的时候,我还会买到很多珍贵的文学书籍和杂志,甚至有些杂志是全年十二期装订在一起的。
  我的写作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我按照报刊上的地址,写一些小文章寄出去,没用多久时间,就收到样报和稿费。各种人生况味,让人感慨。
  后来,妻子支持我放弃工作,去参加辽宁文学奖首届新锐作家班的学习。我在盘锦兴隆台,又积攒了三麻丝袋子的书籍。
  毕业时,我准备把这些书都带回家。怕去客运站乘车会多收书的运费,于是,那天天不亮,我就求老乡开车送我到郊外去。当我站在路边等候客车远远驶来、尘土漫卷,我扛着三袋书张开双臂向客车招手……
  那是一个美丽的春天,万物复苏,书香满怀!  沈阳市皇姑区银山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