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工作生活是以前不敢想象的”

《辽宁职工报》(2018年10月10日 01版)□本报记者 戴吉楠
分享到: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盘锦京环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兴隆台分公司作业二中心环卫工人卢秀兰就是这样的早行人。深秋的盘锦已有了寒意,天刚蒙蒙亮,卢秀兰已经骑着清扫车来到商东小区附近开始了一天的清扫工作。
  1994年卢秀兰开始从事环卫工作。在她的眼里,20多年间,盘锦的道路越来越宽,周边越来越繁华,环卫工人的待遇也越来越高,工作量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受到市民的尊重。卢秀兰说:“现在的工作生活是以前不敢想象的。”
  从体力劳动到机械化清扫
  卢秀兰骑着轻便的清扫车穿梭在小巷间,不到一个小时她就完成了第一次清扫工作。卢秀兰骑的清扫车类似于三轮电动车,一人骑行,车头有一个专门放置清扫工具的小箱子,车身罩着一个可以遮风挡雨透明的棚子,车“肚子”下方有圆盘状的扫帚,车辆慢慢驶过马路,路面就清扫干净了。卢秀兰说:“自从开上清扫车,我的工作速度比过去快了一倍。”卢秀兰刚参加工作的时候,环卫工作是纯人力作业,每天清晨她领到大扫帚和棉线手套后就推着车子走街串巷。当时环卫工人的车子各式各样,有三轮车、大板车等,清扫一次马路最少需要两个小时。在卢秀兰的印象里,当时商东小区还没有建成,她清扫的路段土路、马路都有。马路清扫相对容易,而土路上到处都是修建小区留下的建筑垃圾。经常是这边扫完,那边又被经过的大型车辆掉下的建筑垃圾铺了一路。那时候,马路两边很远才有一个垃圾桶,一桶垃圾有七八十斤,像卢秀兰这样的女环卫工人根本搬不动,都靠一铲一铲地铲上车。卢秀兰回忆说:“这还不是最苦的,最苦的是冬季除雪。”冬季雪还没停,她就要拿着扫帚、铁锹,甚至锄头到路面清扫积雪,因为经常在户外工作,她手上冻疮严重时,只能用勺子吃饭。为了尽快清除积雪,卢秀兰曾经连续三天三夜工作在岗位上。卢秀兰说:“现在我们有机械化的除雪车了,一台车一天能干几百人的活儿。”随着时代的变迁,盘锦的城市建设得越来越美丽,过去的土路变成了宽敞的马路,小平房变成了高楼大厦,而卢秀兰的清扫工作也越来越智能化了,配套的清扫设备更先进,工作起来安全多了,也轻松多了。
  进入新世纪,卢秀兰用上了清扫车,马路旁边的垃圾桶代替了过去的大型垃圾箱。垃圾清运车能自动将垃圾桶内的垃圾倒入清运车里。大马路上的清洗洒水车,会把马路中间的垃圾喷到马路两边,不仅降低了环卫工人的工作量还降低了工人在马路中间穿梭的风险。近几年,盘锦京环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又引进了各类机械化设备,扫道车、洒水车、装载车、刮平机、自卸车、抑尘车、高压清洗车这些机械助手大大减轻了环卫工人的工作量。以一台洗扫车为例,每天工作6小时,相当于20名环卫工人手动清扫一天的工作量。环卫工作机械化从无到有从有到多,大大减轻了环卫工人的工作强度。
  从“扫大街的”到城市美容师
  第一次清扫结束后,卢秀兰在环卫驿站休息了十几分钟后,开始了第二次巡扫工作。她拿着扫帚和自制垃圾收集袋,走在马路上四处张望寻找垃圾。此时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向她走了过来,将雪糕外包装袋扔进了她的垃圾收集袋里,并对着卢秀兰说了声谢谢。卢秀兰说,近些年,随意扔垃圾的市民少了,对环卫工人的尊重多了。
  卢秀兰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街道周边的商铺经常把垃圾扔到人行道上,加大了卢秀兰的清扫工作量,有时卢秀兰上门请求商铺把垃圾扔到临近的垃圾箱里,这一举动不仅没得到商铺的理解,还经常引起争吵。“那时候人们都叫我‘扫大街的’,说我就是干这活儿的,我也没办法呀,只能默默地把垃圾清运出去。”卢秀兰想起往事还有些幽怨,但随着卢秀兰的努力和市民素质的提高,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少。如今大家都称卢秀兰是城市美容师,一些商铺还成了爱心驿站,供环卫工歇脚。卢秀兰说:“过去不管夏天多热都不敢多喝水,冬天天再冷也只能拿着一瓶子热水温手,不敢喝,就怕清扫中没地方上厕所。现在不同了,商铺的爱心驿站里不仅能如厕,有的爱心驿站还准备了矿泉水、防暑药品等。”商铺对待环卫工人的变化让卢秀兰感受到尊重和温暖。
  卢秀兰说:“近些年,党和政府特别重视环卫工人的生产生活,不仅为我们购买了各项保险、制定了高温补贴政政策。工会组织冬送温暖、夏送清凉等活动,让环卫工人感受到党和政府的重视和温暖。”随着社会对环卫工人的尊重程度越来越高,关注环卫工人的市民也越来越多。一些市民还会在夏季给环卫工人送来防热解暑的食品,盘锦市一家民营企业免费为环卫工人提供早餐。从“扫大街的”到城市美容师,再到社会各界的关注,卢秀兰感到做环卫工作很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