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生兑现“治病救人”誓言的女院士

——追记中国工程院院士、东北制药终身职工安静娴

《辽宁职工报》(2015年07月13日 03版)□本报记者 ☆刘然
分享到:






    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医生也因此被誉为救死扶伤的天使;而医生的水平再高,医学技术再先进,也离不开对症治疗的药物。因而,那些从事药物研发的专业技术人员,被誉为天使背后的无名英雄。每一粒药片,每一瓶注射液,都是他们用智慧、汗水,甚至生命换来的。
  在沈阳,就有着这样一位功勋卓著、深受爱戴的无名英雄,她的名字与“脑疟佳”、黄连素、头孢类抗生素、长春西汀等药物紧密相连。她就是化学制药专家,我国制药工业企业第一位院士,东北制药终身员工安静娴。
  7月10日4时38分,安静娴院士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6岁。
  安静娴院士毕生致力于化学合成制药研究,在化学结构的近代理论及药物合成领域造诣颇深,被誉为我国医药界创新发明的“领军人物”。她在东药研究所工作到79岁,用华彩人生为无数的患者解除了病痛,带去生的希望,兑现了“生产出比外国更好、更便宜的药,为老百姓治病”的庄严承诺。她的逝世,不仅是东药集团的损失,更是中国医药界的一大损失。
  A
  立志研制出老百姓
  用得起的好药
  解放前的北京,药店中充斥着外国厂家生产的药品,价格十分昂贵,一般人是买不起的。残酷的现实让安静娴选择报考了北京大学医学院药学系。“将来生产出比外国更好、更便宜的药,为老百姓治病。”
  毕业实习,她来到了沈阳的东北制药总厂,她被安排到生产磺胺药物的三分厂。实习结束前一晚,氯磺酸生产车间发生了爆炸,一位年仅19岁的工人不幸遇难。这件事对安静娴的震动很大,她决定留在东药。“工程技术人员不仅要为国家和人民制造出必须的药品,还要对生产工人的健康与安全负责。”这个念头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里,成为她搞技术创新的原始动因。
  B
  “炸”出来的磺胺合成新路线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东药的主打药品中有一种具有广谱及较强抗菌活性的磺胺嘧啶,曾是治疗流行性脑膜炎的首选药。
  1961年,32岁的安静娴作为专责工程师,负责磺胺类药物的技术工作。每次走到磺胺嘧啶车间门口,空气中弥漫着的有机溶媒的味道都让她很不舒服。“长期在车间里的工人怎么受得了?”她决心解决这一问题。
  二氧化锰,高锰酸钾;固定床氧气氧化、流动床空气氧化……参与氧化反应的各个组成部分,形成了一个易燃、易爆的混合物。有段时间,东药厂区总能传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全厂的人都知道,那是安静娴进行氧化试验又爆炸了。随着爆炸次数增多,反对和质疑的声音此起彼伏——赶紧停止这可怕的“死亡游戏”吧。
  别看安静娴外表柔弱、慢声细语,但她却是一个内心强大、坚韧无畏的人。她顶住压力,不断反思:易燃易爆是客观现实,实验过程中发生的爆炸每次都有不同的诱因,如果能弄清所有的诱因并采取相应的措施,爆炸是可以避免的。
  于是,她调动并集中群众的智慧,排除引起爆炸的各种诱因。经过无数次的爆炸试验,新的磺胺合成路线终于在1965年投产!
  磺胺嘧啶合成新路线的研发成了安静娴的第一个成果,具有污染少、工序短、消耗低、成本低、质量好、占用厂房设备及劳动力少等优点,同时大幅度地消除了不安全隐患,工人生产环境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产量也显著提高。这一工艺路线一直沿用至今。
  C
  以身试药,
  合成抗疟王牌药“脑疟佳”
  上世纪60年代,我国疟疾猖獗。
  1967年,国家成立“五二三”协作组,向疟疾发起“总攻”。安静娴作为这一项目的负责人,与同事进行了大量的定向合成和广筛,终于从5800个化合物中筛选了有效的抗疟疾新药“脑疟佳”。正当课题组为此感到欣喜时,却发现按文献报道的合成方法,中间体有剧毒,毒性有可能在人体内潜伏10~20年,发作后会使人终身残疾,甚至还有研制者死亡的报道。
  外柔内刚的安静娴没有被文献报道吓倒——她决定以身试药。在她的感染和带动下,科研人员纷纷加入其中。经过分析总结“以身试药”的各项指标,安静娴逐渐摸清了化合物的毒性,最终确定了安全可控的合成方法。经过反复试验,课题组成功地拿到了成品“脑疟佳”,该药被誉为当时中国的抗疟王牌,其合成方法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
  制药研发,需要每天跟化学试剂打交道,长期浸染其中,难免出现慢性中毒或导致其他疾病。据现任东药研究院副院长于河舟回忆,他1990年上班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陪61岁的安静娴到北京看病。原来,为了找到疗效更好的原料,安静娴曾去过深山老林,导致林区小虫进入了她的肺部。
  D
  创新不止,
  68岁当选首位药企院士
  安静娴曾说,她始终对工作充满了创新的激情。“这种激情源于对祖国人民崇高的使命感、对制药工业的强烈责任心。”头孢菌素是上世纪60年代发展起来的高效、广谱抗菌药物。由于疗效高、毒副作用小,作为青霉素的换代产品已在国外临床中使用。80年代初,东药决定研发国产头孢系列药品。而此时,国外头孢菌素已经上市10多年了,并经历了第一代、第二代。
  当时的主流意见是“即使我们自己搞替代进口产品,也要从第一代搞起,可以借鉴。”但安静娴不同意,“我们不搞一代,也不搞二代,直接搞三代,这样我们就跟上世界的步伐了。”
  第一个品种,从论证到向生产过渡历时4年,加上其他4个产品的研发以及对已成型产品的不断改进,整个研发过程耗时10年。第三代头孢菌素系列产品的研制成功,在国内均属首创,相比一代、二代,抗菌谱更广,抗菌活性更高,部分替代了进口头孢药品,给百姓带来巨大的用药便利。安静娴研发头孢系列的贡献不仅限于填补空白,还救活了一些困境中的制药企业,推进了我国医药工业发展,提高了我国临床用药水平。安静娴也因此被誉为中国头孢第一人。
  黄连素作为抗菌剂原从植物中提取,由于受资源限制,在数量上远远不能满足临床需求。安静娴首先提出全合成黄连素。历时5年时间,完成了经10多步化学反应全合成黄连素研制工作。该项目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及国家发明三等奖。
  上世纪90年代,随着我国老龄人口增加,对脑血管用药的需求与日俱增。安静娴适时选择了长春西汀研究课题。为提效降本,她对文献方法不断改进,取得显著效果,其改进方法获国家发明专利,1994年获国家医药管理局科学进步三等奖。
  在制剂处方没有任何文献资料可供参考的情况下,她自行设计了新处方,使其生物利用度无论在药理模型上还是临床试验中,都达到了与国外长春西汀同等的药效。
  于河舟坦言:“一种药品的研发周期通常在10年左右,甚至更长,一个人一辈子能研发出1~2个品种就很了不起了,给企业带来的生产效益也是非常大的。但安工却是生命不息,创新不止。”1997年,安静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成为我国制药企业首位院士,可谓实至名归。
  E
  请辞荣誉,安静做自己
  工作中的安静娴,一丝不苟、创新求是;生活中的安静娴,则像她的名字一样,安静做她自己,节俭朴素、淡泊名利。
  熟悉安静娴的人都知道,她对生活无欲无求,甚至很“抠门”——老式眼镜、电子表;上班白大褂,黄胶鞋,平时的着装也是几十年前的老款式;吃的更是清淡:一根胡萝卜、两块白菜片、一小捏豆芽和大米、油盐混在一起蒸熟,主食就是馒头、米饭;她住的是60平方米家属宿舍楼。厂里给她提供高级别的待遇,她全都拒绝了。
  但是,安静娴又是大方的人——找老同志聚一聚,每次都是她请客;遇到同事需要帮助,她及时施以援手;挂钟、自行车等奖品,她送给研究院公用;单位发的奖金、高额工资她一再推辞,只拿档案工资。厂里打算拿这笔钱建立“安静娴基金”,她坚决不肯冠以自己的名字。
  两度获得全国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的安静娴,在20世纪80年代曾给东药总厂党委写信,要求不再评她做劳模。而她的荣誉请辞,却赢得更多的尊敬和爱戴——公司授予她“东北制药终身职工”。
  近几年,年事已高的安静娴因病一直在北京休养。每年过年,东药集团总裁汲涌都会专程到医院看望她。虽然安静娴的意识不十分清醒,但一听到“东药”两个字,她会用轻微的手指动作来回应。“在东药的发展史上,有马承志(已故东药总厂总工程师)、安静娴等一大批科研工作者前赴后继,为我们留下丰富的产品体系,打下了牢固的发展基础。他们是东药的宝贵财富和精神丰碑。”汲涌说。
  图片由东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