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时评】“留守厂长”的责任担当感人至深

《江苏工人报》(2014年09月04日 01版)大山
   

关停了19年的武汉市江夏区第一服装厂的“留守厂长”徐家尧干了一件让所有人都竖起大拇指称赞的“大事”:他将企业的土地和旧厂房以163万元招标拍卖后,苦苦寻找失散19年的老同事来领钱。(据《工人日报》)

通读这篇通讯后,我的心灵被震撼了,老泪盈眶。之所以,我的感受至深,缘于我对国有集体企业破产、改制资产处理的情况了解太多。上世纪90年代受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地县级的公有企业纷纷改制,“卖”“转”成风,有的甚至“零价”出让。我当时在劳动部门工作,经常参与处理这类纠纷。与企业办了“两不找”手续的下岗、失业人员,“碗”砸了,“家”没了,各寻门道,自谋生路,至于曾经的“家产”如何处理、何时处理、自己能否分得仨俩,他们基本上都失去了关注度,都抱着一种“瞎子放驴——随它去”的悲观无奈心态。于是,有些企业的“留守官”在资产处理变现以后,随意处置,擅自挥霍的有之,中饱私囊的有之,至于给职工分多少,全凭其心性;或者,找上门的就打发一些,不来找的就拉倒。

联想上述一些企业的做法,再看看“留守厂长”徐家尧的所作所为,想不被震撼、不拍手叫好都办不到。今年6月,在工厂关门、职工失散19年之后,企业的土地和旧厂房终于招标卖出。在拿到163万元拍卖款后,徐家尧不是擅作主张随意处理,而是三次召开职代会讨论分配方案。由此足见其,尊重民主、决不滥权的境界。此其一。

其二,坚持职工利益至上。19年前的185名在册职工,高龄者年近9旬,年轻者30开外,四散失联,想找到每一位职工都来领“买断金”谈何容易?遇到这种情况,不少企业都是在大门前贴张告示完事,来的就兑现,不来的就拉倒。而“留守厂长”徐家尧却把职工的利益摆在心目中的最高位置,下定决心把所有的老工友找全,让他们都能拿到迟到的最后的一点补偿金。为此,他在电视台连打了10天寻找职工公告;同时,制作寻访公告,走街串巷张贴,每天巡视,确保不被撕坏或覆盖。一旦有了音讯,当即上门核实,他的爱人和儿子也都成了义务寻访员。到现在,还有36人没有找到,徐家尧表示,“如果最后实在难找到人,也要把他们的钱一直保管好。”“留守厂长”是个苦差事,只出力干事,没有分文工资,如果没有对职工的满腔情义和责任担当,那是不可能这样做的。

“留守厂长”徐家尧给我们的企业经营者树立了尊重、关爱、维护职工权益的楷模。如果我们的大大小小的老板,都能像徐家尧那样,对劳动者讲究真心、真情、真诚,劳资关系何愁不和谐?但愿“徐家尧式”的企业当家人越来越多,多多益善。

(本栏信箱:4764998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