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城市困难职工打造长效“造血”机制的同时,望城区总工会全方位帮扶,为失去“造血”功能的困难职工,打造“输血”长效机制——

借助“社会力量”壮大“工会帮扶”

《湖南工人报》(2020年06月24日 01版)●本报记者 曾颖
分享到:
   

“这是给你们的8000元帮扶款,祝你们端午安康。”6月22日,长沙望城区总工会和湖南朝阳公益基金会工作人员把帮扶款,送到全国级建档立卡困难职工范文利手中。这是半个月来,望城区总工会和基金会第二次联合入户走访帮扶。

从2019年开始,为了更好地助力全区建档立卡困难职工脱困解困,望城区总引入社会力量,对城市困难职工进行全方位帮扶。区总已联系到两家公益基金会、一家爱心机构、四位爱心个人,为困难职工提供近20万元的帮扶资金,以及数量不等的公益岗位。

“我们还在努力,让这个‘社会力量’更强大一些。”望城区总工会党组书记、主席杨奇才说。

点燃希望

省级建档立卡困难职工赖卫今年48岁,她看到有陌生人来访,紧张地躲在一边。她和女儿均有不同程度的智力障碍。“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完全没有就业可能。”赖卫70岁的父亲哽咽地说。

同样,在全国级建档立卡困难职工范文利家中,50岁的他也讲述了自己生活的艰难。这个家中四口人,有3人疾病缠身,每月医药费超过2000元,而全家经济来源仅是范文利母亲的退休工资及低保。更让他忧心的是,17岁的女儿患一型糖尿病超10年,随时可能引起并发症。

“按照‘四个一批’的原则,有些困难职工是可以通过政策帮扶解困脱困的。像范文利、赖卫这样的困难职工,解困脱困离不开政府和工会的‘兜底’救助。”望城区总工会副主席谭舟说。

“兜底”的金额毕竟有限。“这些困难职工家庭失去创业就业的内生动力。”杨奇才说,区总引入社会力量,给予困难职工的不仅是经济上的支持,更多的是生活上的希望。

牵线搭桥

如何引入社会力量?用谭舟的话来说是“多方打听”。

从2019年开始,望城区总开始频频和全区的公益基金、爱心机构和个人接触。“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就是一家一家去了解、去协商。其实有很多公益机构和爱心人士,他们有心帮扶,也需要情况真实的帮扶对象,而工会提供的这些建档立卡户,正好属于他们的帮扶范围。”谭舟说。

困难职工有需求,公益机构有能力。经区总工会牵线搭桥,湖南春城公益基金会成为第一家提供帮扶资金的基金会。去年,该基金会资助了全区9户建档立卡困难职工共12个孩子,每个孩子都获得了2000元的助学款。

当然,这样的对接并不是盲目的,对于公益基金和爱心机构,区总有一个先期考查的过程。比如今年新引入的朝阳基金会,区总了解到,他们已经有8年的帮困助学经验。

“在协调过程中,我们也会根据基金会的实力,提出相应的要求,今年在与朝阳基金会商谈时,我们提出的要求就是不低于工会的帮扶标准。”谭舟说。也因此,在朝阳基金会完成全部17户入户走访后,给出的帮扶方案是:给予每户的帮扶款,均高于每档次工会给予的帮扶资金。

“我们引入的并不是一次性的资助,基金会的帮扶是持续的,爱心人士也都会资助孩子直到完成学业。”谭舟告诉记者,春城基金会已经明确表示,今年仍将继续助学,资助对象由区总确定。朝阳基金会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会持续和区总保持紧密联系与合作。

成效初显

2019年,国家级建档立卡困难职工谭志军一家三口固定收入(包括来自低保、工会帮扶款、家庭捡废品收入),全年在1.6万元左右,而这笔钱仅够支付谭志军的医药费。因为有了社会力量的加入,当时在湖南中医药大学读大二的女儿,获得了爱心人士每年一万元的助学款,直到大学毕业;一家爱心机构还为他女儿提供了临时岗位,按天结算工资。

“谭志军服用的药不在医保报销目录内,经济上入不敷出曾让他被迫停药,导致病情加重。”谭舟告诉记者,去年女儿的学费和生活费解决后,谭志军才开始继续服药,现在病情好转的他可以在家附近摆摊,每月也能有几百元的收入。

而今年,因为有了朝阳基金会的加入,谭志军一家可以获得至少3万元的帮扶款,全年有近4万元的收入。

记者了解到,望城区去年成功解困脱困的7户建档立卡困难职工中,有2户困难职工子女通过社会力量助学,顺利完成了大学学业并成功就业。目前,在工会主动对接公益机构的同时,一些公益机构也“闻讯而来”。谭舟告诉记者,最近,就有一家公益机构提出,想和工会联合举办一场义演,募捐到的善款将全部捐给建档立卡困难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