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之味

《湖南工人报》(2020年03月25日 08版)
分享到:
   

这几天的苏达明日子过得不是一般潇洒,用他的话来说,终于没有一只老母鸡天天在耳边聒噪,天天上了发条似的喳喳个不停。

上星期二苏达明离婚了,在和林慧无数次因为做饭问题吵架都恶狠狠地说离婚后,他们真的离了。

苏达明肚子饿了,出租房里什么都没有。那有什么关系,点外卖,现在人类生活只要有一个手机,有什么事不能解决。

二十分钟后,外卖到了。苏达明最爱吃的鸭血大肠煲,那个大肠真叫一个香。但是林慧对各种动物内脏是深恶痛绝,每次苏达明从市场买来时,林慧让他先洗干净,然后自己再一遍又一遍地开水烫冷水冲。苏达明无力阻止,这又洗又刷的还是猪大肠吗?

做好了,林慧是不吃的。林慧总是一脸厌弃,把每个窗户都打开,吃完还得在房子里喷空气清新剂,好像苏达明吃的不是大肠而是大便。

好了,现在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苏达明故意嚼得吧唧吧唧响,好像这样吃解恨似的。不过嚼了两三口,苏达明咽不下去了,怎么这么“臭”,苏达明脑海中马上蹦出一句话,“妈的,没洗干净”。

周六,苏达明心血来潮准备去买菜。下班后直达菜市场,六点后的菜市场迎来一天最后的繁忙。菜市口,一堆烂菜叶堆得老高,发出一股酸腐味,海鲜档口,污水横流,鱼贩们拿着水管往杀好的鱼上冲,一股股夹杂着鱼鳞的血水源源不断地往四周流开。

苏达明伸手去挑被横七竖八倒在石头台面上的各种海螺,他架着兰花指,大拇指和食指捏着海螺,虽然百般小心,但袖口还是蹭上一条条清晰可见的污渍。好不容易杀出重围,本来还想买点别的菜,最后只能逃为上计。

除了猪大肠,苏达明喜欢吃各种小海鲜,各种贝类。带壳的小海鲜,下锅爆炒,或者白灼,几分钟就好,带些许血丝更嫩。但林慧总有本事把新鲜的血钳或泥螺,在她的“火候攻势”下变成了一堆“灰白色皱缩的老韧尸体”。

因为她怕不卫生,怕寄生虫。林慧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她叨叨叨叨,最后把苏达明对食物的无比热情浇了个透心凉。

好了,今天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水开后,下泥螺,两三分钟就好,菜谱上都是这么说的。蘸点姜葱醋,真是美味啊,一口气半斤泥螺下肚。

半夜,苏达明被一阵阵的胃绞痛惊醒,然后上吐下泻,想拨林慧的电话,突然想到他们离婚了,只好拨了120,洗胃,灌肠,苏达明对医生说,泥螺是新鲜的,自己也是按书上说的做,应该没有问题。医生问,这是第一次吃吗?有的人第一次吃肠胃会不适应。

苏达明说,不是。那是为什么?苏达明突然想到,自己被林慧给喂“坏”了,自己的胃,自己的嘴都熟悉了林慧的味道,虽然不是第一次吃,但却是第一次吃只煮两三分钟的。

苏达明想骂人,却开不了口,胸口堵堵地,喘不上气,自己以后还吃不吃饭了!

(黄 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