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天,行程1.2万公里,他逆行武汉11趟

《湖南工人报》(2020年03月25日 06版)●本报记者 曾 颖
分享到:


龙兵和他的大货车。

   

3月22日,龙兵居家隔离的第9天。

因为去过武汉运送爱心物资,尽管身体检查一切正常,但健康码依旧是红色的。眼下,他最大的希望就是疫情早些结束,健康码能转绿,他能早一天接到活。

从2月12日第一趟逆行武汉,到3月13日回到桃源,过去一个月时间里,这个35岁的男人11次往返武汉,为常德微善风爱心联盟运送爱心物资,行程1.2万多公里。

对家人“说谎”,他遵从内心去武汉

今年35岁的龙兵是常德桃源人,当过五年兵。从2009年开始开大货车,至今已经11年时间。他告诉记者,此前常跑的线路是福建晋江。疫情之前,他从未去过武汉。

龙兵没想到,第一次去武汉是在这样的情形下。

2月11日,常德微善风爱心联盟全城急寻大货司机,想运送一批爱心物资去武汉。“当时一直在家,刷抖音、看新闻,看到了很多正能量的事情,所以那一刻有点冲动,觉得自己也能为抗疫做些事情。”龙兵说。

微善风爱心联盟负责人祝安顺告诉记者,当时的情况是,爱心物资亟待运送出去,但他们通过政府、民间多方力量寻找,并开出超过正常运费3倍的价格,也没能找到大货车司机。

龙兵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主动站出来的。祝安顺说,龙兵拒绝了高价运输,只说“成本价就行”。

“接单”前,龙兵把想法告诉了家人,不论是父母还是妻子,没人同意他去。作为家中顶梁柱,家人的态度在龙兵意料之内,但他还是想遵从自己的内心。

于是,他对妻子“撒谎”了。

2月12日,他告诉妻子要去帮朋友厂房搬迁,开车出了家门。直到去武汉的路上,他才对妻子说了实话。电话那头,妻子很生气,但也只能无奈地让他一定要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

第一次去武汉,除了害怕没有别的感觉

答应运送爱心物资前,龙兵对疫情没有直观的感受,当他真的开车上了高速,他告诉记者,“害怕!除了害怕,我没有别的感觉”。

高速上,从常德往武汉方向开的货车只有他这一辆,几百公里的路,他一个人孤单地行驶着。

加剧这种“害怕”感觉的,不仅仅是高速上没有同行车辆,更因为行程间多次的体温检测、全车消毒。这还不算,越是临近武汉,车上GPS播报的安全提示就越频繁:司机朋友们,您现在前往的是武汉方向,此次疫情重灾区,请一定做好防护措施。

因为害怕,除了检测站,龙兵中途都不下车,不喝水,不上厕所,一直向前。

如果说第一趟去武汉,路线不熟、环境不清,最为艰难,那么第二趟去武汉则让龙兵印象最深刻。

那天是2月15日,因为下雪,车前挡玻璃上的雨刮器几次被冻住,他只能一次次下车,用热水去浇。因为雨雪,路面湿滑,为了保证安全,他只能降速。这一趟去武汉,龙兵足足开了8个小时。

不给家人、社会添麻烦,

他以车为家生活一个月

2月12日出发前,龙兵领到了两套防护服和一些口罩,靠着有限的防护物资,龙兵度过了这一个月。

第一次从武汉回到常德,他的手机几乎被当地工作人员“打爆”。“手机信号移动轨迹骗不了人,我刚到常德,追访的电话就一个接一个地打来了。”龙兵说。

为了不给家人添麻烦,龙兵开始以车为家。

因为平时送货偶尔也会住在车上,所以龙兵的驾驶室就像一个小房间。他常备了几套换洗衣服,车上还有电饭煲、大米、方便面,还有自热米饭。

吃的问题都好解决,比较麻烦的是洗漱。原本这些事都可以在服务区解决,但疫情期间,加油靠自助,服务区全部关闭。

“还好,我车上有一个能装一吨多水的水箱,这一个月来,我生活用水全靠水箱里的水,车子跑起来,水箱里的水还有一定温度,用来洗漱、擦澡不成问题。”龙兵告诉记者,条件自然是艰苦的,但比起一个人的孤单,这些都算不上什么。

一路上,满满正能量激励他前行

有人称龙兵是英雄,他从不这样认为。他说去了武汉就知道,这个社会上有很多人做得比他多,做得比他好。

他告诉记者,在湖北境内有一家加油站,看见他是来送爱心物资的货车,不仅给他送来了食物和水,还免费为他提供了货车必用的尾汽液。

每一次进入武汉,交警会朝他敬礼;武汉当地车辆看到他车上悬挂的横幅,会鸣笛致谢;老百姓会停下来拱手表达谢意;来接物资的武汉志愿者或者接收单位的负责人,一次又一次地对他说:“师傅,你辛苦了,谢谢!”

“我记得有一次,一些武汉老百姓听说我是运送援助物资的,当时就流眼泪了。”龙兵从不否认,一趟又一趟的往返武汉,他看见了一些不那么正能量的事,但更多的,他说,自己一直被感动着。

这,或许是他一直坚持下来的原因之一。

不后悔,最希望疫情之后能接到活

结束了这11趟行程,龙兵去做了核酸检测、CT检查,以及所有能做的检查,确定身体没有问题,心才放下来。他让妻子带着孩子回了娘家,自己则一个人关在楼上,不下楼,不和父母接触。

因为去过武汉,并且在重点地区有过短暂停留,龙兵的健康码一直是红色的。他打听过,这个红色只有在疫情解除后,才会取消。

眼下,还在隔离期的他,原本跑的固定线路已经被人取代。“尽管很多人都支持我的做法,被我感动,但现实是,我接不到活。这样的情况也许要等到疫情解除才会改变。”龙兵说。

疫情之前,龙兵每个月能赚到2万多元,而现在不出车,就意味着零收入。面对家人偶尔流露出的不理解,龙兵说:“我不后悔。”8岁的女儿或许还不太懂父亲的困境,但她坚定不移地支持龙兵。她说:“爸爸,你是个英雄,是我的榜样!”龙兵说,有了女儿这句话,一切都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