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桌上的鼾声

《黑龙江工人报》(2018年08月07日 03版)王颖
分享到:
   

“轰隆隆……轰隆隆”7月26日早晨,如雷般的鼾声打破了早餐桌上的寂静,大庆油田采油三厂第二油矿北十三联合站工区副工区长林海川还没等早餐端上来,就坐在椅子上睡着了,打起呼噜来。

是什么原因让铁打的汉子在清晨呼呼大睡?原来,林海川为了保证16#转油站到北十三联合站工区脱水转油站的外输管线顺利完成机械投球扫线,提前投入生产,从25日上午9时到26日凌晨6时一直盯在施工现场,一步也没有离开。

这条外输管线1994年投入生产,再加上三元复合驱的影响,结蜡严重,导致回压较高,输油困难。就像人的血管形成血栓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危险。

要想解决这个难题,只能先进行热洗,然后投球扫线,将管线里面的蜡刮洗出来。但在“治疗”过程中,也有很严重的“并发症”,需要关停110口生产井,影响上百吨产量。

时间就是产量,林海川深知这一点。在施工前,他仔细检查每一项流程,认真询问每一个施工细节,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可是天公不作美,当施工进行到18时,下起了瓢泼大雨,豆大的雨珠瞬间就把施工人员浇了个“透心凉”,但他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在林海川的指挥下,按部就班地忙活着。

“屋漏偏逢连夜雨”,施工到夜间11时,回收热洗污水的罐车被冲洗出来的蜡严重堵塞,回收的污水排不出来。遇到这样的问题,只能再调一辆罐车来。可是都这么晚了,再调一台罐车至少需要一个多小时,严重影响施工进度。顿时间,空气变得凝重起来,大家都沉默不语看着副工区长林海川。

林海川拍了拍旁边班长的肩膀,大喊了一声:“兄弟们,拿上丝带和桶跟我上。”

一声呐喊,铁军齐发。在场的所有人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嗷嗷地往前冲。大家用桶和袋子装上污水,然后送到数10米以外的污油池。一趟、两趟、……十趟、三十趟,所有人都忘记了疲倦与劳累,机械地来回奔跑着,直到凌晨2时洗井结束。在关键时刻,他们用“人拉肩扛”代替了罐车,保证了洗井的正常进行,没有耽误一分钟。

热洗结束后,林海川一分钟也没有休息,立刻组织人员组装设备,投球扫线。因为他深深知道“时间就是产量,产量就是咱石油人的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