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为什么被称为中央水塔?

《河北工人报》(2020年07月31日 04版)
分享到:


■穿过秦岭的四条古道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虽然源头在丹江口水库,但从根源上讲,源头在秦岭


■中国主要山脉里,秦岭居中


■秦岭两边的地貌


■黑河金盆水库


■大熊猫秦岭亚种
    上过地理课的人,不会忘记曾被各种分界线支配的恐惧:
  我国南北方分界线在哪儿?一月份我国0℃等温线在哪儿?800毫米等降水量线在哪儿?亚热带与暖温带分界线在哪儿?湿润地区与半湿润地区分界线在哪儿?南方水田与北方旱田的分界线在哪儿?
  这么多分界线,答案都是一个:秦岭—淮河。不仅如此,秦岭还被誉为“中央水塔”。
  秦岭是如何形成的,为什么被称为“中央水塔”,它又怎样改变了中国?
  秦岭的形成
  秦岭是古老而巨大的褶皱断层山脉,总体呈东西走向,受地质构造运动影响又呈北仰南倾结构:南坡既长又和缓,沟长水远;北坡陡且峻,断层深谷密布。李白在《蜀道难》中写道:“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在古代,秦岭有“九州之险”之称。
  秦岭,顾名思义,得名于秦国。众所周知,秦岭以北的渭河平原是秦国的根脉所在,古代秦人在这里依靠肥沃的土地逐渐崛起,建立大秦帝国。
  秦汉之前的古代地理认为,昆仑是华夏山脉的根,人们也把雍州(位于今陕西、宁夏全境及青海、甘肃、新疆、内蒙古部分)以南的巨大山系视为昆仑的一部分,因此,秦岭也曾被称作昆仑。
  从方位上看,秦岭矗立在秦国都城之南,“天之中,都之南,故名中南,亦称终南。”所以,秦岭又被称作终南山,或者南山。嬴政则认为,“秦为天下之脊,南山则秦之脊也”,于是将终南山改称秦岭。今天,终南山、大巴山、中条山、鸟鼠山、华山等都是秦岭山脉。秦岭最高峰太白山的主峰是拔仙台,海拔为3771.2米,是青藏高原以东海拔最高的山峰。
  狭义上的秦岭,仅限于陕西省南部、渭河与汉江之间的山地,东以灞河与丹江河谷为界,西止于嘉陵江,东西绵延400-500公里,南北宽达100-150公里,是关中平原与陕南地区的界山。广义的秦岭(“大秦岭”),西起甘肃省临潭县的白石山,向东经麦积山进入陕西,并且在陕西河南交界处一分为三,北为崤山,中为熊耳山,南为伏牛山,东至鄂豫皖—大别山以及蚌埠附近的张八岭,绵延1600多公里,是长江和黄河流域的分水岭。
  为什么是“中央水塔”
  说秦岭是“中央水塔”,首先在于以它为界形成了黄河、长江两大水系。秦岭以北为黄河水系,以南为长江水系。秦岭一带的主要河流包括渭河、汉江、嘉陵江、洛河等。
  黄河最大的一级支流渭河,发源于甘肃省定西市的鸟鼠山,流经甘肃天水、陕西省关中平原的宝鸡、咸阳、西安、渭南等地,至渭南市潼关县汇入黄河。
  汉江则是长江最大的一级支流,由漾水流经沔县(现勉县)称沔水,向东流至汉中始称汉水,自安康至丹江口段古称沧浪水,襄阳以下别名襄江。
  嘉陵江则发源于秦岭北麓的陕西省凤县代王山,干流流经陕西省、甘肃省、四川省、重庆市,由重庆朝天门汇入长江。洛河则是陕西省内长度最大的河流,发源于白于山南麓的草梁山,由西北向东南注入渭河。
  这些河流的水资源深刻影响着流域内百姓的生活。
  除了发源于秦岭的河流,秦岭还调控着南北方的降水。春夏季节,太平洋季风携带大量水分,一路向西,遇到这里山脉林立,高海拔的冷空气凝聚,变成雨水降临山中;冬天,从西北方向来的季风不但使这里的气温降低,还带来大量水气。因为秦岭山脉地形复杂,海拔较高,这里又堆积了大量积雪,难以化掉,为秦岭地区的地表和地下水资源,储蓄了源泉。
  从河流分布上看,秦岭水资源储量220多亿立方米,约占黄河水量的1/3、陕西水资源总量的一半,是陕西最重要的水源涵养区。其中,秦岭南坡水资源储量182亿立方米,约占陕南水资源总量的58%,是嘉陵江、汉江、丹江的源头区,每年可向北京、天津等地供水100多亿立方米,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重要水源涵养区;秦岭北坡水资源储量约40亿立方米,约占关中地表水资源总量的51%,是渭河的主要补给水源地,也是西安市等地的主要水源区。
  当然,秦岭的水资源并非完全由自然决定,人类活动也会对它产生重要影响。20世纪90年代,西安遭遇了长达150多天的大旱。2300多眼自备井遍布城市的角角落落,城区出现多条地裂带,明城墙、钟楼底座出现裂缝,大雁塔倾斜;石砭峪水库干涸,沣峪河、田峪河断流,工厂停工,排队提水的市民着急上火,西安陷入了历史罕见的水荒。
  人们将希望的目光汇集到发源于秦岭太白山的黑河。作为渭河南岸的最大支流,黑河沿途绿荫覆盖,人烟稀少,水流清澈,水质甘甜,是得天独厚的理想水源。因此,黑河金盆水库应运而生。这座秦岭北麓最大的水库如今供应西安七成用水,平均每天供水76万吨。水库建成17年来,已累计向西安提供用水40亿吨,向周边提供农业灌溉用水4亿吨,并向生态补水7亿吨。有人说,没有秦岭,就没有黑河金盆水库这么大规模的水;没有这么大规模的水,就没有西安市民的安居生活。从秦岭流淌而出的清水,绵绵不断地滋养着一方百姓。
  南水北调工程也与秦岭息息相关。1952年,毛泽东视察黄河时首次提出南水北调的构想:“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水来也是可以的。”
  历经半个世纪的勘测、规划和论证,南水北调工程形成“四横三纵”为主体的总体布局,从长江流域沿东、中、西三路调水到黄淮海流域。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是丹江口水库,水库70%水量来自发源于秦岭的汉江及其支流丹江。所以,南水北调中线的水源地在湖北,其源头却是秦岭。
  据统计,自2014年12月12日中线工程正式通水以来,以秦岭为源头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已经提供了300亿立方米的水,沿线6000万人口受益,缓解了北京、天津、河北和河南等省市供水问题,优化了我国水资源配置格局。
  除了全国意义上的南水北调,被称为陕西省的南水北调——引汉济渭工程于2014年进入全面实施阶段,这一工程分为调水和输配水工程,旨将秦岭南部汉江水以年均15亿立方米的流量引入渭河,补给渭河流域地区。这相当于每年把100多个西湖的水量从陕西南部穿越秦岭,调配到陕北和关中。
  秦岭怎样改变了中国
  打开中国地图就会发现,秦岭横卧在中国版图的中央,北接黄土高原,南握四川盆地,不仅以地理位置,更以显著的自然条件和地理特点,成为我国最重要的南北分界线和地理标志。如果没有秦岭,可以这样说,中国将不成为今天的中国。
  秦岭南坡阻隔太平洋副热带高压输送的潮湿海洋气团的入侵,使其不能影响到我国的西北内陆地区,北坡又起到了阻挡青藏高压寒潮的向南入侵。北上和南下的大型天气系统在此交锋,像两只军队,互相碰撞、消减,造就了中国地理的多样性。
  虽然我们常说南北方分界线是秦岭—淮河,但站在淮河两岸看南北,几乎没有什么不同。但如果飞得足够高,在秦岭上空看南北两侧,景观则大大不同了。
  秦岭的主体在陕西。陕西的自然环境可以由秦岭为界划为三大区域。秦岭以南为陕南,秦岭北面是由渭河冲积而成的号称“八百里秦川”的关中平原,再向北,是黄土高原的中心地带——陕北。秦岭东西横亘,挡住了由东南往西北、从太平洋带来的水汽,使秦岭以北气候干旱,黄尘飞扬,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是其典型的景观,而秦岭以南则降雨丰沛形成一派江南景象。如果没有秦岭,南北景观差异不会这么大,也就缺少了地理景观的多样色彩。
  秦岭以北的黄土高原给人苍凉的感觉,但秦岭以南的四川盆地则是“天府之国”的景象,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秦岭挡住了北方频频南下的寒流,使得这里气候更加宜人。据气象学家林之光研究:在冬季,每当来自北方的强冷空气把霜冻区一直推进到位于热带南海之滨的广东时,由于秦岭的屏蔽,远在广东之北800多公里的四川盆地竟可以无霜无冻,因此,秦岭使四川盆地成了一个远离霜冻之害的比南方更南方的大暖盆。如果没有秦岭,黄土高原可能南扩,四川盆地也将是一片黄土景象。
  在河流上,秦岭之南的汉江因两岸植被繁茂,土地侵蚀弱,泥沙含量小,因此,南水北调要调汉江的水去北京;秦岭之北的渭河却浊流滚滚,胜似黄河,这是秦岭南北河的差异。
  在物种上,秦岭之南,有专吃竹叶的大熊猫、有离不开水田的珍稀鸟类朱鹮、还有羚牛和金丝猴,而秦岭之北,却见不到这些动物的踪影。在世界其他地方的朱鹮已经接近灭绝、甚至已经绝迹之时,我国鸟类学家却在秦岭发现了7只朱鹮,如今,野外的朱鹮已经超过600多只,它们是秦岭7只朱鹮的后代。70万年前,秦岭熊猫种群是地球上仅剩的熊猫种群。秦岭大熊猫和四川大熊猫在倒数第二个冰川期,约30万年前就从四川分开,两种熊猫没有太多遗传交流,秦岭大熊猫胸斑为暗棕色、腹毛为棕色,而四川大熊猫胸斑为黑色、腹毛为白色。
  在农业上,陕南多茶园、橘园、稻田,而陕北则多苹果园、枣园、麦田。秦岭以北,耕作制度两年三熟或一年一熟,耕地以旱地为主,主要农作物以小麦、玉米、棉花、花生为主;秦岭以南,耕作制度一年两熟到三熟,耕地以水田为主,主要农作物以水稻、小麦、棉花、油菜为主。
  秦岭南北,一面是亚热带,一面是暖温带;一面的年降水量大于800毫米,而另一面在800毫米之下;一面多雨、一面多雪;一面是湿润区,一面是半湿润区;一面是常绿阔叶植物占主导,一面则为落叶阔叶植物;一面土壤偏酸性,一面土壤富含钙质。
  秦岭更是南北统一的象征。纵观中国的王朝版图,跨越了秦岭的王朝,才算是大一统的王朝,反之,只不过是半壁江山,甚至偏安一隅。真正有志于统一中国的政权,必然要争夺秦岭,秦岭是军事屏障,谁先控制秦岭南北,谁就拥有了博弈的主动权,好时机就率先落入谁的手上。
  秦岭古道。即便修了这么多道,在古代中国,秦岭依然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山。
  正是秦岭的出现,使广袤的中华大地上多了生机,少了单调。没有秦岭的中国,难以想象。
  ■据《国家人文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