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经纬】1937·抗战往事⑥宝山喋血英魂烈

《河北工人报》(2014年07月16日 08版)


■姚子青


■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中的宝山保卫战作战情景


■日本侵略者在火力掩护下进攻宝山城
    1937年8月31日,日军进占上海吴淞,随后自浏河起,经罗店、宝山、狮子林、炮台湾、吴淞,折入蕴藻浜、张华浜、江湾、北四川路联成一线,实施全线攻击,使中国军队首尾难应,放弃部分阵地。9月2日,日军开始猛攻宝山城和张华浜车站。
  宝山保卫战历时7天,虽然最终沦陷,但也让日军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姚子青和第3营官兵血战宝山、与城偕亡的壮举,惊天地,泣鬼神,对中华民族之魂和抗战精神作了最好的诠释。
 
  ■儒将率军镇宝山
  誓与阵地共存亡
  宝山,地处长江咽喉位置,方圆不足10里,然战略地位极其重要。向南10里为吴淞镇,向西10里为狮子林要塞,东北两面紧靠长江,地形呈突出状。登宝山县城眺望江面,波浪翻滚,远处水天一体,奇色美景尽收眼底。
  负责防守宝山附近的是第98师,师长夏楚中命令583团3营守卫宝山县城。3营,于1937年8月31日从第6师手中接过防务。该营营长姚子青,号中琪,时年28岁,广东省平远县墩背乡人,16岁考入黄埔六期。他平时戴一副近视眼镜,显得文弱而儒雅,颇有一点书生的味道,但打起仗来却异常勇猛,曾任北伐军排长,历任排长、副连长、连长、副营长,屡立战功。临阵前,姚子青营长率全营500余将士庄严宣誓:“剪灭倭奴凶焰,洗雪国耻,爱我河山,誓与敌不共戴天,誓与阵地共存亡!”随即开赴宝山县城,连夜抢修工事,严阵以待。
  第98师此时已与敌军恶战数日,伤亡甚重,至9月2日黄昏时分,全师在死伤过半的情况下不得已作出撤退至月浦东侧阵地的决定,以与敌作继续抗击。日军步步进逼,增加援兵及重炮、飞机、坦克,从狮子林、吴淞东西夹击宝山,同时以更凶猛炮火进攻第98师。至9月5日终占月浦以东阵地,至此,狮子林与吴淞贯通,宝山守军遂成孤军。
  姚子青当天用电话向第294旅旅长方靖报告当面敌情:“敌人在长江口和黄浦江面集中100多艘军舰,敌机也连日低飞侦察,有进攻宝山的可能。”形势紧急,方靖马上令副旅长龚传文亲自到城里视察城防工事和兵力配备,并要他传达自己的4条指示:一、赶快加强工事和修筑防空掩蔽部;二、维护通讯畅通;三、多储备粮食弹药;四、全营没有命令不得离开宝山,要与城共存亡。
  龚传文黄昏后进城,姚子青陪同他查看了各处情况,龚对城防工事很满意。看到江上停泊的日本军舰,龚不禁叹口气说:“1个营守一座城,兵力太薄了,要是再增加1个营就好了。”他让姚把东门、北门、南门堵死,只留西门进出,这样便于集中兵力迎敌。姚表示照办。随后,姚子青召集所属4个连长到营部开会,龚传达方旅长命令,4个连长异口同声表示:头可断,志不可屈,誓与宝山共存亡!
  ■鲸涛鳄浪撼危城
  全仗吾曹抵死争
  9月1日,日军第3师团第68联队约2500人,在战车掩护下直逼宝山城;吴淞口外日舰炮以宝山为目标不断轰击,日机亦连续轰炸,城垣屡坍屡修。激战中,姚子青率部采取灵活战术出击、奇袭,动静结合,一次又一次打退日寇的进犯。
  9月2日,日寇的飞机、舰炮连续向宝山猛烈轰击,在坦克掩护下多次发动冲锋,向西门外大街及西南城垣进犯,企图截断姚子青营与后方的联系。姚子青识破敌军阴谋,趁敌人立足未稳组织力量予敌痛击;敌军因屡攻不下,更加疯狂地调集刚登陆到达狮子林方面部队和增援炮台的部队向宝山夹击。姚全营官兵,顽强抗击日军进犯。第3营仅凭3门迫击炮、20挺轻机枪和600条老式步枪,打退敌人十几次进攻。
  9月3日,敌军以飞机、战车、大炮掩护2000步兵进攻,企图在城东、南、北三面强行突破。姚子青派出一支突击队先发制人,勇猛出袭将这一路敌人拦截于金家宅和宝山外围之间,从侧翼包抄与日军展开肉搏战,毙伤日军200多人。
  9月4日,敌人对宝山志在必夺,集中军舰30艘,分列吴淞口,以排炮猛烈轰击宝山城,并以飞机及战车掩护步兵向守军阵地冲锋。炮弹呼啸着飞向宝山城,成片的建筑物在隆隆的爆炸声中轰然倒地,并燃起大火。飞机大炮狂轰滥炸持续了一整天,直炸得天昏地暗,第一营的大部分工事被摧毁,官兵牺牲100多人。入夜,姚子青指挥大伙埋葬了死难官兵的遗体。他脱下军帽,含着热泪同昔日朝夕相处的战友们作最后的告别。当时宝山已陷入重围,守城军民在姚子青指挥下顽强抵抗。4日晚,姚子青致电旅部:“抱誓与敌皆亡之旨,固守城垣,一息尚存,奋斗到底。”
  9月5日拂晓,一阵炮击过后,日军步兵再次发起潮水般的冲锋。当天,敌人一连冲击了4波次,姚营官兵,均以身许国,虽在危城之中,仍沉着应战,宝山城巍然屹立。经过数日的激战,姚营毙伤敌军600余人。阵地前沿,日军遗尸累累;战壕内,姚营已伤亡过半,鲜血四处流淌。日军向城内发射大量硫磺弹,烟火四起,房屋尽被燃烧,一片火海;姚子青身处危城,仍拼力奋战。
  5日午后,姚营4个连长阵亡了3个,9个排长战死6个。姚子青在指挥所里再也待不下去了,不顾副官和卫士们的劝说,执意要到东门去,因为那儿战事最艰苦。他命令:“所有勤杂人员,包括架线员、炊事员、传令兵,一律到前沿阵地去。”
  然后,姚子青冒着猛烈的炮火,来到城东门阵地。姚子青慷慨激昂地对仍然坚守着的部下说:“弟兄们,日本鬼子杀我同胞,奸我姐妹,占我国土。不把鬼子驱逐出中国,是每一个中国军人的奇耻大辱!我本可以带领你们冲出去。你们也和我一样,上有老父,下有妻儿,但是,在此国家民族危亡之际,如果我手执武器之军人苟且偷生,不敢赴汤蹈火,下定必死决心,何以活着见江东父老,四万万妇孺同胞将何以生存!即使苟活出去,又有何脸面?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如今,报仇雪恨的时候到了。弟兄们,豁出去吧,和日本人拼到底,死了也光彩!”
  一席话令听者无不热血沸腾,100多官兵异口同声振臂高呼:“人在阵地在!”“誓与宝山共存亡!”
  傍晚时分,日寇第68联队在联队长鹰森孝的指挥下,向宝山城发动了最后一次冲锋,前边是坦克开路,后面是猫着腰的士兵,黑压压一片,将宝山城团团围住。舰炮、飞机猛烈轰炸,全城内外一片火海,烟雾直冲云霄。姚子青吩咐士兵们集中轻重武器,先对付步兵。日军步兵纷纷倒毙,但前面的倒下去,后面的又冲来,敌如潮涌。姚子青边抓起一挺机枪射击,边命令炮手,对准后边的那个举着指挥刀的鬼子军官射击。一发炮弹射去,鹰森孝重伤倒地。
  ■五百健儿齐殉国
  中华何止一田横
  姚子青向上级请求增援,夏楚中师长在电话里告诉他:“第1军增援部队已到杨行,正向宝山急进,务必坚持!”殊知日军用密集炮火封锁一切通道,援军根本无法通过。
  9月6日凌晨,日军用重炮轰击城墙,炸裂缺口,冲入城内,姚子青与旅部失去联络。宝山上空,多架敌机肆无忌惮轮番轰炸、扫射;敌舰大炮轰击不断,整个宝山烟雾弥漫,到处是断垣残壁。
  战至7日晨,日军坦克从东门城墙缺口处破城而入,步兵随即潮水般涌进城内。10时,日军又轰毁宝山城东南城垣,又一股日军冲入城内。
  姚子青临危不惧,率领全营所剩官兵与敌短兵相接,展开了白刃巷战。战斗十分激烈,双方死亡惨重。激战到最后,姚营仅剩20余人,勇士们仍然毫不退避,以一当十地与冲进来的日军拼杀,进行激烈的巷战、肉搏战。
  在最后时刻,姚子青不幸被弹片击中腹部,壮烈殉国。之前,他让9连士兵魏建臣出城向团长报告战斗情况。魏乘夜越城而出,因而成为宝山保卫战唯一幸存的历史见证人。
  姚子青和五百健儿喋血宝山城的壮举,被媒体报道后,震惊国人。英文《大美晚报》也著文赞颂:“此次姚营全部殉城其伟大壮烈,实令人内心震动而肃然起敬,此非仅中国人之光荣,亦为全人类之光荣,其伟绩将永垂史册而不朽!”其后,姚子青被追授为少将。
  连日军也为中国抗日勇士的精神所折服,进城后将中国士兵遗体收殓掩埋,并列队鸣枪致敬。
  宝山保卫战历时7天,日军动用陆、海、空力量,付出惨重的代价方才占领。
  姚子青和第3营官兵血战宝山、与城偕亡的壮举,惊天地,泣鬼神,对中华民族之魂和抗战精神作了最好诠释。
  1938年3月12日,延安各界群众举行“纪念孙总理逝世十三周年及追悼抗敌阵亡烈士大会”,毛泽东发表演讲赞扬姚子青等烈士是全国人民“崇高伟大的模范”。198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姚子青将军为革命烈士。
  ■据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