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营销,有烟火气,夜经济已成亮丽名片

“网红”长沙的表与里

《工人日报》(2020年11月15日 02版)本报记者 方大丰
分享到:


作为长沙最著名的两大网红品牌之一,超级文和友门外坐满了排队的游客。

长沙市天心区宣传部 供图

   

如果城市有“顶流”,那么今年的长沙,一定算得上“顶流之城”。

国庆期间,长沙频繁登上微博热搜,俨然已成当下最热门的旅游目的地之一。“打开朋友圈,一半人在结婚,另一半人在长沙!”这种看似有些夸张的说法,却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个“网红城市”的受欢迎度。

数据显示,今年国庆8天长假,长沙共接待游客人数793.04万人次;黄金周期间的铁路客流量排名全国第五,仅次于北上广深;国内酒店预定量首次跻身前十;地铁甚至创下单日客运量超200万乘次的新高……

相对于抽象的数据,热门景区摩肩接踵的人流、网红打卡点前排起的长龙,无疑更直观地印证着一个事实:长沙,火了!

“网红”的表与里

文和友排号超3万桌,即时排队超1万桌;茶颜悦色甚至没开始营业就排起了长队……这座过去曾因臭豆腐和湖南卫视而深入人心的城市,如今靠着网红地标和美食,再次翻红网络。喝茶颜悦色,吃文和友龙虾,已然成了游客到长沙的必点套餐。

作为货真价实的“美食之都”,从清晨的一碗米粉,到午夜火辣辣的小龙虾;从地道的“苍蝇馆子”,到“老口子(长沙方言,指有经验的人)”才知道的口味菜馆;更别提臭豆腐、糖油粑粑、热卤、猪油拌粉、紫苏桃子姜这些美味街头小吃……对吃货来说,长沙绝不会亏待他的味蕾。

一条老街,浓缩着一座城的文化精髓。漫步太平老街、都正街等长沙老街市,既古色古香,又潮流时尚,能摩挲历史,一眼千年。如果你紧追潮流,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谢子龙影像艺术馆、李自健美术馆这样的“打卡”圣地,最好不要错过。

当然,长沙的魅力,绝不仅仅限于朋友圈的吃喝玩乐拍照打卡。如果你钟情人文景观,可以去岳麓书院品千年书香,触摸钟灵毓秀文脉地;可以到橘子洲头望湘江东去,体味青年伟人壮志情;可以进省博物馆,看一看两千年前的辛追夫人;可以登天心古阁,品一品古老长沙的斑驳历史……

“长沙既不是一夜之间的‘网红’,也不是无缘无故的‘网红’。一夜之间的‘网红’,可能会随着网红因素的消失,最终昙花一现。但‘网红’长沙不一样,它是由多种因素形成的,是有历史积累的。”湖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谢玉华认为,作为湘楚文化的发源地,长沙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但又不拘泥、不固守,而是放下身段,热情宽容地拥抱变化,引领潮流。“这种包容性和多样性,让长沙有了爆火的基因。”

在谢玉华看来,“网红”长沙持续刷屏,有其作为历史文化名城,旅游资源丰富,独具湖湘文化魅力的原因;但更深层的动力,来自湖南经济发展迅速、长沙跻身新一线城市所带来的促进作用。“作为中部最大的全国性高铁枢纽城市,长沙便利的交通,让全国人民实现了‘说走就走’的旅行。”

烟火气里寻长沙

“长沙一直是晚上比白天热闹的‘夜猫子’城市,茶颜悦色很多店晚上生意也很好。晚上零点一过,有些城市街上都没什么人了,长沙可能还会堵车。”在长沙“伢子”、茶颜悦色创始人吕良看来,长沙最迷人的地方在于,“它特别有烟火气”。而这种“烟火气”,更多来自于长沙繁荣的夜间经济。

夜间经济的繁荣程度,是一个城市经济开放度、活跃度的重要标志。中国十大夜经济影响力城市,长沙一直名列前三。即使今年一度受到疫情影响,长沙的夜经济仍实现了逆势增长。

夜晚的长沙,就像一间开在沙漠中的客栈,接待着厌倦了羁旅风尘的客人。卸下一天的疲惫,挤进都正街、化龙池人声鼎沸、热火朝天的烧烤摊,或一人大快朵颐,或三五好友举杯共饮;抑或跳进解放西路灯红酒绿的酒吧,在强大的音浪中挥洒汗水,消遣减压;抑或化身都市丽人,穿梭于国金中心和黄兴路步行街,用“买买买”忘却烦恼……

“长沙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市?很进取,没有北上广深那么大的压力。吃宵夜、唱歌,长沙很多消费业态,是最适合晚上出现的。通过消费,让压力得到释放。”在吕良看来,夜间消费已成为长沙的一种生活方式。

长沙旅游看天心。作为长沙的核心城区,曾孵化出茶颜悦色和文和友两大超级IP的天心区,更是视夜间经济为拉动消费升级、带动经济增长的“新蓝海”。

去年,国务院印发提振消费“20条”,特别提到要活跃夜间商业和假日消费市场。天心区迅速响应,率先在黄兴路步行街建立湖南首个“夜间经济服务中心”。该中心每天安排专人值班,在晚上8时至次日凌晨2时,为市民、游客和商家提供服务,为长沙夜经济保驾护航。

“可以说,长沙的夜间经济已成了一张亮丽名片。”据天心区文化旅游体育局局长张磊介绍,位于天心区的五一商圈,20多条商业街、2万多个商业网点林立其中,构成完整的吃喝玩乐购产业链,吸引着大量游客,“我们将不断丰富夜经济产品,打造安全、便捷、暖心、开放、网红的‘夜间天心’,形成集夜游、夜宴、夜嗨、夜品于一体的全方位、多层次的旅游业态。”

一座会“自我营销”的城市

在追求高质量发展的今天,城市之间的较量,不仅有经济总量的比较,还有发展模式与转型升级之间的角力。

今年7月发布的《中国潮经济·2020网红城市百强榜单》显示,长沙“网红指数”排第六。在智慧城市建设的大背景下,长沙充分发挥“媒体艺术之都”“娱乐之都”的特长,利用新媒体传播手段,可以说真正抓住了“网红风口”。

在如今的短视频时代,景点美食可能因一条短视频的走红,成为新的“网红打卡地”,长沙显然是其中的受益者。“经常在抖音、小红书上刷到长沙的特色美食和好玩的地方,一直想亲自感受一下。从广州坐高铁过来用了不到3小时,很方便!”一位正在太平街“打卡”的广州游客说道。

成功入选“中国最美夜景十大城市”,长沙市举行“点亮中国夜经济版图”首发仪式,隆重推介在长沙过夜的新鲜打开方式;国庆黄金周期间,借助广电湘军力量,举办形式多样的快闪、打卡活动,“霸屏”央视上了热搜;“七夕”节来临,长沙交警将红绿灯改成心形,暖心动人;马云现身长沙,天心区结合其线路行程,借势推出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同款文旅路线,蹭了一波热度;天心区参拍的纪录片《星城卫士·守护解放西》,以时尚新潮的拍摄视角,展示核心商圈民警守护营商环境的坚守和付出,上线以后迅速蹿红,甚至引来粉丝专程到长沙“打卡”。

会“来事儿”,能玩转各类网红IP,长沙似乎天然具备网红资质。谢玉华认为,融媒体的迅速发展,新晋社交APP的互动传播,扩大了长沙的城市宣传效应。长沙旅游如何借“网红”之势实现可持续发展?谢玉华表示:“继续打造更具长沙韵味的网红地标、网红品牌,凸显湖湘特色;不断更新城市新鲜感,依靠市场力量,引领时尚潮流,才能让长沙一直红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