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组之星】“干啥像啥”的打铁匠

《工人日报》(2020年08月11日 08版)周道刚 文/摄
分享到:


   

煤炉烧得热浪滚滚,锤击的铁坯火星四射……在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公司安康车辆段检修车间产品班组,面积不足40平方米的锻造间里,55岁的陈忠宇正制作车辆配件,满是汗水的脸颊被火光映得通红。

在这个段,陈忠宇是唯一的车辆配件锻造工,担负着段修货车所用的绳钩、圆销等10余种异形车辆配件及各类辅助工具的制作任务,30多年来他累计制作车辆配件40多万件。

每天一上班,陈忠宇就对当天所需的钢板、钢筋等原材料进行摸底,再对待制作配件的设计图纸进行计算,然后选取合适的原材料标注上尺寸,再切割成各种铁坯。

“每次下料,我都要对照实物反复比对,如果计算不合理,好料就成了边角料,一定要追求利用的最大化。”陈忠宇说,他是1988年接父亲班后干上的锻造工,由于文化水平低,他就牢记着父亲“干啥都要像啥”这句话,勤学苦练,不断钻研,这一干就是30多年。

低矮、昏暗的锻造间,南墙上凹进去的两个大洞放置有两个煤炉,靠北边的空地上安装着250公斤、65公斤两台空气锤,不远处的铁箱里分类码放着陈忠宇上午已经切割好的铁坯料。

“滋溜”一声,陈忠宇将锻打好的圆销成品放进拐角处的铁桶里继续淬火,以提高硬度。随后,又从2000多摄氏度的煤炉中夹出烧红的铁坯,迅速放在铁锤下的砧子上。

“咚咚咚咚……”噪音高达80多分贝的锻造间里,夹带着铁锈的灰尘漫天飞舞,戴着防震耳罩的陈忠宇一边用脚踩按踏板控制锤击的力度,一边双手用火钳夹着铁坯不停翻面调整角度,几十个来回绳钩就有了雏形。

炎炎夏日里,室温高达50多摄氏度,陈忠宇早已浑身湿透。“打铁看似使蛮力,其实也是个技术活,煅烧的火候、手脚配合等等都影响锻打的质量和速度。”高大的空气锤旁,陈忠宇一次次低头弯腰,眼看手动脚踩不停锻打,还不时拿起成形的配件仔细检测。

像这样,陈忠宇每天要制作60多个配件,翻动铁坯3000多次,在煤炉和空气锤间往返100多趟。时间一长,不仅头闷心烦,连用手捏东西都感觉到吃力。当年和陈忠宇一批到这个岗位的5名工友都早已转岗。

“锻打出的配件尺寸一定要准确,火车上装的东西千万不能大意。”陈忠宇介绍,铁路不断发展,现在配件制作都有了相应的厂家,相信再过些年,这岗位就会慢慢退出舞台。火光映照下,陈忠宇的眼中有着些许的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