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沟一川”巡线记

《工人日报》(2020年07月06日 05版)本报通讯员 张辉 本报记者 毛浓曦
分享到:
   

6月的一天中午,几朵卷云悬停在天空。此时,陕西省黄陵县上畛子的气温已达30摄氏度,原本潮湿的山谷愈发闷热。

在距离黄陵矿业公司香房水厂7公里的神仙沟里,管道维护工白广全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坐在树荫下呷了一口水,拿起早已凉透的菜夹饼就着矿泉水大口吃起来。

身躯消瘦、脸颊枯黄是白广全给人的第一印象,但刚毅的眼神让整个人显得很精干。白广全是黄陵矿业水厂的管道巡视工,年近半百的他和供水管道打了几十年交道,地埋管线走向如何、哪里有分支管道、有多少阀门……在他的脑海里一清二楚。

黄陵矿业28口水源井是矿区及黄陵县店头镇周边地区数万人生产生活的重要水源。供水管线主要分布在双龙镇的“七沟一川”,管线长60多公里,有70多个主阀门、38个跨河弓管,管道使用已近30年,渗漏、破裂、爆管现象时有发生。白广全几乎每天都和同事骑行数十公里在野外巡查管道,有时凌晨还在处理漏水点。

休息片刻,白广全带领大家起身继续前进,他们骑着摩托车颠簸了半个多小时,来到距离厂区最远的一个泵房——瓦窑沟水泵房。

一圈、两圈……在泵房里,输水管道上一个主阀门经过几个人轮换旋转,才将调节丝拧到合适位置。只见白广全和同事拿着油脂涂抹在丝口上,不停转动阀门转盘直至活动自如。

“这是润滑阀门丝口,避免阀门长期不活动出现锈死情况。”白广全一边抹着油脂一边说。

像这样的重复动作,白广全他们每天要进行数十次。新工马宇平说:“有次跟着师傅出去干了一天活,回来后手抖得都拿不起筷子。”

从瓦窑沟出来的路上,细心的白广全看到一处跨河弓管阀门有滴漏现象,他立即停下脚步,顺着管道爬梯爬上几米高的弓管查看。

“老白是个直性子,事事都是抢着干,小问题都早早处理,从不拖泥带水。”跟白广全共事了十几年的“老供水”彭雪礼深有感触。

下午5点多,一行人顺着管线往厂区巡视,突然一声大叫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原来,正在河边检查管线的马宇平扒拉草丛时发现了一条一米多长的蛇。

“离远些!这蛇看样子像是‘土布袋’,有毒!”白广全顺手捡起一根棍子,小心翼翼地将蛇赶走。

“野外巡视,经常会碰见蛇、土蜂,遇见后绕着走,不招惹它。”白广全分享着自己的“安全经”。

夕阳西下,五六个人在影影绰绰的月光下越走越远,身影逐渐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