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企业的“创新经”——

【创新在一线】创新并非只是“诗意般的爱好和兴趣”

《工人日报》(2020年05月27日 07版)本报记者 陈华
分享到:
   

阅读提示

一家秸秆综合利用企业不断地在秸秆的“收储运”环节做着各种小改小革的创新,这些创新的直接动力,并非只是“诗意般的爱好和兴趣”,主要是来自企业生存发展的现实需要。不创新,遇到问题一味叹气与逃避,有些企业,做着做着就倒闭了。“能坚持下去,很大一方面靠的就是这些发明创新。”企业负责人沈显华讲道。

而把全县农机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规模种植大户、农机手、困难户小能人等组织起来,建立利益共同体,这种技术之外的模式创新,其本质与技术创新一样,都是基于“现实需要”。用他的话说,解决了这么多的现实问题,“这是多么有趣的事啊”。

在安徽省芜湖县六郎镇周圩村,绿意盎然的农田旁散落着一些村落民房。沈显华所在的聚焰生物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毗连着村庄。聚焰能源公司所做的事,就是将农民们普遍不想要的农作物秸秆,变为工业需要的生物质燃料。

眼下,秸秆收储的旺季显然还没有到来,聚焰能源堆料场里的存货却相当充足。数十台大型农业机械整齐地停放在院子里,静静地候着即将到来的收割季的召唤。加工车间的机器并没有淡季和旺季之分,轰隆隆的机器声在整个白天一直响个不停。

皮肤黝黑的沈显华对工厂里的每一个农机部件都烂熟于心。从5年前开始创办当地第一家秸秆综合利用企业开始,沈显华就不断地在秸秆的“收储运”环节做着各种小改小革创新工作。

对于他来说,这些创新的直接动力,并非只是“诗意般的爱好和兴趣”,而是来自企业生存发展的现实需要。“如果没有这些改革创新,企业很有可能就走不下去。”沈显华说。

不创新,一味叹气与逃避

许多企业做着做着就倒闭了

由于曾有过多年从事生物质燃料销售及锅炉改造工作的经历,沈显华在选择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创业时,确立了生物质燃料的方向。

“技术瓶颈并不难攻克,真正从事这件事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现实操作环节上遇到的各种难题更缠人。”沈显华说。

由于秸秆在粉碎时外形大小的差异,在挤压成型时经常发生堵料的现象。为此,沈显华想办法在机器的进料口添加了一个过滤筛选系统。

“过程并不复杂,原理也很简单,但确保实用还是需要反反复复做很多次试验。”沈显华说,最终的效果是,机器“进料”顺畅多了,“吐”出来的产品再也不会因为堵料而发生质量问题。

试验取得明显成效后,沈显华为其申请了实用新型专利证书,名称为:一种具有过滤功能的秸秆挤压成型装置。

类似这样的创新,沈显华在短短几年时间里给出的成绩单是:24项发明专利、10项实用新型专利。

“只要遇到不顺手的地方,我就想办法解决。”沈显华说,他的这些专利就是这么逼出来的。“有些做秸秆综合利用的企业,做着做着就倒闭了,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遇到问题时,要么叹气,要么逃避。我能坚持下去,很大一方面靠的就是这些发明创新。”

那些创新并非出于“诗意般的情怀”

可能不值一提,但有用就是王道

采访中,沈显华告诉记者,他的所有创新无外乎“三个目标”:提高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提高产品质量。

“我的很多创新,在别人眼里可能觉得不值得一提,但我觉得有用,有用就是王道。”沈显华说。

为了方便从农田里运输已经捆好的秸秆,沈显华一开始想到了购买一些带有箱体的货车。实践中他发现,对于田地里这些圆滚滚的秸秆,厢式货车无法一次性装载很多捆,而且很多货车并不适应江南的农田自然条件,无法在田垅间顺畅通行。

为此,沈显华根据当地稻田的特点,设计了一个平板拖车,再利用拖拉机的机头进行牵引。长长的平板拖车一次能运很多捆秸秆,可是在爬坡时往往会蹭到田埂。后来,沈显华又将拖车的尾部设计成带有一定角度上翘的形状。

做这些改装时,沈显华都是自己设计,自己买材料,自己焊接,然后放到实际环境中不断试验、不断改进。

另外,收购来的秸秆含水量差异较大,机器在进行压缩时,如果不能准确调整压缩比,就会造成生产出来的燃料棒质量不一、成型规格不一,进而影响燃料的热值。为此,沈显华通过改变环模出料孔径长度,根据秸秆的原材料水分调整压缩比,来满足生产要求。对于这项发明创新,沈显华同样申请了专利。

“搞发明创新,不仅不能脱离企业生产的一线,而且要冲锋在第一线。”对于企业运行中的各种发明创新,沈显华的感受是:“钻”很重要,“专”也很重要。

创业的这几年来,只要遇到技术上的“拦路虎”,沈显华必然会想办法攻克。他申请的实用新型专利,几乎涵盖了从秸秆“收储运”到燃料棒加工成型的整个环节。由于他的创新,2017年他荣获安徽省劳动模范荣誉称号,2018年他被中国生物质能源行业被评为“十大领军人物”。

生产经营要变得更好

离不开技术之外的模式创新

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最关键的,或者说最难做的其实在收储运的环节。秸秆的收集窗口期十分集中。稍有延误,遇到雨水天气,经过雨水浸泡的秸秆将无法打捆再利用;影响了农田新种,农民会把秸秆就地还田或者焚烧。

沈显华的工厂现在每年的生物质燃料棒销售额大约在3000万元。其实,生产机器“吃不饱”,但沈显华不敢轻易扩大秸秆收购规模。“扩大了收购半径,成本也会增加很多,我必须考虑投入与产出比。”

为了将秸秆综合利用发展成为一体化、完整性的产业,沈显华联合六郎镇部分村的农业大户,发起成立了农机和综合利用两个专业合作社。

这两个合作社的建成,使他拥有了集秸秆打捆、离田、回收、储存、运输、加工、销售于一体的生产链条。

夏秋之季,在完成本地的农作物秸秆打捆、离田任务之后,合作社还利用农作物收获季节时间差,及时组织社员前往外地进行跨区作业。

去年4月,两家合作社又联合牵头成立了芜湖秸秆产业化联合体,把全县农机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规模种植大户、农机手、困难户小能人等组织起来,建立利益共同体。

由30多个成员单位组成的利益共同体实行划定服务面积分片包干,与当地镇村秸秆禁烧任务紧密挂钩,整合打捆技术力量,最大限度地做到秸秆应收尽收,形成秸秆作业过程全覆盖。

“模式的创新,和工具的创新、技术的创新,其本质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让生产经营变得更好。”沈显华说,考虑到环保的因素,接下来,他要把秸秆综合利用从生物质燃料转向有机肥料。“到时候,肯定又会有很多的创新要去做,这是多么有趣的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