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国愤怒“赵博士”

《工人日报》(2020年03月27日 08版)毕振山
分享到:
   

近日,韩国社会被一起大型网络性犯罪案震惊了。

从去年开始,韩国警方就接到多起“被骗拍不雅照及视频”受害者的举报,称她们受到一个网名为“博士”的人的欺骗和威逼利诱,被迫拍下不雅照或视频,而“博士”则在加密通信软件Telegram上开设聊天室,将这些照片和视频进行共享,供付费会员进行观看和下载。

经过长期调查之后,韩国警方在3月16日将“博士”赵主彬和另外17名嫌犯抓捕归案。

3月25日,警方将赵主彬移交给检方,建议检方以违反《青少年性保护法》的罪名对其提起公诉。

据韩国媒体报道,赵主彬今年只有25岁,毕业于一所工业大学的信息通信系,在学校时成绩还算不错。从2019年开始,赵主彬就在Telegram上设立聊天室,有偿分享非法拍摄的各种不雅视频。

为了躲避搜查,赵主彬及其同伙不断解散和新建聊天群,并分别命名为“1号房”“2号房”等,因此被统称为“N号房”。

截至目前,韩国警方已经追查到至少74名受害者,其中包括16名未成年人。而“N号房”的注册会员据称可能高达26万,赵主彬只是“N号房”的第三任经营者。警方还在赵主彬的住所查获1.3亿韩元现金(约合人民币75万元)。

“N号房”案件曝光后,立即引发韩国举国震惊。在青瓦台“国民请愿”平台上,要求公开嫌疑人信息的人数超过300万,创下请愿人数最高纪录。

面对巨大民愤,韩国总统文在寅要求彻查案件,让加害者得到应有的惩罚。文在寅还承诺,将删除所有涉案视频,并为受害者提供法律、医疗等支援。

3月25日,警方在向检方移交赵主彬时,让其在媒体镜头前露出真容。韩国媒体称,这是首个被“公开示众”的性犯罪嫌犯。赵主彬则表示,感谢让他停下恶魔般的生活,同时向所有受害人表示道歉。

目前,韩国检方已经成立由21人组成的特别调查组调查此案。警方去年底已经逮捕了“N号房”第二任运营者,目前仍在寻找其原始创建者“GodGod”,而且还要彻查26万会员的信息,并追缴所有犯罪所得。

然而,由于Telegram的加密特点且服务器大多在境外,以及“N号房”会员只通过虚拟货币比特币进行支付,查找其他涉案人员恐怕并不容易。即使能够找到一些会员,如何量刑也将面临争议。

而对韩国来说,以“N号房”案件为代表的性犯罪如何减少乃至杜绝,才是更大的难题。

近些年,韩国社会已经发生多起与性犯罪有关的惨案。例如2009年自杀的韩国女星张紫妍,就在留下的遗书中控诉自己曾常年遭性侵。

据韩国媒体报道,从2012年到2018年,韩国的偷拍性犯罪从2400起增加到了6465起。而韩国警方去年9月公布的一份资料显示,韩国13岁以下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案件从2016年的1083起,增加到2018年的1277起。

为打击性犯罪,韩国也曾推出多项举措,如给刑满释放的性犯罪人员佩戴电子脚链、对性侵儿童的罪犯实行化学阉割,以及加大对性犯罪罪犯的量刑力度等。

然而屡屡发生的性犯罪案件表明,有效打击性犯罪,或许需要韩国从法律、经济、社会和文化多个方面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