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湖市总工会的驻企指导员竭尽所能给企业复工复产难带来转机——

一位驻企指导员的“3次申请”

《工人日报》(2020年03月26日 02版)本报通讯员 阮向民 本报记者 邹倜然
分享到:
   

阅读提示

平湖中益工贸公司的外地员工遭遇返岗复工难题,正当公司总经理面对一叠订单手足无措时,平湖市总的驻企指导员金萌通过3次申请,为返岗员工争取到返岗定制包车,为企业复产带来希望。

3月2日22时,经过三天两夜的长途跋涉,“复工号”班车稳稳地停靠在浙江省平湖市中益工贸公司门口,平湖市总工会派往该公司的驻企指导员金萌松了一口气。看着工人们走下汽车,他连忙与其他来自工会的“娘家人”一道,为返岗职工送上一声问候和一碗热气腾腾的姜茶。

这辆班车载着20名来自云南省广南县的职工,也载着中益工贸复工复产的希望。而正是金萌的3次申请,最终促成这趟跨越2000多公里的班车。

箱包制造是平湖的集群经济,中益工贸是其中一家骨干企业,每年产值近亿元。公司用工大多来自省外,200多名职工中有80%以上是外来务工人员,其中有20多名职工来自广南县。

半个月前,中益工贸被批准复工,靠着本地和春节未返乡过年的20多名职工勉强开起一条生产线,达产率仅有两成左右。握着一叠来自境外的箱包订单,公司总经理王逸鸣寝食难安。复工难复产,王逸鸣急切盼望着职工能早一天“回家”。尤其是广南县的这20多名职工,他们都是公司的老员工,是生产线上的顶梁柱。

惦念、焦虑,王逸鸣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平湖市总工会派驻企业指导员金萌及时提供了帮助。

“上班”第一天,金萌就给王逸鸣带来一个好消息:“对于外来务工人员,政府有新政策,可以申请定制包车接他们复工,办手续、跑部门这些事你就放心地交给我吧。”

金萌和中益公司工会主席许忠青很快整理出一份广南籍职工的返岗名单,一个个打电话核实信息,最终敲定了20名返岗职工名单。

然而申请却遇到难题。按照要求,复工包车的距离原则上不超过1000公里,而从广南到平湖有2300公里。

金萌第一次申请无功而返,他再次与广南县的这20名职工联系,看看是否存在自行返回的可能。然而,广南没通铁路,职工以往在两地往返坐的是长途汽车,受疫情影响,长途汽车暂时停运,根本就出不了门。

金萌第2次找到有关部门,得到了一个解决方案:由政府部门出面联系,从贵州六盘水搭乘复工专列把职工接回来。但这个方案还是行不通,从广南到六盘水,还有8个小时的车程,没有长途汽车,20名职工没有办法赶往车站。

于是,金萌第3次提出申请,考虑到企业复工复产的现实问题,公司的“复工号”班车终于通过申请,可以使用专车赴广南县接职工回厂上班。为保证行车安全,每辆车加派了1名驾驶员。

2月28日,是接返包车发车的日子。一大早,金萌和许忠青就忙着打点“行装”:消毒水、口罩、测温仪、矿泉水、方便面……这一路上要用到的物资,“娘家人”都想到了。15时,两辆“复工号”班车启程。

“复工号”向目的地行进着。而平湖这边,“娘家人”开始了新的奔忙。金萌和平湖经济开发区工会专职副主席王冬梅与企业所在钟埭社区党群服务中心联系,开通绿色通道,为返岗职工第一时间集中办理绿色通行证;平湖市总工会则为每名返岗职工准备好了“复工防疫暖心包”,包里装着口罩、毛巾、消毒水、洗手液,还有牛奶、面包……

3月4日,罗平和他的19名云南老乡回到了中益工贸,站在熟悉的钢钉机前,罗平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临近下班,他在车间日报表中看了一眼自己当天的产量:760件。这个数字放在平日里没那么起眼,不过对于节后上班的第一张“成绩单”,罗平是欣慰的。

3月4日,中益工贸启动了第3条生产线,职工在陆续返岗,产能在不断提速,一切都如明媚的春光,充满着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