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家抗疫、居家办公,电器损坏、网络故障等问题也多了起来

维修工入户难 “云指导”巧解困

《工人日报》(2020年03月20日 05版)本报记者 赵琛
分享到:


漫画:赵春青

   

阅读提示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仍然不能松懈,很多小区继续实行封闭管理,凭证出入。但居家生活难免会遇到电器损坏、网络故障等问题,需要维修工上门服务。记者采访了解到,维修工会优先线上指导,如需上门会携带健康证明并做好防护措施,小区也为业主与上门服务人员“开出一扇门”。

家里跳闸断了电、WiFi掉线无法连上网络、燃气灶坏了点不着火……在这个特殊时期,一些居民也遇到了琐碎事儿,必须请维修工“上门跑一趟”。

《工人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随着全国疫情基本得到控制,越来越多的小区在封闭管理、精准防控的同时,也为维修人员等提供上门服务的群体“开了一扇门”,维修工的复工之路也逐渐步入正轨。

从无法上门到逐渐解封

“维修工返岗了吗?”“能进小区门吗?”“有什么防护措施?”近来,很多需要维修工上门服务的居民在致电客服时,比以往多出了几个“新问号”。

受到疫情影响,很多居民宅家抗疫、居家办公,与水电气等打交道的机会也多了起来,难免会遇到电器损坏、网络故障等问题。

维修工人能上门吗?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疫情防控吃紧阶段,住宅小区管理严格,确实存在维修工、保洁员等非小区居民无法提供上门服务的情况。但随着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很多小区逐渐解封或调整了防控措施。

在北京,记者采访到的多个小区物业表示,如果业主确有上门维修的需求,可以联系维修人员携带健康证明等,做好登记后进入小区。

“疫情严重时,公司也不太推荐我们上门服务。但现在,只要证件齐全,上门服务在绝大多数小区并不受阻。只是,很多居民也不太愿意让陌生的维修师傅上门,上一趟门确实比以往繁琐一些。”维修工高强告诉记者。

目前,很多维修服务采取了先电话指导、后上门服务的流程。高强是负责维修无线网络的,接到所派维修任务后,他都会先电话联系顾客,线上指导:“您试试重启下路由器或者我给您个IP地址您重新设置一下,如果还是上不了网您再告诉我。”

“很多居民能自己解决的,尽量都不会找我们上门。”家电维修技师江方振告诉记者,最近很多客户给他打电话线上请教电视为什么不出图像了、冰箱为何不制冷了,他都会细心告诉客户怎么排查故障,争取不用上门就解决问题。

从上门发憷到驾轻就熟

“疫情期间,可以通过打电话解决的,我们就不上门了。实在解决不了的,那必须去。”在北京工作的家电维修工李云对记者说。

此前,中国消费者协会和中国家用电器服务维修协会联合发出倡议,呼吁提高家电企业远程无接触服务的能力,减少上门服务;确属必要的上门服务,服务流程要与疫情防控形势相适应。

大年三十那天,李云开着租来的小汽车,载着家人从北京回到河北老家过年。在家只待了五六天,眼看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国蔓延开来,琢磨着“不如早点回去,还能早点开工”,于是他又开车回到北京。

受到春节假期和疫情防控的双重影响,偌大的北京城少了很多人。返岗以来,李云感叹工作量明显减少,以前每天能接到10来单,现在只能接到五六单,“订单减半,收入肯定也会减少。”

“刚上班那几天,还真有点发憷,特别是接到离有疫情小区比较近的小区客户订单时,挺害怕不安全。”住在通州区的他,由于携带的维修工具不能上地铁,照旧会骑着“小电驴”,花上一到两个小时,往返于居住地与客户家中。

“好在公司为我们准备了KN95口罩、一次性手套、便携消毒液。”李云说,随着上门维修的次数越来越多,自己心里的担忧也在渐渐减少,“只要严格按照流程操作就行”。

每次上门维修时,李云都要接受体温检测、出示相关健康证明、做好信息登记,并由业主带着进入小区。在他看来,小区严格管理,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保障。

从工作停摆到准备复工

突然暴发的疫情,打乱了很多人的生活和工作节奏。“最近有很多老客户给我打电话,咨询维修的事儿,可我暂时出不去。”江方振对记者说。

30岁的江方振,在北京一家企业已经工作了六七年,主修燃气灶。春节期间,返回河北邢台老家过年的他,度过了一个特殊的假期。眼看着身边人陆续返岗,他也在村里开具了返岗复工人员的健康证明,顺利返回北京。

“也该返岗了,在家待了一个多月,返回北京再居家隔离14天,一下子两个月没有了。”江方振住在北京东六环附近,每月需缴纳500元房租,独自在北京打拼的他,要负担一家三口的生活开支。对于被按下“暂停键”的工作,他直言并不是太担心,“疫情肯定会影响接单量,但是受影响的并不只有我一个人。”

“最近,我和8岁的孩子一样,在上网课。”江方振告诉记者,在疫情期间,公司开设了视频课程,希望员工趁难得的清闲时间,加强业务培训,以便复工后更好地为客户提供服务。

还在居家观察的江方振说,假期长得让人迫切想要回到工作岗位,“正常上班,不仅能有份收入,生活也不至于过得太不规律。现在只想疫情早点过去,生活和工作都能回到正轨。”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