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丰速运湖北区工会主席张丽通过热线为267位快递小哥或家属提供心理服务,帮助他们调整特殊时期的心境——

【战“疫”群英谱】一条渐“凉”的热线

《工人日报》(2020年03月20日 02版)本报记者 张翀 本报通讯员 向军
分享到:
   

阅读提示

张丽发现,因为特殊时期的特殊劳动,快递小哥们的心理状况很值得关注。从1月23日开始,她开通了一部热线,聆听小哥或家属的倾诉,解开他们心中的疙瘩。目前,张丽最欣慰的事情就是快递小哥们的心情越来越好,战“疫”迎来曙光。

3月8日,是属于女性的节日。在武汉,有这样一位女性,她的愉悦并非因为节日,而是因为她已经连续3天没有接到快递小哥的热线电话了。

这条渐“凉”的热线,是专门为顺丰湖北区快递小哥设立的心理咨询热线,而坚守在这条热线上的顺丰速运湖北区工会主席张丽,是每位顺丰快递小哥及他们家属的线上“知心姐姐”。截至3月8日,她已经为267位快递小哥或家属提供了心理服务。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如同很多奋斗在抗疫一线的物流人一样,张丽从春节开始就没有休息。“疫情发生以来,快递物流企业加速运转起来,保障物资运输,解决市民寄递包裹难题。”张丽说,工会是快递小哥的“娘家”,前线的快递小哥是没有休息与松懈的,坚守在一线的他们吃得怎么样,住得怎么样,防护怎么样,这些都是“娘家人”要关心和协助解决的事情,此外,还包括家属的安抚与情绪照顾。

“第一个需要解决的肯定是吃的问题,吃饱了咱们作战肯定才更有力气!”张丽在同快递小哥的交流中达成这样的共识。可是,如果要吃好,在封城封区封村的情况下,却没有那么容易做到。“一开始,我们尽量做到的是方便面的供给。”张丽坦承,当她一次在快递站点询问快递员还有什么需求时,想吃饭、想吃肉成了最高的呼声。

2月2日,张丽得到顺丰商业的支持与帮助,辗转联系上一家位于河南的食品企业,她组织工作人员连夜解决运输问题,2月3日23时47分,3万份梅菜扣肉、宫保鸡丁自热饭抵达武汉仓库。到了以后,在人员紧缺的情况下,如何快速卸货与分运是一个难题。张丽说,那一天,凌晨3时,看到所有物资上了分运车,心才算是放下来。

“物资到武汉后,80%左右的时间是在晚上,有时候是半夜。”张丽告诉记者,后续又组织了鲜肉、红烧肉罐头、牛奶、面包、鲜蔬果等物资,看到快递小哥们有肉吃,有牛奶、水果,心里特别欣慰。小哥们也高兴,干活特别不惜力。企业上下齐心协力,都是为了让事情变好。

在为快递小哥保障物资供应的同时,有着心理咨询师资格证的张丽发现,因为特殊时期的特殊劳动,快递小哥们的心理状况很值得关注。从1月23日开始,她开通了一部热线,义务为前线的快递员和家属们提供心理疏导与情感倾诉服务。截至3月12日,她已经同272位快递小哥及家属进行了沟通交流。

在快递员人手最短缺、物资运输较困难的日子里,最多的时候,张丽一天接听21条咨询电话,最长的聊了1个多小时。至今还有一通电话让她印象深刻:“烦,心情不好,想骂人。”简短的留言,张丽回拨电话后,接电话的是一位快递员的父亲。原来,这名快递员冲在一线,家人特别担心,父子二人在家交流时“火药味”十足。张丽说,其实她也没做什么,就是有意识地引导这位父亲讲述、回忆孩子的过去,父亲就自己突然明白了。

“其实这位快递小哥的父亲从小对孩子的教导就是做有责任、有担当的人,两人互相表达关心的方式有了冲突。”张丽说,经过她的开导,父子二人放下了心结。现在,这位父亲与张丽还保持着联系。

“快递员们奋斗在一线,会担心家人,其实家属也会为他们担忧。”张丽说,“每个人都有忧虑,提供尽可能的安全保障是整个团队正在坚持做的一项工作。”

热线开通以来,张丽接通的272位快递小哥以及家属的电话里,有刚入行的快递员,有独自在家带孩子的快递员妻子,有刚上大学的学生……张丽告诉记者,热线电话开通后,从高峰时每天20来个电话,慢慢减少到每天几个,直到几天都没有接到需求信息,她很开心,因为城市正在恢复,人们更加有信心。

如今,这部热线电话依旧开通着,张丽希望,伴随着疫情的好转,它的铃声不再响起。

3月12日,武汉市新增病例数首次跌到个位数,战“疫”迎来曙光。聊到疫情结束后最想做的事,张丽哽咽了。她和丈夫都是做物流行业的,为了更好地投入工作,两岁的儿子被送回了老家,由父母照顾,“每天早上,我都会抽时间和他视频,小家伙会一股脑地向我展示他的新玩具、新学会的歌曲,指着肚子和我说想妈妈了。”

张丽说,“疫情结束了,我最想做的就是飞奔到父母家中,好好抱抱儿子,亲亲小家伙,告诉他心是在胸口,告诉他妈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