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从农历除夕开始,一家企业的12条口罩生产线便“火力全开”,430多名员工夜以继日投入生产——

生产线上的战“疫”故事

《工人日报》(2020年03月16日 05版)本报记者 刘友婷
分享到:










上图为深中海公司生产现场。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阅读提示

有经验的技术调试员是制约口罩机产能的最大因素。农历大年三十这天,63人返岗复工;大年初一,200多人复工……数百名员工每天工作12小时,从不喊累,不提退出。

“快点!祖国人民等着我们呢!”在位于坪山区的深圳市公共卫生战略物资生产储备基地一无尘车间里,墙上挂着这样一则标语。

在这里,连续1个多月来,一天24小时,“嗒嗒嗒,嗒嗒嗒”的机器声不曾间断。

和车间内其他50名工人一样,缝纫工张武珍穿着白色防静电无尘服,戴着蓝色口罩,坐在流水线前,拿起身旁箱子中的一件防护服,双手执着两端,衣服穿过机器,添了条蓝色锁边……

他们是AOK集团两家子公司之一深中海医疗用品公司的工人,也是生产线上的“战士”,日以继夜地加紧生产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用品。从除夕起到目前,这家公司的12条口罩生产线“火力全开”,430多名员工投入一线生产,累计生产口罩1100万只。

“接到返岗通知,我在办年货”

“接到公司返岗通知时,我正和几个亲戚一起在镇上办年货。”韩艳明是深中海公司口罩机技术组长,负责设备运转、维修、保养,保证正常生产。

1月22日下午,韩艳明坐了两天火车,从深圳回到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小宽镇长兴村老家过年。23日,腊月二十九,他和亲戚一起到镇上办年货时,接到了公司的紧急电话,通知尽快赶回深圳返岗复工。

“肯定是急事。所以我当时就回家收拾行李,准备到市里坐飞机。”韩艳明虽然对疫情有所听闻,但是还没意识到跟自己有什么联系,他告诉《工人日报》记者,小宽镇到吉林市的班车只有上午一趟,只能让姐夫开了两个半小时的车载他去机场,在机场旁的酒店住了一晚,赶第2天最早一趟飞机直飞深圳。

记者了解到,口罩机并不需要大批工人“守着”,通常只需要一名技术人员和一名开机工人。口罩机零部件众多,口罩又是软性材料,因此,调试环节尤为重要,决定了机器故障率和良品率等核心性能。

“要打赢‘口罩战’,调试第一步至关重要,口罩机技术人员必须回来!”栗远军是深中海公司无尘车间生产部门的一名组长,负责口罩生产5年多来,他清楚地知道,有经验的技术调试员是制约口罩机产能的最大因素。

1月23日,腊月二十九,栗远军收拾好行李,准备回重庆过年,突然接到公司通知,需要返岗加班,紧急生产口罩、防护服等医用防护物资。由于人手不足,第一天只开了两台口罩机。

“年底了,公司人几乎走光了,只剩下5名工人。”

“全市防疫工作需要你们,希望你们尽快开工,市、区政府全力支持你们。”深圳市副市长黄敏带着坪山区和相关部门负责人现场表态。记者了解到,为确保顺利复工复产,坪山区政府成立专班,驻场办公,全力做好服务;同时帮忙组织工人、原材料、机器设备等。

“工人的一日三餐和生活必需品,都是政府每天送到公司的。”栗远军说,后勤保障这一块,企业完全不需要操心。

“接到公司通知,需要工人支援口罩生产线,我立刻组织人员返岗。” AOK集团另一子公司针车部门经理严仍兵说。

1月24日,除夕,63人返工;1月25日,大年初一,200多人返工……

“最缺的是技术工人”

“想要扩大产能但技术人员不够。”栗远军直言,如果口罩机调试环节没做好,就别提量产了。

1月23日,栗远军和剩下的一名技术人员、3名产线工人一起,连夜调试口罩机、更换模具、试机物料生产……“这个活儿,没有经过专门培训、没经验的话,做不来。”

1月24日下午,下飞机后,韩艳明直奔车间,除夕夜,他开始了第一天夜班。

韩艳明介绍,口罩机停了几天,刚开起来运行会非常不稳定,需要调试。一台机相当于一条生产线,有10多米长。“从后端的布拉出来之后,要经过打鼻梁条、熔接轮、废料刀轮、打耳带等多道工序,而不同型号的口罩大小、形状均有差别,需要更换不同轮子。”

除夕晚夜班,韩艳明一人守着8台口罩机,“忙得连轴转”。他在几台机器间来回走动,查看每台机器生产出来的口罩是否合格,找到问题,对症下药,比如查看口罩是否变形了、齿轮或链条是否稳定等。

“开的机器比较多,熟练工不够,我们既要自己干,又要教徒弟。”韩艳明说,除了调试机器外,负责开机的人也很重要,需要在前端查看生产出来的口罩是否存在不良品。然而,有些负责开机的工人是临时调配过来的,需要手把手教他们怎么判断。

“我既要盯着生产线,又要教徒弟,还要看前端产品。一整晚下来,光是在车间来回跑,运动量也不小。”韩艳明笑着说。

“国家需要,我们就不能退缩”

2月20日20时30分,坐在回宿舍的班车上,年近五旬的张武珍手里拿着一个盒饭,靠着车窗小憩。张武珍晕车,晚餐都是下班后带回宿舍吃,通常离午饭时间已经超过了8小时。

“近1个月来,数百名员工都一样,每天工作12小时,却从不喊累,不提退出,遇到困难也尽量自己解决。”严仍兵感慨道。

2月8日起,严仍兵带着一批工人离开口罩产线,开始上防护面罩产线、立项做防护服、隔离衣。

严仍兵介绍,由于工人都是缝纫熟手,做防护服、隔离服上手很快,生产效率也高。而政府部门在设备、物料、后勤保障等方面都做好了安排,让工厂没有后顾之忧。

“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每天早晨七点半,严仍兵就开始在公司召集工人,点名,并将工人送至深圳市公共卫生战略物资生产储备基地,随后分发早餐、安排当天生产计划、安排物料……

严仍兵告诉记者,所有经理、组长都和工人一起上车位,在一线奋战。“国家需要,我们就不能退缩,我们的生产在救人救命。”

1天时间实现口罩日产2.4万只,用两天时间实现防护面罩量产,用10天时间让护目镜、隔离衣、防护服等相继投入生产。目前,深中海公司日产口罩30万只、护目镜1000个、隔离衣1500件、防护服500件。

在韩艳明看来,这场在生产线上的战“疫”,就是在救人救命。“这不是一个人、一个厂的事情,我很光荣,能为国家和其他人出一分力。”

“这个年过得有意义,过程很累,结果却让人骄傲。”栗远军看到口罩生产线上一切有序,平静地说。

压题图:新华社 梁孝鹏 邓华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