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疫情之下的言说与行动

《工人日报》(2020年03月11日 08版)刘颖余
分享到:
   

“我只是一个戴着棒球帽,胡子凌乱的教练罢了。”“渣叔”克洛普最近在回答记者有关新冠肺炎的问题时,显得有些不爽。

他说:“人生中有很多事比足球重要,像政治、新冠疫情这些,不应该让足球教练来谈看法,他们的意见也并不重要。在这个世上,你我皆一样,我们都更应该听听专业人士的意见。”

“渣叔”一语既出,球迷理解各异,有弹有赞,当然赞的似乎更多。有论者认为,这体现了克洛普拥有非常清晰的自我认知边界感以及很高的情商。

但我倒觉得,他未必有那么清晰的自觉,或许只是被记者的提问弄得有点不耐烦而已。他无意冒犯被新冠肺炎困扰和伤害的人们,他也完全可以像兰帕德那样说几句柔情似水的话,但那样就不是“渣叔”的风格了。“渣叔”就得有锋芒,就得特立独行。

从一定的意义上讲,克洛普的话是对的。我们应该对那些我们知晓不多的事物,保持谦卑和敬畏,看住自己的嘴,不说无谓的话。但生活在当下这样一个网络时代,每个人都有发声的机会,所有的事情,都由专业人士来言说,很难很难。

比如这场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连专家都对新病毒感觉陌生,所知有限,所以舆情汹涌,众声喧哗,自然难免。而作为体育人,虽然隔行如隔山,亦不乏努力发声者。或为武汉加油,或为公众宅家健身释疑解惑,或呼吁国际体育社会为武汉伸出援助之手。这些发声,是必要的,有价值的。

最近给我留下较深印象的是一位叫李喆的围棋选手,他撰写的长篇网文成功刷屏,影响早已超出了体育界。其中有他作为武汉人的亲历、感受,更有富于哲理的思考。

比如通过疫情,他认为“人应该更勇敢一些,摆脱既有意识和利益的羁绊,用理性去寻找和坚持真实的东西”。他还以围棋中的“弃子”做比喻,认为“如果这个逻辑推广到社会中,就是反伦理的,是危险的。在我们的日常思维中,要避免把人当作棋子,人不是棋子,每个人的基本权利,应该得到尊重。”他的这些思考和言说,建立于自己的切身经验,且融合了自己的专业,无疑是有价值的,甚至可以说是有力量的。

当然,更多的体育人选择了以实际行动,来抗击疫情。

3月6日,CBA球队北京首钢在微博宣布:待2019-2020赛季CBA联赛恢复后,该俱乐部将在首钢男篮主场开辟专属免费区域,设置永久“战疫专区”,以致敬所有为抗击疫情做出贡献的中国力量。凡是战斗在疫情防控一线的人员,包括医护人员、城市运行保障人员、媒体记者、社区工作者、快递员、外卖员、建设者、志愿者……都将有机会受邀前往北京首钢主场免费观赛。

这无疑是一个暖心的举措,是向平凡的英雄致敬,也暗合了中国篮协的宣言——让平凡伟大。目前,北京队是CBA联盟中第一支这么做的球队,希望他们不是唯一的一支。

而更多正在赛场拼搏的中国健儿则选择捐出比赛奖金:34岁的前女双世界第一彭帅将她最近参加的3站赛事全部奖金,累计11.3万元全部捐出。中国男网前一哥吴迪捐款10万元,这相当于他在俱乐部一年的工资。金花一姐王蔷捐款方式则比较特殊。她从泰国华欣赛开始到美国迈阿密赛,连续6站赛事中,每赢下一局比赛即捐款1000元。

国乒将士也不遑多让,他们将卡塔尔公开赛拿到的全部奖金246900美元都捐给了疫区。尤其让人感动的是,因伤退赛的刘诗雯也捐出和单打冠军等额的善款,也就是约30.5万元人民币。

一边拼搏,一边奉献爱心,这样的行动胜过无数次空洞的赞美和加油。捐款量力而行,爱心不论大小。即便王蔷式的“花式捐款”,也不乏国际惯例,是运动员的一种自我激励和刺激,又有什么好争议的。

疫情之下,有人在言说,有人在行动,希望社会能听到体育人的声音,感受到他们的行动所释放的善意。即使他们不发声,或者没有将爱心付诸行动,也请不要指责他们。因为听招呼,不添乱,搞好个人卫生,干好本职工作,那也是为社会做出的另一种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