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暖衣物、洗衣机、暖风机、干粮、胶带、面膜……各地医疗队列出各种各样需求订单——

【民生视点·携手同心抗疫情】志愿者变身“代购”,武汉全城搜货

《工人日报》(2020年03月11日 04版)本报记者 卢翔 本报通讯员 吴朋珊
分享到:
   

阅读提示

疫情之下,商铺关门,各地前来支援的医疗队无处购买生活用品等物资。接到医疗队的物资需求“订单”后,武汉志愿者变身“代购”,武汉市民献物出力,全城搜货。

“8S2A58003,8S2A04035,找到了,这边有。”武汉的一家服装店仓库里,余文航穿着防护衣,戴着口罩,凑在货架的清单前,仔细寻找相应的货号。

余文航是中国铁路南昌局集团公司一名火车司机。1月份,回家过年的他因为疫情滞留在武汉。不能上班的日子里,余文航主动请缨,和女朋友沐沐当起了志愿者。

仓库挂着锁,老板说撬了

2月18日,广东团省委的一个求援电话兜兜转转打到了沐沐这里。“那两天武汉下雪,很冷,广东的医疗队没带够衣服,急需衣服。”收到沐沐的信息,余文航才了解到,全国各地来到武汉支援的医疗队员们缺乏足够的生活物资。

“我可以帮他们去买!”说干就干,余文航立即开好相关证明,2月19日一大早开着车就出了门。可是,“代购”之路并不顺利,武汉几乎所有的商家都关了门,去哪儿买呢?

衣物是目前最急需的物资,余文航和几个志愿者跑遍了武汉的服装店,辗转联系到一家可以提供棉质内衣的商家。可因为工作人员没有返岗,要拿货得自己去仓库找。“他们的仓库‘铁将军把门’,老板说,那你们把锁给撬了吧。”

仓库里,密密麻麻的货架,层层叠叠的箱子,全是衣服。因为不知道电灯开关在哪,余文航他们只能打开手机照明。“170的差25件”“这是聚酯纤维,不行,要棉的”……凑齐100多套内衣,对余文航来讲是一个不小的工程。在有限的空间里,他踮脚弯腰,不停地忙活着。

筹齐所需的衣物,已是晚上8点,余文航开着车将衣服送去医疗队入住的酒店,回到家已是夜里11点多。这一整天,他只吃了一顿早餐。“这是常态,我们在外面戴着口罩,不方便吃东西,而且一旦忙着找货,压根不知道饿。”

“代购”需求五花八门,市民有啥给啥

自从余文航做起“代购”,接到的“订单”便越来越多。最多的一次有300多套棉质内衣,余文航他们花了14个小时才筹齐。

除了衣服,医疗队有其他需求也会委托代购。“你好,光谷会展中心方舱医院急需大量洗面奶、沐浴露、洗发膏、梳子、镜子等生活用品,能不能帮忙采购一下?”3月3日9时30分,余文航又接到广东医疗队在微信群里发布的“订单”,“代购”小队又出发了。

“现在不只是广东的,海南的、山西的,还有中日友好医院的医疗队都来找我们。”天南海北的医疗队,列出来的清单五花八门。大到洗衣机、暖风机,小到干粮、胶带。“她们说天天戴口罩,脸疼,脱皮,沐沐就把她囤的面膜拿过去了,我把我妈的也拿过去了。”余文航说,他家里的囤货能给的都拿给医疗队了。

不管医疗队要什么,余文航都想尽办法去采购。了解到方舱医院需要大量跳绳和瑜伽垫帮助病人康复,余文航便在朋友圈和所有的微信群发布了消息。

听说是支援武汉的医疗队,大家伙都很积极,纷纷献物出力。“有个邻里群的大哥把两根跳绳包好放在我家门口,拍照告诉我,我现在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做“代购”以来,余文航常常能在家门口收获惊喜。

“武汉需要这股精气神”

暖心的故事接二连三,2月27日,余文航为医疗队筹好了物资。可在送去酒店的路上汽车破了胎,要是等送完货再去补胎,修车场肯定关门了。

“我不可能耽误送货啊,医疗队还等着。但第二天一早还得出门备货,所以今天也必须要把胎补了。”余文航试着拨打了修理厂的电话,修理厂员工了解原委后,只说了一句“多晚都等着你”。

“我到修理厂时已经晚上10点多。补完胎,他们怎么都不肯收钱。”余文航说,“我觉得我们的心都在一起,能够战胜任何困难。”

“不怕筹不到东西,因为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但余文航也有害怕的时候,“最怕听到医疗队说感谢,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来帮助我们,我们应该感激他们呀。”

做“代购”期间,余文航自己筹到了5件防护服,目前已经穿了3件。因为物资实在短缺,每一件防护服都是宝贝,一次性的防护服总得穿好几次才舍得扔。为了方便辨认,余文航也学着医务人员,将名字写在了防护服上。有时,他还会写上自己想说的话,“中国加油”“我们一定会好起来”……余文航觉得,人们需要这股精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