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患者不了解病毒,得病后特别焦虑、恐慌

【战“疫”最美逆行者】她在防护服上写下“别怕”

《工人日报》(2020年03月11日 03版)本报通讯员 任洁 本报记者 郭强
分享到:
   

在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隔离病区,一位身穿防护服、只露眼睛的医生不停地忙碌着,防护服上“别怕”两个字格外醒目,也让人感到亲切、踏实。这位医生就是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支援湖北医疗队临时党支部书记暴婧。

1月26日,暴婧随北京首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出征驰援武汉,义无反顾冲到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第一线。

在武汉,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独立接管50张病床的重症隔离病房,收治大量合并呼吸衰竭、休克、肾功能衰竭等危重新冠肺炎患者。

时间就是生命。进驻医院后,暴婧和同事们立即展开工作。

“我是呼吸科医生,第一例鼻咽拭子我来做!”在采集标本时,患者需要摘掉口罩,医生的暴露风险极大,对操作技巧和经验要求都很高。做第一例鼻咽拭子检测时,暴婧站了出来。“请面视前方,摘下口罩,放松……”她沉着冷静,顺利完成了10位患者标本的采集任务。

穿上密不透风的防护服,戴上口罩面罩护目镜等一系列装备后,对医护人员体力、意志都是巨大考验。平时常规的查房、病例采集、体格检查和开具医嘱记录病历,如今都成为了难事。“防护服下的那种缺氧感,比我在援藏时还严重。一天下来,累得脱层皮。”暴婧说,“但只要面对患者,就顾不上这些了,一心想要尽快治愈他们。”

暴婧的防护服上写着“别怕”两个字。她说:“我是医疗队员中专业最对口的。我想告诉患者,面对新冠病毒,医生不怕,他们也别怕。同时,也是给同事打气。”

暴婧说,很多患者不了解病毒,得病后特别焦虑、恐慌。每次面对患者,她不仅要查看病情,还要对患者进行心理安慰。在病床前,她总是一边给危重患者调整呼吸机参数、查看症状,一边劝导拒绝吸氧的患者接受氧疗、安慰焦虑的患者使其心情平复。

她的患者中有一位80多岁的老人,亲人在不同医院隔离,情绪焦虑不安。暴婧每次到病房都特地多和她说些话。有一次,老人拉着暴婧说:“歇一歇吧!你真是太好了,就像我的女儿!”

2月17日21时,暴婧刚刚开完北大人民医院支援湖北医疗队临时党总支扩大会。作为一名党龄近20年的“老”党员,在北大人民医院,她除了从事自己的专业外,还担任呼吸内科党支部书记。这次来到武汉,她还被任命为医疗队临时党支部书记、副队长。

“这样非常的时刻、非常的‘战场’,我要把每一位队员都放在心上,要保证大家的安全。”暴婧说。

呼吸内科主治医师李冉和暴婧共事8年。李冉介绍,在最初进入隔离区工作前,暴婧会来到每个队员房间,协助清点每个队员的防护物资携带情况。她耐心地介绍经验、传授技巧、检查质控,手把手地做好防护,连1毫米的空隙都不放过,确保每一位医护人员能熟练掌握穿脱防护服和出入感染病房过程中所有细节。“有她在,我们感到很踏实!”李冉说。

北大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支援湖北医疗队队长张柳说:“来到武汉,我们的工作量是平时的好几倍。暴婧遇到急难险重的任务总是往前冲,有思路有办法,是一个非常棒的搭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