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王泽红先后承担了接送医护人员、转运战“疫”物资、募集防疫物资等任务,奔忙在武汉大街小巷——

【战“疫”中的志愿者】“头盔姐”开着房车去战“疫”

《工人日报》(2020年03月06日 02版)本报记者 邹明强 本报通讯员 朱晓 郑立维
分享到:
   

阅读提示

王泽红加入了3个志愿者团队、近30个抗疫志愿者微信群。战“疫”以来,她每天一定在路上,点点滴滴的行动,见证了一位志愿者抗疫必胜的信心。

“面对疫情,尽一份心力。”从1月25日到现在,52岁的王泽红每天从5时忙到24时,先后加入了3个志愿者团队、近30个抗疫志愿者微信群,做过接送医护人员、转运战“疫”物资、募集防疫物资等志愿工作。

王泽红是中交二航局六分公司职工,她的爱人是一位远洋船的轮机长,年前回家,没几天又回到船上去了。她的儿子今年主动申请留守单位值班。

1月23日,腊月二十九,疫情严重,武汉“封城”,独自一人在家的王泽红看到招募志愿者的微信,毫不犹豫就扫了二维码进群了。

她告诉记者,“武汉不怂”是她加入的第一个车队,以接送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为主。这项工作比较简单,每天接送人员的时间固定在7时、16时,把医护人员送到目的地。

志愿者车队有要求:只开车,不聊天,医务人员必须坐后排。王泽红说,“坐我的车,乘客都不用开关车门,因为车门是自动的。我的眼镜框较宽,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护目镜,只好戴着摩托车头盔开车。”

没几天,王泽红接送的医务人员越来越多,“头盔姐”的绰号渐渐传开了。

1月29日,尚有余力的王泽红又加入了武汉抗疫志愿者联盟,接受线上专业培训。后来,车队接送的医护人员中有一位专门从事消毒工作的,他为志愿者做更专业的网上安全培训。

2月9日16时,王泽红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反映防护用品告急,连垃圾袋都没有了。“我心里很难受,想着能不能试着帮他们一下,于是向志愿者联盟求助,他们虽然有物资,但不符合医用标准。我又想到向武汉奇好科技负责人李达求援,李达邀请我进入一个定点捐赠的群。”

王泽红在群里发布了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反映相关情况的截图,群主很快单独联系了她,询问后迅速组建了两个对接中心医院的捐赠专群。对接物资的事比较辛苦,因为大部分捐赠人在国外,和国内有时差,他们有时半夜发来信息,虽然王泽红很困,但也得立即回复,“对接的信息非常琐碎,我和那边一聊就是两三个小时。”

通过这两个微信群,王泽红募集到3000个防护面罩、44箱手套、2000件隔离衣、5台制氧机、1400套防护服、500件女性用品以及牛奶等,价值100多万元,全部亲手交给了医院。

武汉的志愿者车队绝大部分由私家小轿车和SUV组成,王泽红开的是长轴高顶房车,一车可以顶两三辆小轿车。所以,武汉体育爱心救援行动小组的负责人梁祐熙和马力特别“偏爱”王泽红的车。

由于交通管制,物资到达的预定时间常常不能保证,王泽红接受任务后难免会跑空趟,饿肚子是常有的事。一次,群主通知王泽红19时到蔡甸运物资,结果她原地等了两个小时也没接上货,只好原路返回,“到家后全身消毒,一看手机,群主又通知我物资到了,需要马上再去接运。”

2月17日,王泽红在中交二航局六分公司抗疫联络群里,看到公司安全部部长发布了一则求助信息,希望有同事能够为施工现场送饭。王泽红说,“我是公司的职工,就义不容辞地揽下了这件事。”

每天,王泽红一定在路上,风雨无阻,给同事们送饭。

截至目前,王泽红加入了30个与疫情有关的微信群,有医院对接群、救援小组群、“武汉不怂”勇士群、物资群、口罩群、手套群、中心医院捐赠群、防护培训群、车主群……

王泽红参加了“武汉不怂”爱心车队、武汉体育爱心救援行动小组和武汉抗疫公益志愿者联盟,“志愿者车队之间也经常互通有无,资源共享。比如,有一次我的车上缺少酒精,就是其他微信群调配给我的,凭完成的接送医务人员任务或者运物资的截图就能领取。”

除了车队之间的携手同行,路上的王泽红感受到更多的善意回馈。“有一名医生,我只接送过她一次。有一天早上,我一打开车门,她递给我一份早餐,是面包和酸奶,并再三强调食品是安全的,让我务必接受。这个小小的举动让我一路上心里暖暖的。”

王泽红说,“疫情当前,医务人员舍生忘死,我也一定要坚持志愿服务,共同迎接胜利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