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 最美逆行者】“我们把家搬到了办公室”

《工人日报》(2020年02月19日 03版)本报记者 吴铎思 本报通讯员 冯晓玲
分享到:
   

“今天监测的体温正常,再过几天就能解除隔离了,心里不要有啥负担,有什么情况随时跟我联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三坪农场医院护士马天月一边给武汉返疆人员刘刚(化名)测量体温,一边热情地安慰着已经居家隔离5天的刘刚一家。

每天上午和下午,马天月都会到刘刚家为他们一家监测体温,并给他们宣传疫情防控知识。

今年25岁的马天月,虽然年龄不大,却已经有着7年的护士工作经验。

在接到武汉发生疫情的通知后,马天月和医院的10名护士迅速反应,火速完成腾空病房、调配物资、人员安排、设置发热门诊隔离病房等一系列工作,之后她们又一起奔走在社区疫情防控第一线……

“从1月23日社区摸排出第一个武汉返乡人员开始,我们几乎就把家搬到了办公室,吃住都在这里。饿了就吃桶泡面、吃盒饼干,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马天月说,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她们义无反顾逆行在战“疫”一线。

1月28日22时,连续战“疫”几天刚刚回到家的马天月接到电话,医院有紧急情况需要处理。她二话没说就开车返回了岗位。新增多名从湖北返乡人员,需要马上送往集中隔离酒店。她迅速穿好隔离服,一个晚上来回转送隔离人员5趟,直到次日6时,才全部转送完毕。

而马天月一夜未眠,当送完最后一趟,她因过度劳累已经瘫倒在医护车上。

“救死扶伤是我们的使命与责任,更是每一位医务工作者必须要做的事,职责所在,不管有多危险、多困难,该上前线就得上。”说话时,马天月的脸上写满了坚定。

提起工作场景,马天月讲述道:“因为连体隔离衣穿脱非常不方便而且很费时间,为了少上厕所,工作时不敢多喝水,口干舌燥的时候也只能微微抿一下嘴唇。隔离衣不透气,稍微干一点活身上就湿透了,而湿透了的隔离衣防护功能就会下降,我们就只能马上去门口的过道站一会儿,然后再进入病房,每个人都是在这种反反复复的冷热交替中坚持工作。”

在三坪农场医院的另一个科室,是马天月的母亲马艳工作的地方。今年48岁的马艳是医院的主管护士,一直扎根在临床一线,目前正在住院部值班。面对疫情,马艳义无反顾。“我们母女二人都是护士,在疫情形势严峻的情况下,我们必须顶上,必须冲在最前方。”马艳对《工人日报》记者说。

虽然同在一个单位,但马天月和母亲难得见上一面。一有闲暇时间,马天月都会通过微信和妈妈聊几句,关心妈妈的情况。每次通话,母女俩说得最多的还是疫情,只是在最后,都会互道一句,“保护好自己”。

“我知道她现在所处的地方是最危险的,但是没有办法,她是医务人员,就必须去,没有选择。”马艳为自己的女儿感到骄傲。

目前,在三坪农场医院所有医务工作人员的努力下,辖区20多名隔离人员状态很好。马天月充满信心地说:“我相信情况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