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汉,无论是直面疫情的医院,还是热火朝天的工地,以及群防群控前沿的社区,党员干部的身影随处可见——

冲在第一线 战在最前沿

《工人日报》(2020年02月19日 01版)本报记者 张翀
分享到:
   

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在一线,在社区,在人民群众最需要的地方,党员干部的身影随处可见。

武汉市委、市政府先后决定火速建设火神山、雷神山两座医院。接到建设命令的中建三局迅速吹响了集结号!总承包公司305人,二公司223人,三公司227人,基建投公司60人,绿投公司61人,安装公司32人……大家舍小家,赴征程逆行而来。

连日来,《工人日报》记者在武汉市采访了解到,无论是直面疫情的医院,还是热火朝天的工地,以及群防群控前沿的社区,每一场战“疫”,职工队伍中的党员始终冲在第一线,战在最前沿。

一线医院:党员先上“战场”

在新冠肺炎诊断最前线的武汉市第四医院放射科,当每天胸部CT的检查量从总量的不到三分之一,变为二分之一,再到三分之二。古田院区影像党支部书记、放射科主任吕国义知道,一场战“疫”即将来临。

在新冠肺炎的鉴别和诊断中,放射科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2月18日,《工人日报》记者联系上吕国义时,他正在和同事们一起阅片。他告诉记者,这几天阅片的数量降下来了,最高峰的时候每天阅片五六百人次,目前降到三百人次左右,情况已经逐渐向好,他们觉得所有的辛苦都很值得。

1月21日,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成为定点诊疗医院。吕国义的“战时”动员和安排就开始了。

“这就是打仗,以前的规矩都得改成‘战时’的规矩。要讲奉献,要讲纪律。”吕国义这样对大家说,更是以身作则。身为党支部书记和科室主任,他深知一定要带好头,才能稳定人心。“恐惧比病毒更可怕,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经历,我们老同志、老党员要稳住”。

为了应对疫情,吕国义采用“战时排班”制度,科室所有成员放弃春节休假,全员待命,轮流上岗。大家每4小时换班,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24小时不分昼夜,完成近500个胸部CT。诊断组成员三班倒看诊断报告,从上岗到下班,几乎一分钟不停歇。

吕国义最担心的问题就是医务人员感染,“同志病倒我心痛。一旦技术组‘减员’人手不足,诊断组的医生们就必须上,党员更是得先上‘战场’。”

应急现场:“请党员带头”

2月17日,汉口北方舱医院开建,王吉连再次出现在工地现场。

作为中铁大桥局七公司党委书记,王吉连始终冲在一线。

“请组织应急分队于2月2日夜班(当日21:00至次日9:00)驰援新城国博公司,做好防疫捐赠物资的装卸工作……”

2月2日上午,王吉连接到武汉城投公司防疫应急任务,迅速赶到距离任务地最近的江汉七桥项目部组建突击队。组队时,他只说了一句话,“请党员带头!”

不过片刻,一支以党员为主体的20余人应急突击队集合完毕。王吉连同队员一起谋划物资装卸工作的各项细节部署,布置应急支援工作清单和任务,对应急分队人员集合地点、交通出行用车安排、个人防护、后勤保证等工作内容和要求进行了详细的安排布置。

当晚8点半,王吉连和突击队一到武汉国博中心A馆,就迅速进入工作状态,忙碌有序地搬运起医疗物资。

自疫情发生以来,他就吃住在办公室,随时准备应急突击。有人不忍心,说道:“王书记,您休息一下吧,今天要通宵了,您别太累了。”正在搬运物资的王吉连头都没抬地回了一句,“在这里没有书记,只有党员!”整整一个通宵,到次日上午9点,物资全部分发转运完毕。

其实,就在2月2日上午完成布置后,当天傍晚6点,王吉连和公司火神山突击队一起参加了火神山医院板房加固清理工作。在现场干了1个多小时,他才把现场交给其他施工人员赶到了武汉国际博览中心。

2月3日上午10点,王吉连再次接到增援火神山医院建设通知。两个小时后,他就和20余名电工技能人员组成的突击队赶到现场,投入到医院空调电路铺设工作中。

疫情袭来,为加强公司防控工作,王吉连多次召开会议进行安排部署,成立公司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和工作小组,利用OA、微信群等及时宣传贯彻上级单位的要求和防控工作知识要点,并要求各单位购买发放口罩、消毒液、体温测量仪等医用品,始终履行着一名党员、一名基层党委书记的职责。

2月4日,王吉连参加了援建武汉会展中心方舱医院的战斗。

2月6日,王吉连加入了武汉三家医院隔离改建突击队,保证三家医院及时收治。

2月15日,武汉普降大雪,王吉连又参加了连夜融冰化雪工作。

街道社区:书记躺在地上办公

2月2日,到洪山区珞南街洪珞社区办事的人都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社区的“临时书记”黄恒穿着全套防护服,躺在党群服务中心的硬地板上,双手轮换着打电话,解决问题。

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1月28日,洪山区珞南街办事处接到一份急报:社区工作人员中1人确诊为新冠肺炎,3人持续发热,另外3人作为密切接触者需要隔离。但每天都有焦急的居民找来。

街道党政办工作人员黄恒知道后主动请缨:“作为一名党员,我去!”

安顿好家人,准备好自我隔离的公租房,1月29日一早,黄恒直奔洪珞社区。没想到,一进门,就被居民“骂懵了”:“我们老的老小的小,怎么出门买菜?”“我们家病人药不能停,说好的怎么都不送?”“烧得不行了,等你们两天都没有人安排车送医院”……

黄恒这才发现,尽管在街道工作13年,此时社区工作的重担仍超乎想象。他与治安协管员刘振东一道,立即着手处置积压的事情,一条条整理诉求、一件件解决。

手拿两部手机,守着一部座机,黄恒几乎每天处理近300个电话。

这一忙起来,就忘记了吃饭,也忘记了自己的老毛病:腰椎间盘突出。2月2日开始,黄恒一跑动起来就觉得心脏剧烈跳动,后腰疼得钻心。当天,他就开始躺在办公室地板上工作,一边安排各项事情,一边接居民电话。

2月3日下午,黄恒勉强抽出时间,到社区医院挂门诊。医生给出初步诊断结果——脊柱压迫神经,心脏供血不足,需要静养。

黄恒病倒,眼见社区再次陷入困境,更多的人站了出来。2月3日下午,又有3名街道办工作人员来到洪珞社区,协助工作。在同事们一再要求下,黄恒才居家办公。

2月18日,人在家中心系一线的黄恒处理着力所能及的工作,他告诉记者,自己时刻准备着再上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