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窥天下】美国新中亚战略的“醉翁之意”

《工人日报》(2020年02月14日 08版)康杰
分享到:


   

阅读提示

美国的新版中亚战略延续性强,覆盖面广,充分整合了近两年美国中亚学界的政策建议。然而,新战略的所有文本之后都有其“醉翁之意”。美国试图凭借新战略加强其在中亚的存在感,但也可能加剧地区竞争、威胁地区稳定。

2月5日,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结束首次中亚之旅后,美国国务院正式公布了新版中亚战略,确立了未来5年美国在欧亚大陆中央腹地的基本政策原则和目标。

这也是继“新阿富汗战略”和“印太战略”后,特朗普政府的又一大战略布局。

正如诸多分析人士指出的,“新战略”延续性强,覆盖面广,充分吸纳整合了近两年来美国中亚学界的政策建议。

同时,2日至4日蓬佩奥访问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出席“中亚五国+美国(C5+1)”对话期间,也就“新战略”与中亚国家进行了磋商,使其最终公开的文本几乎隐去了所有锋芒。

但是,在“新战略”的所有文本背后,都有其“醉翁之意”。

首先,表面上看,“新战略”似乎沿袭了2006年“大中亚计划”和2011年“新丝绸之路”战略的配方,将阿富汗作为重点。

在“新战略”设定的6个政策目标中,有3个都直接或间接与阿富汗相关:“减少中亚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增加并维持对阿富汗稳定的投入”“鼓励中亚与阿富汗之间的联系”。在阿富汗问题上,中亚国家希望美国有效解决阿富汗政治和解进程,防止“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进一步蔓延。而美国则希望中亚国家能为其推销的各种区域连通倡议背书,并与阿富汗增加经贸联系。

然而,没有安全保障,所有经济方案都是无源之水。由于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之间谈谈打打拉锯不断,特朗普此前的国情咨文又表现出急于“甩包袱”的姿态,阿富汗局势走向仍是未知数。

因此,“新战略”涉及阿富汗的内容,更多是重申美国的既有立场,为中亚国家提供有限的安全援助,但也仅限于此,短期内难有实质意义。

其次,“支持中亚国家和整个中亚地区的主权和独立”“促进美国对中亚投资和中亚地区发展”这两项目标,乍看也毫无新意,但其所根植的背景和具体内涵值得关注。

2017年底以来,中亚国家间关系转暖,连续两年举办元首峰会。中亚正向东盟看齐,区域凝聚力和自主性上升。中亚内部和跨区域互联互通渐入佳境,乌兹别克斯坦开启全方位新政,哈萨克斯坦积极推行经济多元化战略,中亚地区的地缘经济价值、投资吸引力和营商环境都得到提升。

欧盟、印度、土耳其、日本等域外“玩家”也都加强了对中亚的重视。中亚地区已成为大国竞合博弈的新棋局。

在此背景下,美国重申“支持主权和独立”,一是顺应中亚国家抱团求强、在大国夹缝中争取自主权和利益最大化的诉求,二是与其炮制的“俄罗斯政治干涉论”与“中国债务陷阱论”相呼应,进一步离间中亚国家与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

而在“促进投资和发展”方面,美国深知,自己在中亚的硬基础设施和产能建设上缺乏竞争力,该地区除能源外的各个经济部门对美国企业吸引力有限。因此,“新战略”很有针对性地将私营部门参与、“软基础设施”建设、企业家精神和廉洁服务型政府、“公开、透明、可持续”的基础设施标准等作为主要卖点。但是,这些“软”目标往往都根植于对象国的社会和文化体系,说来容易实现难。不清楚美国是否有恒心和毅力去推动。

如果美国确实能够助力中亚国家的发展,那将不仅对中亚大有裨益,而且也有益于其他外部经济体的利益。但如果美国无法摆脱“战略竞争”视角和新冷战思维,就有可能加剧中亚的地缘政治竞争甚至破坏地区稳定。

最后,毫不意外的是,“新战略”重申了对中亚人权状况的关注。2019年,多个地区国家平稳驶过政局过渡的关键节点,政局总体稳定,成为动荡世界中的“绿洲”。乌兹别克斯坦新政府更加巩固,哈萨克斯坦仍处在平稳过渡之中,吉尔吉斯斯坦政局虽有波折但迅速平息。未来几年,中亚都将处于政权代际交替的关键时期。

巧合的是,近年来,许多具有美国背景的人权非政府组织趋于活跃,尤其是在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两国。哈萨克斯坦反对派在2019年总统大选前后,发起了多次非法抗议活动,其领袖得到了美国大使馆的支持和指导,并曾参与了2014年乌克兰“颜色革命”。

人们有理由警惕,“新战略”以人权、法治、环保等名义散播的非政府组织,实际上是新一波“颜色革命”的种子队。

(作者单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