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一线职工风采录】倔强的总工

《工人日报》(2019年12月10日 07版)本报记者 陈华
分享到:


赵春青 绘图

   

邸金龙一直在与时间赛跑。

去年春节前,在大家都赶回家中团圆时,邸金龙却“逆行”来到阜阳,参加安徽省第二大高铁车站——阜阳西站的建设。按照工期,16个月内要完成18.76亿元标值。

邸金龙是中国中铁北京局在阜阳西站项目的总工。现场放线的地界找他要,场建施工规划等着他去做,业主催着抓紧启动开钻第一根桩……刚到阜阳,邸金龙就泡在工地上。没有办公场所,他就带着电脑在车上现场办公,吃饭就在工地上扒拉两口快餐盒饭,凌晨两三点睡觉都是“家常便饭”,常常熬得满眼红血丝。

但是,工友们都知道他有一股倔劲儿。

在2018年桩基施工大干期间,空灌的25米排桩一直困扰着邸金龙,连续尝试制定的3种方案都无疾而终。如何攻克间距狭小排桩的塌孔,不易成孔的技术难题让他愁眉不展。

翻阅图纸规范,查找相关资料,都没有找到有效的经验方法。好多次技术员开玩笑地和他说,“算了吧。”他都坚定地摇摇头说:“干我们这一行,遇到技术难题就必须要解决,决不能放弃。”

那段时间,邸金龙像着了魔一样,除了吃饭睡觉,都带着技术员蹲在现场,与工人商谈交流,测距画图,梳理作业流程,分析施工工艺,深更半夜拽着副经理和技术员“侃侃而谈”自己的设想方案。

经过近1个月共计18次专题会议的反复论证和实地操作,团队决定对无法采用间隔施工的桩基空位前后已施工钻孔桩空桩位置泥浆采取固化处理,首创超长空钻支护桩施工工艺,终于攻克了技术难题。

2018年5月,合建段基坑最深处需开挖25米,原设计方案将基坑设置两道混凝土支撑及一道钢支撑,工序复杂,施工困难。邸金龙凭借敏捷的思维,以及多年丰富的现场施工经验,察觉到其中蕴含技术创新的“机遇”。

如果把方案修改为放坡开挖加垂直开挖支护形式会怎样?施工工期会不会缩短?施工成本会不会大幅度降低?一连串的问号在他脑海中不停地思考着。

该如何让业主方和设计方认同呢?他首先找到设计院大谈自己的施工方案,设计人员并不想改变设计方案。接着,他又找到业主“畅谈”自己的思路,业主以没有时间变更设计为由婉拒。而后,他又寄希望于施工监理帮忙做工作,结果都以失败告终。

第一次论证会设计院中途退场,第二次论证会设计院以变更方案意义不大给予否定,第三次论证会业主很恼火,要求项目部把主要精力放在施工组织上来。

直到第八次论证会,邸金龙依然没有放弃,他找到了业主、设计、项目部对变更方案的认同点,抓住了各方的诉求和意愿,为各方有效规避了不必要的责任和风险。

形势得到反转,专家帮忙讲解,监理主动伸双手赞同,设计人员被他这种执着的精神深深打动,业主最终决定通过设计变更。

项目部通过变更设计方案后,取消一道混凝土支撑,减少了混凝土支撑安装及拆除的时间,加快了合建段土方出土的效率,并减少了换撑时间,大大缩短了工期,并为企业创造经济效益800余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