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年时间建起印尼明古鲁省的首个燃煤电站,施工现场“中国制造”随处可见

苏门答腊岛上来了家中国企业

《工人日报》(2019年12月10日 03版)本报记者 蒋菡
分享到:
   

“没有一个项目是心平气和干下来的。”11月15日,由中国电建集团投资开发的印尼明古鲁燃煤电站首台机组并网发电庆典仪式现场,身着当地传统服装巴蒂衫的赵勇感慨。

这是中国电建集团在印尼的第一个火电投资项目,也是明古鲁省目前最大的在建外资投资项目。作为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中国电建集团海外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建海投)印尼明古鲁发电公司总经理赵勇压力不小。

这个电站距离印度洋直线距离仅100米。一群中国人,跨越万水千山,用3年时间建起了苏门答腊岛上明古鲁省的首个燃煤电站。

2017年2月,电站正式开工建设。今年10月31日1时53分,明古鲁电站1号机组正式并网发电。“等到明年2月电站正式投用,年发电量将达到14亿千瓦时,我们这里再也不会隔三岔五停电了!”明古鲁发电公司财务部出纳、土生土长的当地女孩柔莎拉·米瑞开心地说。

电站建设过程中经常停电

作为东盟最大经济体,印尼经济近年来保持了较高的增长率,而电力短缺是一大制约因素。资料显示,印尼电力需求年均增长率为13%。

为了鼓励外资企业投资电力项目,印尼政府早在2006年就制定了电力发展“优先计划”。明古鲁电站是印尼政府公开招标、重点推进的基础设施项目之一。

投资者纷至沓来,市场竞争十分激烈。电建海投市场开发团队沉稳应战,最终以商务标、技术标“双第一”的成绩中标。

工程管理部主任杨正2016年加入明古鲁项目,从这个项目的设计、采购、施工到调试全程参与。“出现什么问题,我们就会立刻建立专项小组,先后成立了物资发运协调小组、质量保证小组等,并确立了高层协调机制。”他说,干项目“定、盯、顶”是关键,就是要“定计划、盯落实、顶住压力”。

在印尼,还要面对一些特殊的问题。项目开工以来印尼发生过两次8级以上地震,抗震也是必须考虑的因素。“我们打了5000多个管桩,让整个地基更结实。”杨正说。此外,当地属于高盐度地区,土建方面必须做好防腐蚀工作。

电力不稳则是这个电站建设过程中遇到的一个常见问题,对施工影响很大。最早他们拉了施工电源过来,但经常停电,又购买了13台柴油发电机,可不够稳定。“有时候浇着混凝土,突然停电,整块混凝土可能都废掉了。”杨正说,更严重的是,断电有可能造成事故,因为重新送电很容易在瞬间造成巨大的电力冲击。

明古鲁电站总经理助理董虎林则坦言,外围工作中最大的困难是征地。“最麻烦的是输电线路征地,涉及多个村庄,目前还有16个塔位要跟村民谈。”

从海滩上的一片灌木丛起步,地质方面液化、震陷、沉陷、桩基负摩阻及线路征地困难等诸多不利因素相继被3000多名建设者攻克,一座现代化燃煤电站拔地而起。

累计为当地提供超过2000人次的就业岗位

漂亮的明古鲁女孩索拉娅·尤丽达此前在印尼棉兰的一家电力企业工作,可以说已经端上了铁饭碗。2017年3月10日,父亲告诉她有家中国企业到明古鲁来投资电站了。

“听到那个消息,我有点激动。如果能够进入这家公司,那我就可以回到父母身边,还可以为家乡建设贡献力量。”她辞职回到了家乡,凭着一口流利的英语以及相关工作经验,一路过关斩将,如愿以偿加入了明古鲁发电公司。

在明古鲁省,即便是在明古鲁这个省会城市,也并没有太多的工作机会。缺电,是发展经济尤其是发展工业的掣肘。

从开工建设至今,该电站项目已累计为当地提供了超过2000人次的就业岗位,在项目投产运营后,仍将提供超过200个就业岗位。

事实上,该项目建设过程中,仅在印尼境内的施工机械等移动设备及水泥沙石等主材采购总金额就达4000万美元,先后有14家当地公司或合资公司参与项目建设。

正如明古鲁省长罗西丁·梅尔赛所说,电站将为该省提供优质电源及稳定的电网,大大促进地区旅游业和工业,对经济发展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各行各业都会从中受益。

最直接受益者就包括当地传统的煤炭产业。据赵勇介绍,5年前,低廉的价格和高昂的运输成本曾令明古鲁的数十家煤炭企业无奈关闭。随着这个电站的投产,每年近100万吨煤炭的采购量,无疑为当地煤炭产业带来了希望。

一张向世界递出的中国名片

一个海外项目,也是一张向世界递出的中国名片。

明古鲁电站选用的三大主机是“哈哈上”组合,即哈尔滨电机厂的空水冷式静态励磁发电机、哈尔滨汽轮机厂机组出力115MW的汽轮机、上海锅炉厂的450t/h 高温高压循环流化床锅炉。

定海神针般的工程桩、气势磅礴的钢结构,还有“东方红”拖拉机、“SANY”履带吊、“五菱”救护车……在施工现场,这样的“中国制造”随处可见。

此外,电站、卸煤码头及相关设施均由中国公司根据中国标准进行设计。高精尖的全站仪、经纬仪、水准仪、光谱仪、合像水平仪、千分表等仪器,也闪耀着“中国智慧”。

更闪耀的是工匠精神。

参与码头建设时,印尼小伙子安德鲁惊呆了——每块混凝土桥墩都结构密实、色泽饱满,并且每块预制板都用红色宋体、400号字体进行了统一的标记,施工单位名称、预制板型号、序号、施工日期等都标注得一清二楚。

事实上,长期以来,明古鲁当地工业几乎为零,也没有大型基础设施建设,技术水平和管理能力成为当地员工的短板。明年2月,明古鲁电站将正式进入长达25年的商业运行期。提升当地从业者的施工技术水平,方能为电站下一步安全稳定运行奠定坚实基础。

2012年成立的电建海投,投资足迹已至南亚、东南亚、澳洲、非洲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部都在“一带一路”沿线。“做一个成一个”的背后,是用勤奋、认真、严谨以及尊重打下的扎实地基。

“原来觉得‘一带一路’很远,现在自己干的就是这个。我很自豪。”明古鲁发电公司副总经理刘清瑞说。

“我很自豪”也是已经在海外工作10多年的赵勇最深刻的感悟。“刚开始走出去的时候,我们跟农民工一样,做人家的劳务队伍或日韩欧美公司的分包商。后来,从分包商变成总承包商,再到投资人这个‘食物链’相对高的位置。这个过程中,我感受到的是祖国的日益强大,我很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