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老人建起乡村留守儿童之家

教学习,育品德,指导孩子父母正确施教,只为“一代要比一代好”

《工人日报》(2019年05月23日 06版)本报特约记者 朱润胜 本报通讯员 杜楠 孙文志
分享到:
   

河北省青龙满族自治县娄杖子镇前擦岭村不大,村中央的几棵大槐树旁就是村委会和小学共用的院子。院门口的单独一间房,挂着“儿童之家”的牌子。

创办儿童之家的刘福兴如今已77岁高龄,后背佝偻,却精神矍铄。干了一辈子教育的刘福兴发现,村里很多跟随祖辈生活的留守儿童一年都见不到父母几次,于是2017年他和几位退休老人办起儿童之家,辅导孩子们做功课、玩游戏,一办就是3个年头。

有一次,刘福兴在路上走着,一位家长骑着电动车快速经过,喊了一句“刘老师”,他答应着,没想到家长又拐了回来,“刘老师,你们整的那个乐园太好了,我家孩子去过之后忒出挑(出息的意思)。”

刘福兴时不时想起这句话,嘴角都会不自觉地露出微笑。可不是嘛,孩子们个个出挑,就是他的初衷。

古稀老人成了“孩子王”

4月30日是前擦岭小学休息的日子,像往常一样,也是儿童之家活动日。

这天阳光特别好,上午9点多,10多个上小学的孩子陆陆续续进了活动室。刘福兴等几位老人先辅导功课,随后74岁的退休教师朱香又给孩子们讲了“岳母刺字”的故事。别看年纪大,朱香老师的声音却十分洪亮。9岁的刘美含迟到了,奶奶杨淑艳送她进来后站在门口也听得起劲儿,一边听一边哄怀里的小孙子:“等你大了也跟姐姐来。”

文化课之后是体育活动。69岁的范中奇是退伍军人,岁数虽大,可那利索劲儿依然保留着部队的作风。他领着孩子们跳大绳、拍皮球,孩子们一个个玩得脸蛋红扑扑的,有的脱了外套还跑出一身汗。个别家长有些按捺不住,也溜进了跳绳的队伍,“看我示范,我上学时跳绳好着呢!”家长的话逗得孩子们一阵笑声。

随后的书法课安排练习写毛笔字。今年80岁的王克轩书、画都擅长,退休前也是一位教师,他教书法村民们都认可,“王老师水平高,内蒙古、辽宁都有人请他讲课,一节课给不少钱呢,现在免费辅导孩子,咱孩子有福气!”

“下笔得重,竖要拉直。”王克轩在教室转悠,不时指导着。13岁的王子晴写得认真,“共圆中国梦”几个字写完,王克轩直夸她:“进步很大,非常好!”

科目众多,这里教得很全

刘福兴退休前是娄杖子镇总校校长,最关注乡村教育。2017年,刘福兴听前擦岭小学的老师们说起,很多成绩较差的孩子都是留守儿童,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和村里老人聊天,老人们一肚子话,“孩子爹妈都打工去了,我一个老太太没文化,大字都不认识几个,也不知道咋教育啊!”“可不是,孩子天天瞎玩,要不就看电视。”“刘校长您懂这些,要是您管管就好了。”

村民这样说,刘福兴就当了真。最后,村里给一间房,周末时还能借用学校的教室和操场,每周一次的留守儿童乐园就开课了,父母常年外出打工的一到六年级学生都可以来上课。

最开始只有书法课,分硬笔、软笔,“现在别说孩子,好多大人都提笔忘字。”刘福兴觉得遗憾,在他看来,字如人,人如字,写一手好字很重要。后来又加了体育课,跳大绳、踢足球这些体育活动,让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

一段时间后,刘福兴又发现有些孩子行为不够规范,“祖辈们疼孩子,但方式方法不当,或放纵或溺爱,造成各种问题。上课趴桌子上听讲,跟爷爷奶奶耍脾气,跟爸妈要电子产品。”刘福兴觉得这样不行,学习好不好还是次要,首先得人品好,就又增加了思想道德修养课。眼看着孩子们一点点进步,刘福兴和其他几位老人都觉得再累也值。

教孩子成长,教家长育人

在教育岗位干了一辈子的刘福兴深知,乡村教育的短板在于父母的认知。很多农村父母对家庭教育一无所知,总觉得孩子吃饱穿暖就够了,而教育是学校和老师的事。

儿童乐园成立一年后,又添了父母课堂,就在孩子们上课的教室里,家长们坐得端端正正,听老师讲如何教育孩子。刘福兴把一辈子的教学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家长,还自费打印资料送给家长们学习。他深知家庭对孩子的影响巨大,好父母才能培养出好孩子。

有的孩子上初中了,又有新的孩子进来,这几年,乐园的孩子一直保持在20多个。体育器材、文具、教具,刘福兴和几位参与创办的老人自己出钱买,为帮助家里贫困的孩子,他们还会组织捐款。

刘福兴岁数越来越大,眼看他为留守儿童操心费力,自己的孩子却很担心。“还是交给别人吧。”孩子们让他去城市里住楼房,刘福兴不去:“我懂教育,这里需要我。”

“我家新茹昨天晚上给我端洗脚水,还说奶奶辛苦了。”“我家雅婷这回数学考了90多分。”每次听家长们说起孩子的进步,刘福兴都觉得特别满足。

孩子们有的喊刘福兴“老师”,也有的叫他“爷爷”,甚至“太爷”。村子小,很多孩子的父母甚至祖辈都曾是刘福兴教过的学生。

“一代要比一代好啊。”这就是刘福兴朴素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