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赠就是一种热爱生活的方式

——追记捐资助学的天津退休女工王娅

《工人日报》(2019年04月16日 01版)本报记者 张玺
分享到:
   

4月3日,清明节前夕,王娅离世第46天。

在国网天津市电力公司为王娅举办的追思会上,甘肃省平凉市灵台县一中学生白云的信让现场无数人动容:“亲爱的王奶奶,收到您的回信后,我真的很开心,被您资助已经有一年了……我一直记得您的忠告,也懂得了什么是学习的意义,生活的意义!”

让白云和他的同学痛心的是:今年2月16日,王娅奶奶在与胰腺癌抗争了11个月之后,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那几天,距离天津1300公里的灵台县,大雪飘落,封山阻路,得知噩耗的同学们没能送王奶奶最后一程,他们哭作一团。

最大的财富:捐款证书和学生来信

生于1952年的王娅是国网天津市电力公司的一名退休职工。16岁时她曾到内蒙古五原县插队,后来在河北省一个县城当了一年民办教师,农村孩子对知识的渴求给王娅留下了深刻印象。

早在1989年,国家希望工程正式设立,王娅一次性捐出100元,而当时她的工资还不足200元。

自此,这份“初心”成为她一生的坚守。100元、500元、4000元、3万元……数字在叠加,爱越延越深。一生独身的王娅虽无子女,但她把自己母亲般的温暖献给了像白云一样的孩子们。

2016年,王娅偶然看到清华大学教授赵家和成立基金会捐助贫苦学子的报道,深受感动。联系确认后,王娅很快将6000元助学金打入甘肃兴华青少年助学基金会账户。灵台一中高一学生白云成了王娅的捐助对象。

2018年,得知自己罹患胰腺癌晚期,王娅加快了捐资助学的脚步。她放弃了昂贵的治疗、拒绝价格高的进口药,在病中又向基金会汇去3万元。

王娅生前的家,没有讲究的装饰、华丽的摆设,却有她心中千金不换的“财富”——一厚沓捐款证书和受资助孩子们寄来的一封封书信。

这些年到底捐了多少钱,王娅自己也不知道。王娅曾说:“我没有你们想的那么高大上,就是自己有些能力,能帮就帮一点。记得小时候我家有一床特别好的军用毛毯,有一年天津发大水,我爸妈卷起来就捐了。后来,每次国家号召捐款,我爸都是街道居委会里捐得最多的。我那时就觉得,不管能力大小,‘帮一把’是挺有意义的事。”

王娅低调助学,身边人一直不知情。她的徒弟赵颖也是3年前才知道。“我去师傅家看她,她拉着我的手说,‘小颖,我今天联系上了一家助学基金会,以后我要尽我所能帮帮西部的孩子们。’那天师傅说起这些时笑得像个孩子。”

“师傅对孩子们大方,对自己却十分吝啬。她最常吃的是白水煮菜,因为不用放油,几乎不太吃肉,一个鸡架便是一顿好饭,一个月的伙食费只有200元。她说,钱要用到有用的地方。”说这些时,赵颖哭红了双眼。

走进王娅在西青区中北镇的家,70平方米的一居室里,只摆放了沙发、餐桌椅、电视柜、书柜和床几样简单家具。打开她的衣柜,更是简单得令人吃惊。几件薄厚不同、款式普通的衣裤,是她一年四季的服饰。“师傅都是自己买布做衣服,50元钱就能做一身,她说这样的衣服质量好还便宜。”赵颖说。

最美的笑容:阳光般的温暖

2018年3月,王娅觉得胃不舒服,到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胰腺癌。病魔来势汹汹,王娅积极配合医生,开始化疗。

躺在天津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肿瘤科病床上的王娅,喜欢仰头望向窗外。有一次,主管医生吕宏程好奇地问:“王姨,您在看什么?”王娅笑着说:“我在看太阳,每天能够看到太阳升起,我就觉得特别温暖。”

在护士长魏静的眼中,瘦弱的王娅笑容如阳光般温暖。“从住进来的那天开始,王姨给我们留下的最深印象就是爱笑,无论是什么时候,只要看见有人走进她的病房,她会马上露出微笑。”

肿瘤晚期患者一般要承受着来自身体与精神上的双重疼痛。在王娅离世前几个月来看望她的同学、友人、亲属都说,王娅每次见面都是满脸笑意,只有握手时她那皮包骨头的手和低于常人的体温,才让人意识到这是一个被病魔折磨许久的人。

陪伴在她身边的挚友说,王娅在生命的后期全靠每天两瓶营养液撑着。但王娅的家却完全出乎意料,干净整洁,角落里、茶几上、阳台边,都是鲜花绿植,生机盎然。

“我爱花,身体好着的时候家里养了几十盆,好看极了。现在身体不好,好多都送人了,但朋友们来看我还是爱送花。”在病床前,一头利落短发加鲜亮的黄毛衫,王娅依旧笑靥如花。

最后的心愿:倾尽所有为助学

半年多的时间,经过4个疗程的化疗,身高1.6米的王娅体重骤减到70斤左右,头发大量脱落。就在医生为她会诊下一个疗程的治疗方案时,王娅却决定:停止昂贵的化疗治疗,用节省下来的钱帮助更多的贫困学生。

在生命倒计时之际,王娅心中牵挂的是那些西部的孩子。她从容地背起旅行包,踏上了飞往西部山区的飞机。看到孩子们艰苦的生活,她几次潸然泪下。

回机场的路上,王娅沉默良久。她对甘肃兴华基金会爱心人士杨志明说:“我想把房产捐了,能值100多万元。等我死后,房子变卖的钱可以继续用来帮助困难孩子。”

有人劝她,病魔无情,要留下足够的治疗费用。可王娅总是说,钱要用在有用的地方。

要把房子捐赠给一个基金会,在天津还没有先例。税务局、房管局、公证处……能去的地方,王娅的同学都帮着去了解。几经周折,王娅在天津北方公证处办理了身后捐赠遗嘱公证。

但很快,王娅又反悔了。她要把身后捐赠变成生前赠予,因为她担心自己去世以后还会有签字等诸多手续,给房产捐赠带来麻烦。

除了在生前捐出唯一的房产助学,王娅还签署了遗体捐献协议,将遗体捐献出来,用自己最后的力量为人类健康和医学进步做贡献。

王娅说,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她想听从内心的声音,干点不一样的事。捐东西,捐房子,捐器官,旁人可能难以想象,但对王娅而言,捐赠就是一种热爱生活的方式。

燃尽自己,温暖他人。王娅走了,却留下满天繁星:国网天津市电力公司员工踊跃参与,捐赠157万余元资助灵台一中贫困学生以及兴华基金会助学对象;国网天津市电力公司启动“电网之光·王娅爱心”志愿服务项目,主要内容包括“光暖稚子心·王娅爱心进校园”、“手拉手”帮扶务工子弟、“心连心”关爱特殊儿童等主题活动。

在4月3日的追思会上,来自甘肃受王娅资助的大学生张宁宁说:“王娅阿姨是我们一生的榜样。当我们热爱这个世界时,我们才活在这个世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