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期间,不少农民工子女与父母一起留在城市中,度过了一个与以往不同的新年

随迁子女的年:异乡团圆幸福不减

《工人日报》(2019年02月14日 05版)本报记者 于灵歌 文/图
分享到:


图为黄立和子女们为家人录制的祝福视频截图。

   

“爷爷奶奶,我们过年不回家了,祝你们健健康康、快快乐乐!”春节期间,在厦门市总工会征集的一条留厦职工视频中,黄立(应采访对象要求化名)和3个子女一起通过镜头为家人送上祝福。因为过年期间需要在厂里值班,黄立没有带孩子回老家,而是全家人在厦门过了一个简单的春节。

像黄立的孩子一样,春节期间,不少随迁子女与在外打工的父母一起留在城市中,没有回老家过年。拥有父母陪伴的他们,在他乡体会到的年味儿虽有所不同,但仍幸福满满。

最留恋老家的年味儿:游龙、放鞭炮、吃传统小吃

黄立的老家在福建省三明市清流县,2004年来到厦门打工,现在是集美区一家服装厂的纺织技术工;妻子老家在漳州农村,现在厦门一家床垫厂从事轻纺工作。家里大儿子11岁,两个女儿分别为9岁和6岁。

这并不是黄立第一次没回老家过年,不过,一家五口的团圆是近两年才得以实现的,因此黄立格外珍惜。此前孩子年龄尚小时,直到前两年,他和妻子才把三个孩子都接到身边,一家五口人住在集美区一室一厅的出租屋里。“挤是挤了点,但每天都能陪陪孩子,也值得了。”

没回老家的黄立今年在厦门延续了老家过年的风俗:农历腊月二十七清扫房屋,腊月二十九贴上买来的春联,除夕夜做了三明老家的传统小吃米粿,大年初一早上吃素、煮面线……“城里过年太冷清了,也是为了给孩子们多营造一点过年的感觉。”黄立说,往年在农村老家过年时,孩子们特别喜欢游龙、放鞭炮等各种年俗活动以及家乡的特色菜肴,这些在城市里无法体验到,只好在家做一点简单的小吃怀念家乡的味道。

“老家亲戚多,在农村过年时,孩子们最喜欢的就是到表哥表姐家一起玩,还能在田野里撒欢儿。”相比之下,在城里过年亲戚朋友少了很多。“平时孩子们就没那么多玩伴,出租屋地方小没处玩,感觉比较压抑。”黄立说,为了补偿孩子,新年里给每个孩子发了红包,还带着孩子们去同在厦门的亲戚家串门。

黄立说,大儿子和二女儿比较懂事,“不太会撒娇”,对于没回老家过年没有说过什么,只有小女儿说自己“很想爷爷”。但黄立看得出,比起在城市,孩子们还是更留恋老家热闹的年味儿。黄立希望今后能努力扎根厦门,给孩子们创造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也能在过年时尽量满足孩子们回老家的心愿。

过一个不同的新年:品闽南菜、游鼓浪屿

与黄立一样,在厦门打工的杨轩也没有带孩子回老家过年。杨轩老家在贵州省铜仁市思南县,他与父亲都是建筑工地上的木工。5年前,杨轩来到厦门打工后,经常无法回家过年,直到两年前才把8岁的女儿接来上学。由于妻子仍在贵州打工,一家人聚少离多。今年春节,杨轩把在贵州老家的母亲和妻子接来了厦门,一家人度过了一个与以往不同的新年。

全家人难得在厦门相聚,2月4日除夕当天的年夜饭,杨轩让第一次来厦门的母亲品尝到了地道的闽南菜。大年初一,杨轩带着全家人在厦门岛内游玩,并坐船去了鼓浪屿。杨轩说,这还是女儿来厦门后第一次去鼓浪屿,上岛后格外开心。“因为平时我在岛外工地忙项目,很少有空带孩子出去玩,这下算实现了她的小心愿。今年在外地也和家人过了一个丰富的新年。”杨轩说。

大年初二那天,杨轩带着全家人去了游乐园,这也是女儿第一次去游乐园。当全家人坐在慢慢旋转的摩天轮上时,女儿感到新奇又激动。“女儿以前一直在贵州的山区生活,很难接触到这些。”

假期期间,杨轩还带着女儿去买了新衣服,与家人在电影院一起看了电影。杨轩说,自己把女儿带到厦门学习、生活,也是希望她能够在这里开阔眼界,增长见识。令他骄傲的是,女儿上学期考到了班级第6名,生活上也渐渐习惯了,“她每天放学时都很开心”。

杨轩是土家族,以往在贵州老家过年时,女儿最喜欢做的就是穿上民族服饰跳舞迎新年,他则喜欢回家吃土家族的特色家乡菜,陪女儿一起在河里抓鱼、游泳。尽管今年新年没有回家乡,但他觉得和家人在厦门过的新年非常充实。“女儿平时最想念的就是妈妈和奶奶,无论在哪里,家人团圆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本版制图:赵春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