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技术工人讲述成长故事——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 庆祝改革开放40年·变迁】告别“熬年头”走上“立交桥”

《工人日报》(2018年12月15日 01版)本报记者 王维砚
分享到: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制造业发展的征程,离不开一代又一代坚守生产一线的技术工人。

48岁的全国劳模、中国航天科工集团铣工首席技师戴天方,39岁的焊接专业首席技师陈久友,30岁的全国数控技能大赛冠军肖滨滨,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第三研究院239厂的3名技术工人在不同年代的成长故事,揭开了过去数十年里,技术工人技能变迁的一角。

通过他们的故事,人们发现:传统“师带徒”伴随着生产技术和设备的变革正在悄然改变;成长通道的多元化,让技能人才的培养层次和水平不断升级;技能培训的完善和健全,让普通工人成长为大国工匠有了更多可能。

从“手的感觉”到“经验参数”

1989年,19岁的戴天方从技校毕业后来到239厂,成为一名铣工。他的职业生涯是从一声“师傅”开始的。

在机器轰鸣的车间里,他穿上工装,跟在43岁的金立国师傅后面了解机床的“脾气秉性”。那时,师傅和徒弟的关系更像是父子。

当时的手动机床操作主要靠经验,工人通过感知刀具输出的力量,掌控产品切削的深度和角度,师傅传授的是一种“手的感觉”。而这种感受要靠徒弟在日复一日与机器的磨合中,转化成操作时的速度和力度,再凭借肌肉记忆内化成“操作心法”。

1997年,戴天方收了自己的第一个徒弟。当时,手动机床已升级成数控加工中心,工人体力劳动强度大大降低。

输入几道指令,机器就能自动完成动作,产品尺寸精确且表面平滑。“太神了。”很多琢磨了一辈子“手劲儿”的老师傅们看到后,纷纷惊叹。

“之前两个工人三班倒需要两三天才能完成的产品,在五轴数控机床上只要45分钟就能完成。”戴天方说。

机器的变革,让师傅传授技能的方式也悄然改变。

现在,入厂第一天,戴天方会发给徒弟们一本“新手入门宝典”,上面是量化成数据的工艺细则。在自动化生产中,记录经验的方法不再是肌肉和骨骼的记忆,而是客观的参数指标,技术工人从体力型向智力型转变。

现在,戴天方和徒弟们的关系更像是朋友。

成长通道有了“立交桥”

2000年,陈久友中专毕业后进入239厂成为一名焊工。

初级技工、中级技工、高级技师、特级技师、首席技师,这是陈久友从老师傅们身上看到的成长路线图。在这条纵向的成长路上,进阶的方式没有标准答案:可以在技能竞赛中取得优异成绩获得“加速度”,也可以在生产攻坚中为企业“攻下一城”。

当时,技能人才和技术人员之间的界线泾渭分明。当工人的目标就是“把活儿干好”。一线工人也能参与专业技术创新,甚至打破身份限制成为技术员,在当时是无法想象的。

239厂的这一改变发生在2008年。

这一年,239厂开始实施职业发展的“双通道”,鼓励高级技能人才参与专业技术工作,选拔部分高级技能人才担任技术职务,让优秀的高级技能人员承担一线生产任务的同时,开展专业技术攻关创新。高级技能工人与专业技术人员之间的横向交流壁垒被打破。

陈久友自己就是受益者。他告诉记者,如今,一名优秀的“焊匠”要能够综合运用材料学、力学、光学、热处理、机械加工、金属探伤等各领域的知识,而不再局限于单一工种。对焊接工艺的要求,也不再仅仅关注产品外观,而更在意焊点的内部性能。

去年夏天,陈久友从航天装配的整体环节考量焊接分系统的配合,提出的合理化建议经过专业评审会通过,得到设计人员采纳。更改后的装配方案为企业节约成本30%。

“技能人才的路越走越宽”

2015年,27岁的肖滨滨作为高级技能人才被239厂“挖”来,并成功落户北京。此前他的身份是技师学院老师。

从职校学生中的“技能明星”到职校老师,再到生产一线当工人,这样的成长轨迹,让肖滨滨清晰地感受到技能人才培养方式的变化。

在肖滨滨还是技校学生时,实训的产品尺寸、工艺与实际生产往往存在“落差”,学生在学校所学常常滞后于企业生产需求。

几年后,当他成为职校教师的时候,学校已经开始与企业联手推行“双导师”制,由学校老师向学生教授理论知识,由来自企业的导师负责操作部分的讲解。这种“招工即招生、入企即入校、企校双师联合培养”的技能人才培养方式被称作“新型学徒制”。2015年以来,人社部与财政部已在22个省启动企业新型学徒制试点工作。

现在,在戴天方大师工作室和“工匠学堂”里,肖滨滨又有了当老师的机会。

5月到6月,刃具磨削专项培训;6月到7月,手工编程专项培训……在戴天方大师工作室的课程表上,以培育培养优秀青年技能人才为目标的课程排列得满满当当。在这些“技能加餐”的推动下,工作室已培养出两名高级技师和10名技师。

“工匠学堂”则是239厂自创的技能培训“微课堂”,兼顾技能“补差”和“培优”,课堂时长不固定、形式很灵活,为的是提升技术工人的综合能力,惠及更多职工。

“现在,技术工人早就不是‘熬年头’了。随着展示和提升自我的平台越来越多,技能人才的路也越走越宽。”肖滨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