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局:“最严”限值下,每日超过50家供暖企业排放不达标 企业主:环保改造动辄投入上百万元甚至过千万元,盈利困难

【供暖账本①】沈阳供暖企业各有一本经济账

《工人日报》(2018年11月21日 04版)本报记者 刘旭
分享到:
   

开栏的话

供暖是入冬以后的民生大事,也是关注多年的话题。供暖质量直接影响老百姓的生活起居,甚至影响社会的和谐稳定。

然而,每到供暖季,总有一些难题困扰着管理者、供暖企业和居民。比如,环保形势趋严,企业如何在环保指标和经济效益之间寻求平衡?供暖费如何收才合理?分户计量供暖何时实现?

剖析这些难题会发现其背后都有一本难算的细账。厘清这些小账单,才能管好民生大账本。近日,《工人日报》多路记者深入多地,通过实地走访管理者、供暖企业、居民等相关人员,将这些账本呈现给大家,以期找出供暖难题的解决办法。


本月供暖开始后,沈阳执行“最严”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标准:每立方米烟尘不超过30毫克、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均不超过200毫克,并下了“凡是环保不达标的供热企业将被清理出供热市场”的严令。截至11月15日,沈阳市环境空气质量优良天数共247天,同比增加27天,环境空气中6项污染浓度同比均有下降。

不过,沈阳市环保局对全市188家供暖企业474台燃煤锅炉24小时监控的数据却显示,每日仍有最低50余家、最高100余家供暖企业排放超标。《工人日报》记者近日实地走访多家供暖企业,一探究竟。

2220万元投入换来日日达标

11月14日14时,在沈阳市沈河区文萃路64号沈阳祝家供热有限公司南塔热源厂的锅炉房内,两座80吨和40吨的锅炉轰鸣运转。“此时此刻,烟尘折算后是10.5毫克/立方米、二氧化硫是169毫克/立方米、氮化物是172毫克/立方米,完全达标。”沈阳祝家供热有限公司董事长白明强指着监控房内的显示屏介绍说,祝家公司集中供热面积500多万平方米,服务用户6万余户,能达标的奥秘就是“舍得花钱,严格管理”。

提起企业的环保改造之路,白明强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2013年脱硫设备前期投入1630万元,2015年布袋除尘设备投入800万元,2017年脱硝反应罐投入900余万元。按规定,政府补贴三分之一,实际支出2220万元。这还没算上后期运行增加3元/平方米的管理维护成本。

“前期安装时多次讨论选出了最优方案,锅炉运行时也保证要有最佳状态,脱硝设备加催化剂也是加的最好的。只要企业肯花钱,严格管理是能达标的。”白明强说。

这只是环保改造取得成效的供暖企业之一。

2015年,沈阳市开始实施“蓝天行动”。截至2017年底,“拆小并大”淘汰燃煤锅炉1115台,每年减少燃煤量约70万吨、烟尘排放1万吨、二氧化硫排放8500吨。电能供暖、天然气供暖和热电联产等清洁供暖比重从12%增至45%,燃煤总量同比削减100万吨。

一些供暖企业连连叫苦

记者走访发现,在“最严” 限值之下,一些供暖企业却连连叫苦。

燃煤供暖环保改造成本高是主因。一位不愿具名的供暖企业负责人透露,沈阳188家供暖企业,仅有30余家盈利。要么面对动辄上百万元的环保投入捉襟见肘,要么为了盈利不愿投。“沈阳供暖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约各占一半,国有企业全部亏损,想投入没有钱。民营企业三分之一亏损、三分之一收支持平、三分之一盈利,大部分企业重视‘经济账’大过‘环保账’。因此,面对‘最严’限值叫苦,甚至联合呼吁放开标准,这样企业就能节省不少前期投入和后期运营的费用。”

尽管沈阳市政府为企业提供了改造补贴,但补贴仅为前期投入建设费用的33%。目前,仅是首批投入的企业获得了补贴。更大的支出在日常运营维护,经专业人士测算,改造后,一年至少增加维护成本3元/平方米,一个集中供热面积500万平方米的供暖企业每年就增加1500万元的支出。

同时,“煤改气”“煤改电”等清洁供暖改造成本高、补贴不足也让许多供暖企业望而却步。

2015年,沈阳绿色环保产业集团试点7个居民供暖清洁能源改造项目,总投入7000余万元,第一个采暖季就亏损2000余万元。“煤改气”改造成本为50~100元/平方米,“煤改电”改造成本为200~300元/平方米,而燃煤供热系统的建设成本仅为30元/平方米。清洁能源改造的前期投入高,包括购置设备、翻建锅炉房,新增水泵系统等配套设施、重新敷设管网等。而在电气价格补贴方面,仅有“采暖用电期间,夜间22点至次日凌晨5点的低谷用电时间所用的电费在居民生活目录电价的基础上下调50%”的政策。一些供暖企业认为,补贴并不够。

不重视环保的企业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

“企业要发展,必须先算好环保账,才能算准经济账。”上述不愿具名的供暖企业负责人说。

他进一步解释说,无论企业预计的经济效益有多好、发展有多快,一旦排放不达标甚至出现偷排行为,对外部环境造成严重污染,就将面临无法正常生产甚至被清理出供暖行业的局面。许多企业担心加大环保力度会增加企业成本,淘汰落后产能、更新生产工艺等会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其实,从长远看,随着环保形势的趋严,不重视环保的企业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而先行上马先进设备的企业竞争力更强,发展空间也更为广阔。不仅有利于环境保护,也有利于提升企业的经济效益。

“不能只盼着企业自主承担社会责任,政府还要给出合理的补贴政策。”辽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王磊建议,政府应该尽快出台优惠政策,以保证清洁能源改造项目的可持续和良性发展。如果政府不能给出优惠电气价格,也可以走采暖费收费差异化的路线。除了优惠电气价格,清洁能源改造中还需要政府对固定资产投资进行补贴,让有投资能力的小锅炉依靠补贴自己改造,没有投资能力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委托经营的方式进行改造。

8月31日,沈阳市出台加快推进清洁供暖的实施方案,预计到2020年,沈阳中心城区及县城清洁供暖比例提高到60%。沈阳市供热管理办公室副主任王义表示,沈阳清洁能源推进总的来说是循序渐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