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规范代驾,别重蹈网约车悲剧的覆辙

《工人日报》(2018年11月21日 03版)本报评论员 吴迪
分享到:
   

这大体是诸多新行业发展之初面临的共同问题,没有明确部门主管,没有规范,没有门槛,乱象丛生,野蛮生长。公众期盼的是,这种野蛮生长的时间尽可能缩短,即发现问题到建立规范的过程尽可能缩短。

夜里喝醉酒,叫个代驾回家,谁知醒来车停半路,手机和钱包没了……据11月19日《工人日报》报道,近日,海南省海口市民张先生遭遇“黑代驾”趁其醉酒而盗窃财物的经历。这是当地代驾乱象的一个缩影——从平台叫代驾,代驾却私下收钱;出交通事故后代驾不承担责任;假代驾冒名顶替正规代驾等。

在我国,代驾是一个新兴行业,包括酒后代驾、商务代驾等。2011年“醉驾入刑”后,代驾业务量猛增,大量专业代驾公司成立。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我国代驾司机用户规模已超1.5亿,酒后代驾占比为97.8%。据推算,代驾行业一年可减少因醉酒驾驶引发的交通事故350万起,使83万人免受刑法制裁,减少财产损失462亿元。

代驾给人们生活带来方便的同时,也伴随诸多乱象,一定程度上暴露出市场自我调控和政府监管的双重不足。一方面,代驾市场发育不良。有的小公司管理混乱,只为赚快钱,“宰一刀是一刀”;有的人不在代驾平台注册,零散接客,不受任何管束。而正规代驾公司的市场份额往往被此类小公司和散兵游勇蚕食,特别是一些餐饮服务场所的服务员、保安与“黑代驾”勾结,正规代驾反而进不去。

另一方面,监管主体不明,监管近乎空白。代驾行业涉及入职门槛、公司注册条件、责任承担等诸多新问题,但目前尚无专门的监管规则。“无主管单位、无行业规范、无准入门槛”是不少地方代驾行业的普遍现状。

这大体是诸多新行业发展之初面临的共同问题,没有明确部门主管,没有规范,没有门槛,乱象丛生,野蛮生长。公众期盼的是,这种野蛮生长的时间尽可能缩短,即发现问题到建立规范的过程尽可能缩短。

不妨参考借鉴网约车的管理经验与教训。代驾行业与网约车类似,本质都是共享服务,前者共享的是人,后者共享的是车。二者的发展路径颇为类似,均是线下传统业务触网,而后因市场秩序失调和监管空白出现各种乱象。网约车的教训很多,甚至有乘客付出生命的代价,血淋淋的悲剧换来了部分平台的安全“补丁”,大幅提高了乘车安全性。

网约车是前车之鉴,代驾行业要学会别人吃堑自己长智,不能任由“三无”现状持续下去。相关方面应尽早研究出台对策,明确监管主体,尽快完善行业规范。其中,可以学习和参照其他地方或类似问题的管理经验。比如,早在“醉驾入刑”的第二年,我国有的省市的代驾联盟就统一了收费标准,建立了纠错机制等。在代驾行业较为成熟的韩国,2004年发生一起恶性交通事故后,出台了统一格式的合同文本,成立了代驾协会共享信息,设立“代驾险”等,目前有上万家正规代驾公司,其业务均由代驾协会运营,该协会由国会社会委员会监督。这些都值得我们借鉴。

同时,合规的代驾平台要积极作为,不仅要完善平台的功能与技术,还要推动行业规范的确立,共同营建一个健康有序的竞争环境,抵制“黑代驾”的野蛮生长。

只有市场培育和政府监管两手齐抓,防止劣币驱逐良币,才能给大家营建一条安心的回家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