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外出务工者为子女教育举家搬迁

调查显示,农民工在县级城市里购房意愿较高,比例高达60%至80%;部分村庄有1/3的学生流向县城

《工人日报》(2018年04月05日 03版)本报记者 余嘉熙 本报通讯员 王佳宁
分享到:
   

“城里的学校硬件设施和师资力量,都要比农村学校好一些。”3月28日,举家搬迁至县城居住的河南省信阳商城籍打工者老刘说,去年,他以35万元的价格在县城买了一套房,为的就是让15岁的儿子在县城上中学。《工人日报》记者发现,目前,在河南,像老刘一样有经济条件在县城置业打工者越来越多,他们举家迁入教育条件较好的地区,举家搬迁成打工者教育投资新动向。

以前送寄宿学校 现在举家搬迁

今年42岁的老刘如今在郑州市贾鲁河项目工地上打工。去年,为了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他和妻子反复对比了商城县几处商品房的价格和地段,最后还是决定在县高中附近购入一套“学区房”。“虽然每平方米房价高了500元,但孩子能接受好的教育,还多出了很多时间学习。我们都觉得很值。”老刘说。

为了让孩子进县城读书,老刘除了倾尽积蓄购买房子外,还决定让妻子当起“专职陪读”。老刘告诉记者,去年刚搬到县城,妻子就提出在县城找一份工作,边打零工边照顾孩子,自己没同意。“孩子现在念高一,到了关键时期,我希望妻子一门心思照顾孩子。我在外打工,一个月至少给他们4000元的生活费。”

“我们想在城里安家。孩子长大后,有套房子也好娶亲。”说起在县城置业,老刘告诉《工人日报》记者,除了购房支出外,他们一家日常开销比在农村高出了1/3。但让老刘欣慰的是,教育搬迁产生了实实在在的效果。“孩子来县城读书后,成绩有了明显提升。”他儿子所在班级一共有50多人,大部分孩子都来自农村。“越来越多的打工者认识到知识的重要性,希望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和前些年把孩子送去农村寄宿学校不同,更多家长选择‘举家搬迁’。”

大城市购房难 县城置业遭热捧

记者在河南农村走访发现,和老一代打工者回农村盖房不同,新生代农民工更倾向于进城买房。一份来自河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的调查报告显示,农民工在县级城市里购房意愿较高,比例高达60%至80%。对他们来说,购房最大动力除了打工青年返乡结婚的需求外,另一个因素就是为子女教育购房。

在郑州一家餐馆打工的80后李亚飞说,村里像她这年纪的,几乎没人种过田。多是初高中毕业就去打工了。但在大城市里,仅凭当劳力换取的收入,并不能让他们真正融入。在李亚飞看来,这一切都是“没上学造成的。”李亚飞说,她之所以格外重视子女的教育问题,就是不想孩子像自己一样打一辈子工。“农村‘教育迁移’逐渐增多,根本原因就在于农村教育资源贫乏,随着物质条件的提升,有了经济基础的打工者对城市优质教育资源争相追捧。”

李亚飞的丈夫在郑州工业园区里一家企业的流水线上工作。他们俩每个月的工资加起来不足8000元。“郑州现在房价在2万元左右,我们够不着。而县城的房子,努努力我们还是能摸到。”李亚飞说。事实上,在信阳、驻马店等地县级城市购房者中,几乎是清一色像李亚飞这样的新生代打工者。这些农村“教育迁移”增多,不仅影响了县城房地产格局,也让房价“水涨船高”。

“‘学区房’的概念,之前只有在大城市才能听到,没想到我们县城也有了。”今年刚在滑县县城购房的魏先生发现,打工者举家迁移的情况日渐增多,这直接影响了县城房地产格局。当地知名中小学的几处学区楼盘,价格坚挺,房源所剩无几。经过权衡,魏先生最终在一所知名中学旁,买下一套135平方米的“学区房”。

滑县某楼盘的销售经理郭飞告诉《工人日报》记者,买房虽是一个综合性需求,但农村打工家庭购房,有很大一部分是冲着‘学区房’而来。据郭飞介绍,县城的新房均价约为3600元/平方米,以130平方米的房屋计算,再加上装修,教育搬迁的成本在55万元左右。尽管这笔投资价格不菲,但很多打工者还是不惜斥重金购房。

城市生源剧增 乡村并校加剧

《工人日报》记者在河南多地农村采访时发现,农村学生大量流入县城,使得县城中小学校的办学规模急剧扩大。乡村学校却面临生源的急速流失,这又造成新的不平衡。很多农村地区的学校因为招不来学生而被迫减少教育基础设施投入,从而又导致更多的农村学生流入城里;县城里学校通过大量扩招来消化这部分农村生源,使得本就不太富裕的教育资源进一步摊薄,学生多了,能平均分到的教育资源便少了。

“周边几个村的学生,有1/3流向了县城。”滑县一裴姓乡村教师在一所中学执教多年。她列举出了一组数据:十几年前,学校学生最多。一个年级有6个班,每个班有70多名学生;近几年,很多打工父母选择将孩子送往20公里外的县城读书。现在,初中一年级只有3个班,每班不足40人。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说:“随着打工者对于教育的重视,乡村教育衰败也在逐渐加速,撤点并校也随之加剧。乡村教育复兴将是未来乡村振兴应该直面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