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连年亏损,中国石化华东石油工程公司被列入特困企业,面临绝境的企业试水内部承包经营制,激发职工的积极性。变化,悄然发生——

一次改革,打捞起老职工即将“沉底”的职业生涯

《工人日报》(2018年01月09日 05版)本报记者 孙喜保
分享到:
   

一次人的改革,打捞起55岁的劳务工张德继即将“沉底”的职业生涯。

时间闪回2014年,国际油价下跌,华东石油工程公司连年亏损,被国资委定位为“特困企业”,4000余名职工将没活儿干。寒冬已至,生存的棉袄在哪儿?

企业选择陕北测井项目部施行内部承包经营的试点:给其700万元的任务,充分下放人、财、物权,超额完成任务部分给予一定提成比例。这一措施激活了一线干部职工的积极性,项目部迅速扭转2016年亏损1400万元的局面,转为盈利。

2017年12月,延安安塞县南泥湾镇,夜晚最低温度已降至零下15摄氏度。这里曾经开展过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当年八路军359旅谱写了气壮山河的自救曲。如今,张德继所在的项目部正在这里谱写新的寒冬自救曲。

能人没有“被提前退休”

企业困难,即使是“能人”,也不得不恐将“提前退休”。

2017年12月9日上午,记者来到项目部位于南泥湾镇不远处的一个井场。井场设在一个推平的山岗上,三面都是更高、更陡峭的土山。土山之上,零星的树木灌木,在寒冷的冬天,显得灰蒙蒙的。冬天没有阳光时,待在阴影里,穿得再厚,人一会儿就会冻透。项目部经理李强如此形容:冻得让人跳起来。

一名年岁较大的老职工脸上点点油泥,石油人特有的红色工衣上也沾满油污。测井是一个非常辛苦的工作,需要有好的体力,年轻人居多,这么大岁数还在一线的正是张德继。

2014年,企业的很多问题比如产能过剩严重、人员负担重、经营管理粗放等,全都在经营困难时暴露出来。内外交困,正在进行大面积转岗和内退,包括张德继这样有技术、愿意干的职工。

张德继今年55岁,曾在江苏油田工作了20多年,是一名技术精湛的高级测井工,在公司上一轮劳务工转正中,因年龄偏大,不符合条件,他没有赶上转正的“最后一班车”。而眼下,他也恐将被“提前退休”。

承包经营给了他机会。公司下放的人事权给承包经营的项目部,项目部有权力挑选合适的职工。张德继是较忙的时候过来帮忙的,短短两个月,踏实的工作作风、扎实的业务素养,让他迅速赢得项目部的认同。“他工作没有一点虚的,往往刚分配好任务,他就已经开始干了,大家一有活,都愿意拉着老张一起干。”李强说。2017年11月,项目部恰好有一个人员空缺,李强和项目部一致想到了老张。

张德继原来所在的队基本没有工作量,职工只能拿保底工资。如今,他的工资是原来的三四倍。这份工资也是张德继最需要的,他爱人没有工作,3个孩子,一个还没成家,另一个则还在读书,正是家庭经济压力大的时候。

如果没有公司的承包经营改革,老张恐怕真要提前“被退休”了。

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

张德继干的测井,是个苦活儿。

作为石油钻探的一个重要环节,测井是通过精密仪器和技术分析,为钻井做扫描和监测,不仅方便钻井队找到油层,还能提前预判井喷等风险。可是,一旦开工就不能停下来,没有白天黑夜。

负责监测测井仪器的王建秋告诉记者,他1个月在井场度过了25个夜晚。在井场,有一台车专门是他们的“宿舍”,车里4个上下铺,类似于火车上的硬卧,仅能容身。外面天气太冷,即便车里空调不停运转,也经常冻得受不了。

工作条件虽苦但大家没有怨言,因为都明白——再也没有什么国有企业的“架子”,必须接住活儿才能自救。在项目部,由于奖金与工作量、工作质量挂钩,大家的积极性都被调动了起来。

变化,悄然发生。

以前几个人都干不了的活,现在一个人就能干完了;以前大家只顾着干完活,如今每个人都想着怎么找更多的业务量;以前大家不管项目亏不亏损,现在遇到困难大家都想办法克服。马茂源是项目部仪修班班长,负责所有仪器的修理和保养,但他属于后勤岗位,绩效工资依然少于一线职工。马茂源利用业余时间努力学习测井业务,并在去年11月多次临时走上一线岗位,收入也因此大幅提高。

李强说,在陕北,测井竞争非常激烈,上百家测井队在这里抢活儿干。价格压得很低,甲方要求很高。一个不小心,企业便没活干。大家必须通过工作质量证明自己、挣得市场、生存下来。但同时,如果不能够通过奖金体现每个人的劳动,激励一线职工,项目部也很难生存下来。

期待公司政策能够更明了

过去,“大锅饭”吃惯了,这样拉开差距的激励并不多见。因此,在采访的几天里,记者和职工在工地上恳谈了解到,在改革路上,张德继们也有顾虑。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项目部任务已超额完成。按照承包经营合同,职工的收入也得到了保证,且比上一年有大幅提升。在目前签订的合同里,对完成1000万元以上的营业额并没有明确的奖励数字,只笼统地提到由公司决定奖励方式和数额。站在企业的角度,合理的是具体问题具体研究,但在职工眼里,不确定性让人不太放心。

一位职工说,从扬州来到陕北山沟沟里,千里迢迢,一年到头照顾不了家庭和孩子,若是辛辛苦苦工作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难免令人灰心。

职工们都期待公司能够制定更加详细、明了的政策,比如完成1000万元以上,该如何奖励,那部分超额的任务能否再提高奖励比例。

项目部职工还担心,一旦项目部人员的收入与公司其他职工拉开差距,这一改革措施还能否坚持下去。

据该企业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改革曾一度陷入僵局。在整个石油工程行业,还没有尝试过对主业进行承包经营。到底承包任务多少合适、继续亏损怎么办、盈利了怎么奖励、人事权下放后出了事谁负责等一系列新问题困扰着企业。

“问题还着实不少。”这是这家企业一位负责人的真实感受。

不过,他很欣慰,项目部不仅实现扭亏,还有了盈利。更值得肯定的是,改革充分发挥、激发、提高了干部职工的积极性和工作效能,发掘了广大职工身上巨大的潜力:在条件极其艰苦的陕北,这些员工顶风冒雪,通宵达旦,拼出了市场。

下一步,如何兑现对项目部的承诺,继续深化改革,完善改革措施,并使其制度化、常态化,还有更为艰难的路要走。

改革之要,关键在人

罗娟

成事之要,唯在得人;改革之要,关键在人。 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深水区、关键期,混合所有制企业改革的事项越来越多,问题也越来越复杂。但是,一家企业的改革抓住了“人”,也就牵住了改革的“牛鼻子”,抓到了关键。

阅读华东石油工程公司项目部改革的故事,我们看到,项目经理李强细算账,既是在算如何给人加绩效工资,也是在算如何让人挑担子。项目承包经营,打破了“铁饭碗”,不搞平均主义,多劳多得,突出当期激励,坚持一线员工为先,建立新的激励机制,激发了职工的发展活力。

对于一家历史悠久的国有企业来说,项目部承包经营可能是亘古未有的事情。不过,天下之事,因循例无一事可为;奋然为之,或许就“柳暗花明”。

当然,华东石油工程公司的改革也遭遇了小阵痛。改革启动了,新问题也随之而来。改革的大合唱,如何唱下去还考验着这家企业及其职工。以沉稳的心态面对“小躁动”,坚持激励落实到一线,让广大基层一线职工成为改革的参与者受益者,激发员工的持久活力,才能真正把改革的红利迅速转化为企业发展内生动力,才能引导广大职工与企业一同“寒尽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