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执着·创新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网络媒体采访团重庆行纪实

《工人日报》(2017年11月21日 02版)本报记者 窦菲涛
分享到:
   

11月13日至17日,由全国总工会、国家网信办联合开展的“中国梦·大国工匠篇”大型主题宣传活动走进重庆市。

来自中央主要新闻网站及部分商业网站的30余位记者、编辑,深入重庆航天、造船、汽车、文物保护、雕刻、美发、餐饮等行业,采访报道了19位优秀工匠,讲述工匠故事,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

工匠精神在于对工作的满腔热爱

长年的文物修复工作,让大足石刻研究院文物保护工程中心主任陈卉丽落下了“病”——见到石质文物就不由自主地关注它有什么病害,迫不及待地想去“治疗”它。“也许是出于对文物的爱吧!”陈卉丽如是说。

带领团队修复大足石刻千手观音造像历时8年,陈卉丽几乎每天都在脚手架上,面对着冰冷的石壁,嗅着刺鼻的材料味,热了不能吹空调,冷了也不能烤火炉,夏天有蚊虫叮咬,冬天生冻疮……但这一切从未让陈卉丽退缩。

“文物不是冷冰冰的石头,而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我要做的就是延续它们的生命。”陈卉丽说。

而在重庆厨界餐饮管理公司技术总厨刘波平看来,“做菜时是非常幸福、享受的。厨师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项事业。”刘波平告诉记者,“匠心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份执着的爱,没有近乎疯狂的热爱,很难锤炼出专注。”从业34年,他完成了186个重庆菜品的创新。

工匠精神在于执着专注、精益求精

2015年,在巴西圣保罗举办的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美发项目比赛中,22岁的重庆姑娘聂凤获得金牌,实现了我国金牌零的突破,问鼎全世界22岁以下青年人展示职业技能水平的最高舞台。

在兴趣的驱使下,2011年,聂凤考入重庆五一技校,走上了美发的职业道路。如今的聂凤没有剪不出来的发型,只要给她一张图片,她便可以剪出一模一样的发型。

“美发需要天赋,更需要熟能生巧。”聂凤的老师何先泽告诉记者,聂凤每天都要剪2~3个头模,4年下来,光是头模就剪了几千个。“我要求自己任何一个动作都不能失误,都要做到极致。”聂凤说。

在电子产品行业,多数锡焊工焊接一个细小的零部件需要10秒以上,且不良品率高达10%至20%。来自重庆百立丰科技公司的吴福全,能在6秒之内完成焊接,并把不良品率控制在1‰以内。而目前最好的焊接机器人,也只能把不良品率控制在5%以内。因此他成为同事公认的“锡焊第一人”。

虽然他现在不在一线工作了,但回忆起当时苦练技艺的日子,他仍旧觉得充满乐趣:“锡焊这门手艺,其实并不难学。除了领悟能力,更重要的在于用心和锲而不舍。”

工匠精神在于争创一流、勇于创新

血液透析机是一种高端医疗设备,多年来被德国、日本、美国等国垄断。国产血液透析机研发起步晚,核心部件传感器精度不高,导致市场占有率很低。

“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只有不断创新才能立于不败之地。”重庆山外山血液净化技术股份公司技术中心的童锦暗下决心,一定要攻下这个“阵地”,打破国外的技术垄断。

两年时间里,童锦每天往返于实验室和医院之间,采集大量临床液体,进行大量样本试验。经过上万次实验,童锦收集了精准的传感数据,并根据测试数据对软件算法进行了反复优化。经过临床验证,童锦研发的新传感器没有发生一起“误报”现象,不久后获得国家专利,填补了该项技术的国内空白。

目前,童锦已获得血液净化用超滤流量监控系统、血液净化用电磁阀泄漏检测装置等30项国内发明专利。2011年,其参与研发的血液净化系统监测与控制系列关键技术及整机设备,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传承工匠精神,让“传帮带”走向制度化

“技术有研究、有创新,更要有传承!”这些优秀工匠致力于让徒弟们掌握“绝活儿”,并不断超越自己。

十九大代表、重庆长安汽车公司的发动机维修工张永忠被同事们称为“总维修顾问”,他带领工作室团队,总结发动机调试经验,开设发动机常见机械故障诊断与维修等7门专业课程,培养人才。现在,公司发动机调修一线技术骨干中,80%的人接受过张永忠的指导。

大件毛坯锻压误差标准要求为10毫米之内,而西南铝业公司水压机锻压工刘永刚能将误差控制在2毫米以内。“我特别希望每一位徒弟都能超过我!”他经常叮嘱徒弟们,“技艺上的追求不仅仅是把它当作生存的工具,更要树立一种对工作执着、对所做事情和生产产品精益求精的精神。”

“传统的维修电工培训模式重理论、轻操作,培训效果有限。”为此,重庆长安汽车公司的维修电工刘源探索出维修电工“2+1”培养模式,让“传帮带”走向了制度化。

据了解,“2+1”培训模式采用双导师制,学员每季度在刘源指导下进行理论、实作脱产学习1个月;剩下的两个月,在机电设备工程师指导下回车间工作实践。

“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就要带动身边的职工认真钻研技术,通过辛勤劳动为实现中国梦添砖加瓦。”张永忠对记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