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子弟的“心灵捕手”

《工人日报》(2017年08月05日 04版)本报记者 吴凡 兰德华 摄影报道
分享到:


8月3日傍晚,刘济榕经过北京东五环外的一处工地。他们服务的孩子的家大都位于较为偏远的城乡接合部。



8月2日下午,北京东南五环的天阶社区公益学校里,“音画梦想”的霍声瑶和王婷婷正在为孩子们上一堂“我眼中的未来”艺术课。图为老师让孩子们互相观察对方的眼睛。



8月1日,机构的工作人员带着一名实习生在设计新学期的艺术课程教材。



8月3日,刘济榕来到一个孩子家中向孩子母亲了解情况,他每隔一周让实习生来家里家访一次,已经跟访两个多月了。



8月1日,“音画梦想”的理事长张碧巍(左一)回到办公室。她特意带了些零食回来,发给同事们。



8月1日,机构的刘庆在一个小屋子里用手机在线面试大学生志愿者。



8月3日,机构位于东直门公寓里,做饭不便,大伙儿的午餐基本靠外卖。

   

电影《心灵捕手》讲述了数学天才威尔,在教授的引导和帮助之下,从一名叛逆的问题少年成长为数学天才的故事。籍此,教授也被称为“心灵捕手”。

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也存在这样的“心灵捕手”。

据统计,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中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共1367万人。如何通过艺术教育激发他们的创造力、自信心?像张碧薇这样的社工在不断地探索努力。

“这是医院的复活室,可以让人起死回生。”

“这些看起来是草莓、香蕉和桃子,其实是汽车,未来交通工具长得都像水果一样。”

……

这些天马行空的创意和想象,被一群孩子用画笔描绘在纸上。

8月2日下午,北京东南五环的天阶社区公益学校里,一堂“我眼中的未来”艺术课正在进行。约20平方米的教室里,30多个小学生围坐在拼起来的桌子旁写写画画。

这所学校的学生多是打工子弟,给这些孩子们上课的老师是霍声瑶和王婷婷,来自于一家名为“音画梦想”的社工机构。

“孩子开心,也终于有了课余爱好,挺好的。”带女儿来上课的刘大姐说。她来自河南新乡,在京务工10年多,当第一次听说这里上艺术课免费时,她还不太相信。 “我们孩子上的打工子弟学校每年需要2万元的学费,只包括文化课,要接触艺术类课程,需要另交费1000多元钱”。

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和家长们的肯定让霍声瑶和同事们很欣慰,这也是他们从事公益活动的动力。

“音画梦想”是一家致力于通过体验式艺术教育提升儿童积极心态和创造性思维的非营利教育机构,以流动儿童和城市低收入群体子女为主要服务对象,成员共13人,均毕业于知名高校,平均年龄仅24岁。

尽管年轻,但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故事有关青春、梦想和选择。

“2014年正式注册时,事务所只有我和碧巍两个人。”两个创始人之一的王星辰说,“‘音画梦想’其实真正成立于2011年,当时由人民大学新闻系的6个学长发起。”当年那6个大学生为了完成一项老师布置的社会实践,他们选择了打工子弟学校的8个流动儿童为服务对象,教他们学习摄影,让孩子们感受艺术的美。作为学妹的王星辰当时是该项目的一名志愿者。

到了2013年,初创“音画梦想”的6位学长都要毕业工作了,当了3年志愿者的王星辰决定继续坚持下去,“因为还有更多的流动儿童需要社会的关注”。

谁能和自己并肩作战呢?那时她想到的最佳人员是张碧巍。

北京女孩张碧巍,在首都经贸大学上学期间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大学四年,她先后在投行等10家大企业实习过,毕业前更是同时拿到哈佛大学和康奈尔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去世界一流学府深造,是众多学子梦寐以求的事情。然而,在给打工子弟学校学生上美术课的志愿活动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她头脑里冒出一个在别人看来近乎疯狂的想法:暂缓去哈佛,留下来做公益。

“可能在别的90后看来是个很酷的决定,其实我也是慎重考虑过的。”张碧巍说。她认真分析了当时中国公益事业的发展,特别是在国家的政策支持和社会的关注的背景之下,社工队伍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起来,这让她很心动。“读完哈佛还是要回来做公益事业,但是两三年后会不会耽误了政策的机遇呢?”

2014年底,她和王星辰两个人一拍即合,“音画梦想”就此诞生。为了更好地发展,他们一直在向专业的社会工作方法和艺术教育的系统课程方向发展,目前他们已经同北京39所知名高校及相关研究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北京市总工会、中华少儿慈善救助基金会、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等机构和组织给予的各种支持也越来越多,与高校合作的志愿者模式也逐步成熟。

据《2015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中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共1367.10万人。如何能让这些孩子有同样的机会接触艺术教育,激发他们的创造力、自信心?张碧巍和她的小伙伴们还在不断地探索和努力。

“我们是对教育有信仰的人。”张碧巍说,“我相信教育能改变人,同样也相信人影响人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