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人物】铺就幸福路的草原筑路人

《工人日报》(2017年07月01日 07版)本报记者 周有强
分享到:
   

6月底,记者坐着大巴,从内蒙古通辽机场出发,沿着老旧的国道,向中冶交通内蒙古高速公路项目指挥部通鲁项目的工地行进。路面坑坑洼洼,车子一路颠簸。

同车的王梦楠挺着大肚子坐在前排。这位已有8个多月身孕的准妈妈是指挥部办公室的副主任。她的丈夫陈越是中冶的一名工程管理人员,自2016年入驻项目后就忙开了,连妻子产检都没时间陪同。

刚怀孕那会儿,王梦楠稍微空闲了,就开着车从指挥部的宿舍去工地看陈越。150公里的路程,要耗费3个多小时。“一路颠得后视镜都歪了。”王梦楠说,等她把车开到工地时,后背全是汗。

随着王梦楠的肚子越来越大,工期也越来越紧。“他就更没时间了,也担心我的安全,我去工地的次数就更少了。今年年后复工回来,我们就见过两次面。”

当车子进入通鲁高速已经修缮完毕的路段,车内才又恢复了平静。之前无暇欣赏的景色重新跃入眼帘:一眼望不到头的草地、绿油油的玉米叶以及不时飘过的小树林和民房。正是正午,太阳直射下来,照得人睁不开眼。

然而2016年3月第一次来通辽时,王梦楠和陈越看到的,却是地冻天寒、狂风肆虐的景象。通辽的冬季酷寒而漫长、最低气温可达零下20多摄氏度,每年施工期不足6个月。作为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大庆的献礼工程,通鲁项目必须确保2017年交工通车。

作为第一批入驻的筑路人,陈越的同事通鲁项目三分部项目经理梁峰接到的指令是:3月底前完成全部临建和施工前的准备工作。那段时间,梁峰每天工作到深夜,回到住所,脚凉得整宿整宿睡不着觉。等到第15天,因为血压高、心脏不舒服,他开始大把大把地吃药;到第20天完成临建工作时,他的体重减轻了10公斤。

当然,争分夺秒并不意味着忽视工程质量,恰恰相反,这些筑路人从一开始就以“品质工程”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华树广就是个典型。作为通鲁项目总承包部总工程师,这位性格直率的东北汉子外号叫“黑包公”,不仅因为他皮肤晒得黢黑,还因为他对每项施工工序都要求到了近乎苛刻的地步。只要发现一处不合格,他就会要求立即整改。

通鲁项目南起通辽市科尔沁区,止于原G304国道鲁北南收费站。因为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等原因,这条路经过的科尔沁左翼中旗和扎鲁特旗分别是国家和内蒙古重点的贫困地区,有着2.8万贫困户。

通鲁高速的建成将成为农牧业南下贸易输送最重要的交通要道。在项目工地的“揭秘草原幸福路”主题座谈会上,通辽市交通局局长王宏图说:“届时,农田里的玉米、养殖的牛羊、大棚里的蔬菜瓜果,从农牧民家门口出发,当天就能运输到通辽、沈阳等周边发达城市。”

等车子再次启动,要从项目工地出发时,王梦楠和陈越的第3次见面结束,他们说了不到10句话。这种生活方式,她一开始也不习惯,后来慢慢地也就适应了。“他是学土木工程专业的,也热爱他的工作。”王梦楠说,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就选择了责任;选择了他,就选择了理解。

王梦楠的预产期还有52天;再过3个月,通鲁高速也将全线开通。到那时,她带着孩子,开车两个小时就能和丈夫见上面。可真到那时,丈夫就又要去下一个工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