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商场、办公区、游泳馆……你的一举一动,或许正在网上被人品头论足——

当“被直播”无处不在,你的隐私如何安放?

《工人日报》(2017年07月01日 07版)本报记者 李丹青
分享到:


某直播平台上,四川成都的一个办公区正在被直播。

图片为网络截图

   

在菜市场买菜、内衣店购物、游泳馆游泳、学校幼儿园上课……你的一举一动,或许正在网络上被人品头论足。近日,网络上出现多地学校教室、宿舍和商店监控视频的直播画面。画面中,人物的举动都较为清晰,且包含声音,一些当事人对直播并不知情。

那么,监控视频能不能直播?课堂直播是否会对未成年人产生不良影响?专家表示,设置于公共场所的监控,目的在于监督管理,而不是公之于众。监控录像内容涉及隐私权,需取得当事人的同意后方可进行直播。针对直播乱象,应建立完整的监管体系。

80多万人次观看一高中课堂

点开水滴直播平台的首页,内容涉及美景旅游、商家实景、手艺创作、居家萌宠、明厨亮灶、生态农业等多个领域。点击即可实时观看直播画面,注册登录后还可以进行直播群聊。

日前,记者点开一个台号为77177、名字为“脚色袜廊一店2号”的直播间,显示观看人数为47541人次。该店铺的直播位置为四川省成都市某衣服店,主营业务是袜子、内裤、丝袜、打底裤、睡衣和裙子等针织品。直播期间,有网友发表评论:“要是能看换衣服就好了。”摄像机主人则回复:“我一直不知道这个直播还可以互联,可以加我的微信号。”

而陕西汉中某青少年游泳俱乐部的直播台共获得40多万人次的观看。画面中,记者看到不少游泳者在岸边和水中活动。有网友评论道:“身材不错”“美女呢”……

此前,水滴直播平台曾因为直播学校课堂画面,被指涉嫌侵犯学生隐私权。对此,水滴直播取消了“教育”栏目。

水滴直播在说明中称,为进一步加强校园课堂直播安全,保障老师及学生的个人隐私权利,校园课堂加密直播功能即日起正式上线。校园课堂加密直播是直播平台为保护老师及未成年学生隐私定制开发的直播功能。在加密直播模式下,老师需要给家长一次性发送邀请密码,该密码只提供给家长,获得密码的家长才可观看,其他人无权观看。

但在其它直播平台上,记者发现“课堂”这一主题仍然存在。这些直播场所包括中小学校、幼儿园、艺术院校、托管班、游泳馆的教室、操场和活动室等。

在萤石直播平台中,位于云南省昭通市的一间高中教室,直播内容显示为“高中部29班的日常学习生活情况”。记者注意到该摄像头装在教室前方,画面中的班级约有60余人,一位老师正在讲课,视频能看到学生的正面。截至记者发稿时,该直播的观看量已经有80多万,有网友评论:“上课睡觉,你爸妈看到怎么想……”“这都什么学生啊?真跟卖猪场似的……”“老师讲课好陶醉,学生睡得流口水。”

监控视频应限制对外发布

记者了解到,类似的直播和群聊,在其它直播网站也屡见不鲜。用户需要购买摄像头硬件产品,手动打开直播功能,才能把监控内容分享到该平台上。

对于直播可能涉及其他人的隐私问题,水滴平台表示,所有在水滴平台开通直播的商家必须在直播区域设置明显直播提示,张贴提示贴纸以提示顾客,对不按要求设置提示的机主,水滴平台将强制商家停止直播。要求直播贴纸需在镜头前明显露出,并在直播简介中注明:“本店己张贴直播提示并告知顾客。”

对于平台的解释,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主任易胜华认为,在注册用户与直播内容中出现的人员具有同一性时,可以以用户自主操作分享并知情来解释。但在注册用户(即发布直播者)知情,而直播画面主体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存在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问题,“轻则涉嫌民事侵权,重则涉嫌行政治安处罚和刑事犯罪。”

“设置于公共场所的监控,目的在于监督管理,而不是公之于众。”易胜华说,监控的公开范围,应该只限于对管理区域拥有管理职责或权利的人,而不应该被直播,向不特定公众公开。如果学校或培训机构得到所有家长和学生的同意,可以向家长和学生直播,但不能向社会公开传播。

不过对于监控直播,也有专家提醒,这种行为存在潜在的安全风险,如果上课画面流传到社会上,对学生及家长都有安全隐患,特别是孩子的肖像、影像及其他信息。哪怕有一个家长不同意,其他家长及学校都不得将学生的视频上传到社交平台上。即便家长同意上传,从安全角度考虑,也最好是在班级和学校层面。

“未成年人的隐私应该受到更多的关注和保护,以防止别有用心者借助观看直播得到的信息,对未成年人的身心造成伤害。” 易胜华说。

建立完整的监管体系

在易胜华看来,直播属于新生事物,契合受众猎奇、观赏的心态,加之经济利益驱动,容易出现各种各样的直播方式。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包括《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和《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在内的法律法规,都对直播及直播平台的责任进行了明确规定,北京市多家直播平台还签订了《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但现行法律法规存在一定的滞后性,无法完全跟上社会、技术发展的步伐。目前,我国对该类侵权行为只能依赖于事后监管,往往只能在侵权行为发生后对行为人进行处罚,很难做到事前监管。

除了加强相关监管部门的实时监管外,中国传媒大学政治与法律学院法律系副主任郑宁认为,直播平台、网络主播多方都要承担责任,“要明确直播平台和网络直播者应承担的法律责任,就要杜绝监管部门选择性执法、运动式执法的现象,避免一些直播平台做‘避避风头’的表面文章,一旦风声过去,违法行为便‘死灰复燃’。”

针对直播乱象,专家认为,必须要建立一套长效的运行机制,依靠政府部门监管、互联网企业平台自我监管、社会和公众监督的方式,净化互联网平台,形成完整的监管体系。同时,也需要多样性的监管手段,不能进行简单的处罚。要将刚性处罚和柔性手段相结合。比如,针对情节较轻的行为,可以进行行政指导,通过提示、教育、警示的手段,预防其发展成为恶性的犯罪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