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家政市场乱象,有人建议建立保姆“黑名单”制度,法律人士认为——

保姆“黑名单”制度应确保标准公平

保姆和雇主应是制度真正的约束者和受益人

《工人日报》(2017年07月01日 06版)
分享到:
   

本报讯 (记者邹倜然)备受关注的杭州保姆纵火致雇主母子4人死亡案有了最新进展:6月28日,杭州市公安局以涉嫌放火罪、盗窃罪两项罪名向杭州市检察院提请批捕犯罪嫌疑人莫某晶。该案中,莫某晶染有赌瘾,曾经偷盗,而现雇主对此一无所知。不少人呼吁建立保姆“黑名单”制度,也有观点认为,制定制度应严谨,不能剥夺劳动者的就业权。

“我母亲今年80多岁,我们几个子女平时没时间照顾,只能请保姆。”家住杭州朝晖小区的张女士告诉记者,从去年年底到现在,她先后换了4个保姆,都并不满意,“4个保姆里,两个手脚‘不干净’。还有一个做了两天说老人晚上总起夜,害她休息不好。最后一个还经常吼老人”。

不少人建议建立家政服务“黑名单”制度,在上岗前由中介公司或平台对家政服务人员进行背景调查和相关培训,并将被雇主投诉的保姆纳入“黑名单”,限制其从业。

此举是否可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业内看法不一。有人认为此举可净化家政市场,也有人认为值得商榷。

“只是给保姆上‘黑名单’不公平,遇到刁难人的雇主怎么办?”来自安徽从事家政服务的杨阿姨说,“是不是雇主说我们不好就要上‘黑名单’?雇主说的不是真的怎么办?”

记者了解到,去年上海有家政信息平台已启用保姆“黑名单”制度,列入“黑名单”意味着今后信息平台的成员单位将禁止雇佣这些保姆。列入“黑名单”的具体标准包括:简历和健康证、上岗证、身份证等作假;3次及以上不参加面试,或面试后不上岗;接业务后,与雇主联手“跳单”;公司派遣的保姆因为有事擅自叫人顶岗;公司派遣的保姆向雇主索要工资,或向雇主借款等;离开公司时“挖墙脚”带走公司其他保姆;合同履行过程中突然提出涨工资,得不到满足擅自离岗。

对此,有人认为,“顶岗”“挖墙脚”这样的事也列入其中,更多的是站在家政公司的利益角度出发;而“黑名单”直接关系到的是保姆和雇主的权益,他们才应该是“黑名单”真正的约束者和受益人。

记者随后咨询了法律人士。律师张笑然告诉记者,“黑名单”制度设立应确保程序正义、标准公平。

“首先,一个企业不能用‘黑名单’来剥夺劳动者的就业权,法律规定劳动者享有平等就业的权利。此外,‘黑名单’上所列错误采取什么标准认定?这些标准与保姆的工作有没有必然联系?而且,这样的‘黑名单’是否侵犯名誉权?”张笑然说,“这样的‘黑名单’是不该由企业或者行业来制定的,因为其制定主体偏低,类似这样的规章制度还是应该由政府来制定更为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