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网络平台提供服务的网约工遭遇维权难题,代表们呼吁——

网约工的权益保障不可“悬空”

《工人日报》(2017年03月09日 01版)本报记者 卢越 杜鑫 赵晓展
分享到:
   

“互联网+”的背景下,送餐员、网约车司机、代驾司机等新型用工关系引起了参加今年全国两会代表们的关注。很多代表强调,用工形式虽在发生变化,但网约工的权益保障不可“悬空”。

去年8月,北京首例“网约工”劳动争议案开庭,7名“好厨师”APP的签约“员工”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并索赔,案件再次凸显了“互联网+”给劳动关系带来的新问题。

据《工人日报》记者了解,目前网约工与网约平台间的关系较为复杂,双方大多签订有“合作协议”,无底薪无社保,公司按比例抽成,但也有少数平台与网约工签订劳动合同。

从保安员队伍中走出的全国人大代表朱良玉表示已关注到了这个新问题,“这是一种新型的用工形式,双方到底是什么关系,还很模糊。网约工的用工性质属于商业合作还是劳动关系没有明确,一旦发生劳动争议,他们的权益如何保障?”

这个新问题同样引起了广东代表团不少代表的关注。广州市律师协会《广州律师》杂志主编陈舒代表告诉记者,今年由她领衔,广东代表团形成了一份关于提请对《劳动合同法》《劳动法》开展执法检查的议案,其中专门提到了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对现有劳动合同制度产生的新挑战。

事实上,除了北京的首例网约工劳动争议案,在国内的司法实践中,已经出现了类似的互联网服务平台运营方与加入平台者之间劳动关系认定的纠纷。

在某平台做代驾的王哲拴和庄燕生,都曾以“与公司属事实劳动关系,却未签订劳动合同”为由起诉公司,要求其赔偿相应损失。最终,法院因其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与该代驾平台存在劳动关系,对其申诉主张不予支持。

网约工与所在的网络平台之间,究竟是不是劳动关系?

“判定这个问题还存在一定难度,这与网约工的用工性质有关。”全国人大代表丁宏锁说,“网约工流动性大,这个活儿做完了可能就撤了,没有和平台建立一个长期稳定的关系;对网络平台来讲,也不会长期固定地用同一个人。这样一来,双方也就不会想到要签订劳动合同了。”

用工形式虽在发生变化,但网约工的权益保障不能忽视。“既然是通过网络平台提供服务的,那么平台就要承担责任和义务。”丁宏锁代表来自化工行业生产车间,她举例:“拿我们企业来讲,有句话是‘谁使用了,谁就要负责’,通过网络平台用工也一样。”

对于如何不让网约工权益保障“悬空”,代表们纷纷表示,这需要网络平台、网约工自身以及政府、社会等各方面的努力。

丁宏锁代表提到了网络平台在与网约工签订协议时的详细告知义务。“平台属于什么性质?工作中可能存在哪些安全性问题?发生纠纷如何担责?这些问题都需要对网约工做提示,让网约工事先有判断、有选择。当然,网约工自身也要有自我保护意识。”

“商业合作关系也好,劳动关系也好,不管哪种形式,网约工的权益保障都亟待法律明确。”朱良玉代表说。(本报北京3月8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