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陕煤如何“去产能”(上)

【热点】人往哪里去?

《工人日报》(2016年07月20日 05版)□本报通讯员 刘公望 本报记者 毛浓曦
分享到:


   

近日,陕西煤业化工集团宣布,截至6月12日,煤炭库存55万吨,创历史最低。陕西省煤管局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底,省属国有重点煤矿煤炭库存78.15万吨,同比下降68.13%。这表明,陕西以煤炭、钢铁产业为代表的这场去产能战役取得重大成果。

作为陕西煤炭产业的“巨无霸”,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所属全资、控股矿井57对,总能力20497万吨。2014年下半年,该集团开始主动关闭没有竞争优势的18对矿井。到目前,已有8对矿井关闭完毕;已经停产的5对矿井将在今年底全部完成关闭,今年下半年再启动5对矿井关闭,到2017年底全部关闭。届时,陕煤化集团将全部完成3000万吨落后产能的退出。

五万职工何处去?

陕西煤业化工集团的生产主要分布在三大区域:关中四个老区(铜川东区、蒲白、澄合和韩城矿区)、彬黄矿区(彬长、焦坪和黄陵矿区)、榆林新区。截至2015年底,所属57对矿井中,现役生产矿井46对,核定能力13237万吨;在建矿井11对,设计能力7260万吨。

据介绍,这三个区域煤炭赋存条件差异很大,榆林和彬黄地区的煤炭低硫、低灰、低磷、低成本、高发热量,是在全国有绝对竞争力的优势产能,而关中老区则是高硫、高灰、高灾害、高成本、低发热量的劣势产能。

2014年下半年,该集团开始关闭18对落后矿井,去产能1815万吨,涉及人员4.6万人。同时,对关中老区开建的四对矿井实施停建缓建,化解产能1140万吨。

由于资源赋存条件和历史原因,关中四个老区不到3000万吨的煤炭产能,却承担了6万多人的就业。黄金十年时期,尚有小利,2012年始逐年亏损,2015年亏损40多亿元。

关闭18对矿井涉及职工4.6万,加上所属陕钢集团升级提效精简数千人,陕煤系统至少有五万职工需要分流安置。

面对这场生死攸关的改革,陕煤的选择是全力将改革对职工造成的影响降低到最低,提出了“一退一进一稳”的应对策略:“一退”就是利用政策做好对关中老区没有竞争优势的产能加大力度退出;“一进”就是抓住机遇加快彬黄和榆林两个矿区在建项目的核准,既能为落后产能退出人员安置腾挪空间,又能实现规模和竞争力的大幅提升;“一稳”就是切实维护职工合法权益,千方百计妥善安置分流下岗、待岗、转岗职工,稳定煤炭职工队伍。

陕钢集团:清退外委自己干

陕钢集团是陕西省2009年整合龙门、汉中、韩城三家钢铁公司而成的大型钢企,2011年又重组加入陕煤化集团,目前具备产能1000万吨,总资产350亿元,2014年钢产量列全国第28位。近年来,在产能过剩和经济下行的双重压力下,全国钢铁行业遭遇寒冬,异常严峻的形势迫使陕钢在国家宏观政策出台前即已展开了全员优化工作。

陕钢旗下骨干企业龙钢公司从此前1.5万人,到年底前精简到不足1万人。以龙钢公司棒三生产线为例,在轧线产量相同的情况下,现在减少用人40余人,管理人员比原来减少5~10人;对减少下来的富余人员,公司成立就业安置办公室,人力资源部进行培训后进行再分配,同时保持一定的待岗职工,形成竞争上岗压力。2015年,整个陕钢集团共减员5377人,今年1~4月份再减少劳动用工1450人,从而使整个集团的劳动用工总量首次低于2万人。

其中合同制用工17416人,其他用工3443人。2016年以来,按照“大部制、扁平化”,精简各级机构和管理人员,并加大劳务外包清理力度,在2015年减少劳动用工5377人基础上,今年1~4月份再减少劳动用工1450人。其中合同制用工减员1129人,清理外委外包4211人。

铜川矿业:走出去找“饭”

2015年9月底,铜川矿业公司旗下的王石凹、徐家沟、鸭口3对矿井关闭,这意味着有4266人需要进行重新安置。加上计划关闭的金华山、东坡煤矿及其配套的选煤厂,又将产生待分流人员4977人。近万名富余人员的安置工作成为铜川矿业公司的头等大事。

“我们有多年的煤矿管理经验、众多技术人才,可以说形成了独特的企业文化和管理经验,这是我们的优势。如果撇开这些优势走出去重新创业再发展,难度会比较大,所以我们还离不开煤矿这个行业。在有资源、没有矿的情况下,我们要走出去,通过提供专业化服务,间接地拥有资源。”铜川矿业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王蓬说。

2014年,该公司组织成立了7个企业转型专题调研组,对企业转型发展及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摸底,形成“由过去煤矿安全生产经营型向煤矿综合专业化服务型转变”、“由煤炭单一专业向邻近专业转变”的基本思路,老矿区开始全面尝试“走出去”的发展战略。

2014年11月26日早晨7点多,矿工滕建德和其他33名工友告别送行的家属、领导、工友,前往位于陕北的陕西延长石油矿业公司魏墙煤矿,成为徐家沟对外发展的先遣军。

2015年9月,王石凹煤矿第一批远赴千里之外的府谷新元洁能电厂承接皮带运输的62名职工走进了从未进入的领域——电厂。

近两年来,这种“自我救赎”的二次创业模式在铜川矿业公司风生水起。徐家沟矿与魏墙煤矿的合作,通过劳务输出分流安置人员200余人,全年创收1600多万元;铁运公司承担了榆横铁路线一期工程33.2公里铁路线的机务运行业务;物资供应分公司加强与陕汽东铭和美鑫公司等单位的合作,拓展物流贸易;奥博集团川普公司在兴平市承包施工水利工程,华建公司的门窗产品80%已销售到了局外市场,整个奥博集团外部市场销售额达3000万元……

彬长矿业:腾挪出岗位拥抱“兄弟”

彬长公司清退外委队伍的“时间表”和“路线图”确定,大佛寺矿7个外委队伍,胡家河矿5个外委队伍,今年内全部退出。文家坡矿12个外委队伍,今年底前,由自有队伍置换退出。小庄矿11个外委队伍,2017年3月底前全部退出。孟村矿3个外委项目部8个掘进头,2017年12月底全部由自有队伍置换退出。

通过腾挪,彬长公司矿井单位生产人员需求2500余人。这些岗位,将张开怀抱积极接纳系统内“关停并转”矿井富余人员。最近,彬长矿业公司出台《澄合矿业公司成建制划转分流人员招聘及培训安置实施方案》,从现在到2017年前,有步骤接纳澄合矿业公司富余分流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