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行业工资集体协商在全市推开,建筑行业用工“怪状”终于有效突破——

【三工调查】武汉:建筑工工资“一口价”时代终结

《工人日报》(2016年05月10日 05版)本报记者 张翀
分享到:


图为武汉硚口区正在进行建筑业工资集体协商。

   

武汉建筑工地上,工资集体协商,一项由工会主导的谈判,将帮助建筑工人涨薪“有准儿”,建筑工人工资“一口价”时代终结。

工资到底谁说了算

“在建筑工地上打工,工钱到底谁说了算?”

绝大多数建筑工地上的工人都会告诉你,“包工头!”

这也是武汉市洪山区建筑行业工会联合会主席鲁德军听到的说法。“建筑工地上的农民工,很多都是同乡、亲戚这样组合起来的队伍,包工头在他们当中有很高的地位,加上很多农民工对《劳动法》等法律法规不熟悉,不仅是工钱由包工头说了算,涉及到社保以及劳动安全保护方面的问题,大多还得听包工头的。”2010年,当洪山区在全市范围内率先开始动议开展行业工资集体协商时,鲁德军走进众多工棚调研。

鲁德军感觉,工会的工作如能让洪山区建筑业用工规范起来,有着重要的意义。

而武汉市新洲区建筑行业工会联合会主席杜军了解到,建筑企业职工尤其是农民工的工资标准、支付方法、增长幅度,长期处在无序的状况之下。

在被称为“建筑之乡”的新洲区,共有建筑企业113家,从业人员17万多人,在湖北省建筑企业20强中,新洲区企业就占据6席。然而,企业间的发展不平衡,建筑行业内部工种、工时、工价的不一致,让建筑企业中务工人员的工资收入差距很大。一个技术熟练工的日收入可达300元到500元不等,因此甚至衍生出农民工月入过万的说法,而一般没有技术含量的例如保洁、门卫等工种务工者的收入则很低。而且,无论多寡,农民工对于工资标准等关乎切身利益的问题没有任何发言权。

“建筑工地上女农民工的保护更是无从谈起。”武汉市硚口区总工会经审主任李兰如则观察到,女农民工多是跟着家人在工地上打下手,不要说哺乳等权利保护,卫生、休假等权利也近乎奢望。

协商改变现状

“工资集体协商就是要突破建筑行业用工过程中的这些怪现状!把农民工的劳动权益一一摆在桌面上,让职工和企业面对面,改变包工头‘一言堂’的局面。”武汉市总工会副主席王怀卓这样看待建筑业工资集体协商。

由于市场环境严峻,建筑业面临诸多问题,业内恶性竞争严重,就业群体复杂,用工方式不规范,严重影响着建筑业职工经济利益和人身安全。

“迫切需要工会组织发挥优势,通过构筑有效的协商沟通平台,推动建筑业劳动关系逐步趋向协调稳定,实现职工与企业互利共赢。”

在武汉,为通过协商终结建筑业职工收入“一口价”时代,该市洪山、东西湖、新洲等区,从2011年开始尝试在区级层面开工资集体协商。2014年,武汉市总工会决定在全市全面推开。目前,武汉市所有区均启动了建筑行业工资集体协商工作,普遍签订了集体合同,通过工资集体协商,建筑企业与职工找到了双方利益的均衡点,实现了“双赢”。

谈判桌上的交锋

2010年起,在洪山区一家建筑工地上打小工的小李觉得自己的日子有了盼头。

这一年,洪山区建筑行业开展了工资集体协商,当年,劳动关系双方在集体合同里约定,建筑业最低工资标准为900元,高于当年普工工资。更意想不到的是,在每年不低于10%的增幅约定下,这一标准在2014年上涨到了1716元。

小李们的收入实实在在地上涨了。

为了这个结果,洪山区总工会和建筑行业工会联合会则是颇费了一番周折。

鲁德军至今都记得最初一次的协商开始时的情形。当时,工会向涉及到的123家建筑企业发出要约,这些非公企业根本不理睬工会,不接受要约。工会争取到了行业主管部门的配合,老板们最终坐了下来。

而在硚口区,2014年的协商进行了两轮谈判。第一轮,双方主要对工时工价和最低工资标准进行协商,第二轮谈判,主要对工资支付方式和社会保险等内容进行协商。由于建筑业长期以来形成了特有的业内陈规惯例,工资报酬、计付方式的观念相对固化,双方协商的焦点主要集中在工时工价上面,谈判现场,针对职工方提出的模板工345元/工日、抹灰工250元/工日、油漆工198元/工日等10个工种的工价,争论激烈。

企业方认为,建筑领域竞争激烈,原工价对建筑工人而言已是高收入,此标准设得有点高,应该降低。职工方回应,工人作业劳动的强度大,挣辛苦钱,不应该降低标准。工会表示,企业应该从管理、技术中要效益。工资标准订高一些,可以吸引更多年轻人,增强队伍的稳定和活力。最终,双方达成了一致。

2015年12月24日,硚口区建筑行业再次召开工资集体协商会,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协商确定2016年硚口区建筑行业职工工资增长不低于5%,行业最低月工资标准为2100元。

就这样,工资最低标准、工资涨幅、五险一金,女职工特殊劳动保护,一个个建筑业农民工原来根本无法想象的条款一一落实下来,通过职代会讨论通过,经过人社部门的备案,成为具备法律效应的集体合同文本。

牵动人心的落实

不过,每一次协商结束之后,合同的落实更为牵动工会人和参与协商的职工方代表的心。

在一位职工方代表看来,对合同的广泛知晓度还需要再下功夫,建筑行业流动性大,今天你来明天我走,如果让集体合同的内容、条款让每一位实时务工者都清楚,则需要加大宣传普及的力度。

同时,合同条款能否得到不折不扣的执行,更是工会组织探索的课题。为督促落实,武汉市硚口区工会联合区人社局,半年开展一次“回头看”,对企业合同履行情况进行检查,并为下一轮协商收集信息。其他各区也依靠相关行政部门的检查,来完成集体合同的落实履行情况。

武汉市总工会副主席王怀卓认为,建筑行业的特殊性,导致该行业开展集体协商面临诸多难题,即便是开展了协商也签订了合同,但在执行上也面临着巨大挑战。特别是建筑行业在用工方式上的随意性、差异性、隐蔽性、流动性,直接导致职工队伍的组织化程度低。因此,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