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抗战老兵】苦战百日,伤亡万人,全歼日军

——中国远征军老兵刘中柱回忆松山之战

《工人日报》(2015年08月22日 02版)
分享到:
   

新华社成都8月21日电(记者童方 吴文栩)“苦战100天,发起总攻9次,中国军队伤亡1万6千多人,终于全歼日军,夺回松山。可以说,松山是将士们的鲜血染成,忠骨铸就。”在95岁远征军老兵刘中柱的心里,松山战役是他这辈子最深刻的记忆。

1941年,21岁的青年刘中柱还在重庆当印刷工人,日本法西斯的铁蹄虽未踏上战时陪都的土地,但密集的战略轰炸使重庆人民饱受巨大苦痛,刘中柱的不少工友被炸死。抱着“与其这样窝囊死掉,不如上前线拼一下”的想法,凭着平日对抗日知识的关注,刘中柱考上了在重庆大量招生的黄埔军校。三年后,他顺利毕业,被分到滇西的远征军第八军。1944年5月,时任第八军103师307团1营3连连长的刘中柱参加了松山战役。

“松山是非常难打的,因为日军在那里修了非常牢固的碉堡,修好后还曾以十架日机试炸,居然都没有对它的内部结构有丝毫损伤。”刘中柱说。

据刘中柱介绍,松山自1942年被日军占据,日军就以一支特强的工兵部队和大批泰国、缅甸民工,花费两年多时间,修筑了坚固的堡垒式工事。这一个在国道和怒江岸边的桥头堡,是支撑滇缅日军的战略攻防重点,进可威胁重庆,退可掌握缅甸、越南,切断我战略物资补给。

日军夸耀其为“东方的马其诺防线”,地位非常重要,易守难攻。敌人躲在各种碉堡里部署密集的火力网,我军的屡次进攻都陷入敌人火舌弹网,进退皆难,牺牲惨烈。

“荣誉1师3团原想迅猛奇袭敌人主阵地,未料陷入敌人群堡的火力圈,拼命战斗一个昼夜,黎明回到原地时已是不满一班人了。”

虽然95岁高龄,刘中柱还清晰地记得那些战役的地点、那些英雄的名字。他还告诉记者,由于战时正逢雨季,自然条件恶劣,很多战士都是病死的。

“几个月吃不上一顿正常的饭,经常全身淋透,让雨水贴着皮肤自然干,为了守战壕,水壶里的水喝完了,战士们就从混着血水和淤泥的水坑里取水来喝,很多人都生了病,我也得了疟疾,一发作就打摆子。那时候年轻身体好,打摆子也不影响打仗。但是,看到战友死了,心里很难过。”刘中柱回忆道。

终于,在无数次的攻坚和牺牲后,第八军采取秘密挖掘坑道填埋炸药的办法,炸掉了敌人的中央主堡……至9月6日,将日军松山守备司令金光会次郎及其部队全部歼灭。

由于战事紧张,许多官兵的遗体当时没法转移,只得就地掩埋,这使松山成为抗战史上著名的埋葬忠勇骨骸的遗址。远征第八军军长何绍周在松山战役的总结大会上几度哽咽,他说:“总计伤亡官兵的鲜血,可以染红松山了。”

松山战役拉开了滇缅大反攻的胜利序幕,成为扭转乾坤之战。此后,远征军势如破竹,陆续攻破腾冲等重镇,追打逃到缅甸的残敌,帮助英国盟军收复了大小50余座城镇。同时,打通了中印缅国道,战略物资得到补充,为次年的全国胜利创造了有利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