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医术传承爱心

——第二军医大学医疗博士团深入“四区”为民服务纪事

《工人日报》(2015年08月22日 02版)本报记者 甘皙 本报通讯员 肖鑫 王泽锋
分享到:
   

7月19日,9名第二军医大学的博士踏上了去海南文昌的道路,用自己的医术为当地群众提供帮扶。

这是第二军医大学博士团第16次深入老区、边区、营区和少数民族地区等“四区”开展送医送药、健康宣教、医疗帮扶。16年来,他们用医术传承爱心,矢志不渝。

“基因”代代相传

时隔16年,如今已是解放军153医院副主任医师的李永生,仍然忘不了当年的那对维吾尔族夫妻。

2000年,李永生作为第二军医大学第一批博士团成员,随团队携带近20万元的药品、器械来到新疆和田。一对维吾尔族夫妇赶来,求博士团救救他们刚出生11个月的女儿阿依木汗。女儿已昏迷3天3夜,他们跑遍乡里的卫生所也没有办法。

李永生采取腰穿检查确诊孩子患的是“病毒性脑炎”,随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紧急施救,全体博士团成员还轮流为孩子吸痰、喂牛奶、按摩肢体。一天半后,小阿依木汗终于睁开了双眼。语言不通的维吾尔族父母,一时激动紧紧握住李永生的双手不放……

随后,李永生和团队成员们奔走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最南端,行程8000公里,共诊治病人6000余人次。

此后的16年里,爱民“基因”在博士团代代相传。该团主动参加由中宣部、教育部、团中央和全国学联发起的百支博士团“三下乡”志愿服务活动,足迹遍及新疆、青海、西藏、云南、四川、广西、浙江、上海、安徽等9个省(市、自治区),行程共30万多公里,被群众誉为“民族团结的使者”、“广大农牧民的福音”和“创新理论的播种者”,连续15年被中宣部、教育部、团中央等五部委评为“社会实践活动优秀团队”。

留下“不走”的博士团

对于博士团来说,与送关爱同样重要的,是送技术。

相隔2400多公里,博士团消化内科博士杜奕奇仍通过电话、邮件甚至直飞等方式,不间断为青海海北州第二人民医院医生们进行业务指导和技术帮带。

2001年,杜奕奇随博士团在海北医疗帮扶期间,发现该院的电子胃镜因无人操作而长期闲置,于是将胃镜技术悉心传授给该院医生,并帮助他们建起胃镜室,极大地提高了该院的消化道疾病诊治水平。

“留下一支‘不走’的博士团,是我们最大的心愿。”杜奕奇的话语,成为他们“不走”的真实写照。

16年来,博士团针对胃病、白内障、妇科疾病、小儿心脏病等边远艰苦地区常见病、多发病,手把手传授操作呼吸机、腹腔镜、消化内镜、泌尿微创术等易上手的实用新技术,共进行技术带教10万余次、手术示教500余台、业务讨论600余次、理论授课210余场,以实际行动为“四区”培养出一支支“常驻博士团”。

危急时刻显身手

2004年8月10日,赴云南鲁甸的博士团成员们刚结束了1个多月的医疗帮扶工作,正要返程,当地发生了一场5.6级地震。

博士团书记桑延智立即召开临时党支部会议,商议推迟返程计划,决定留下来与受灾群众共患难。

当日19时07分,汤敬东接过指挥权后,立即宣布启动野战医疗救援机制,将现场划分为颅脑外伤、胸腹外伤、四肢创伤和危重伤4个病区,将医护人员分为5个小组。

20时13分,经由博士团统一指挥并组织分诊后,救治规范有序,送来的272名伤员全部得到及时施救。据统计,博士团所在县人民医院救治伤员数量占5家医疗机构抢救总数的五分之三,没有出现1例死亡。

8月14日,灾情趋于稳定。汤敬东总结了前3天的救治经验,并结合当地实际情况,牵头为鲁甸县人民医院修订了《突发灾情后大批量伤员救治预案》。该预案已成为当地公共卫生系统应对突发性卫生事件的“法宝”,在地震频发的鲁甸县十分管用。

塑造优秀人才

16年来,博士团始终坚持把实践活动作为理论知识向实际能力发展的“转化器”,培养塑造了一大批信念坚定、业务精湛、作风过硬的优秀人才。

赴新疆和田博士团成员曲乐丰,已成长为国际知名的中青年血管外科专家,在国际上首创了腹主动脉瘤腔内治疗中支架移植物“解剖固定”的新概念,为提高国内血管外科技术水平做出了特殊贡献。

赴青海海北博士团成员杜奕奇,在国内肠胃疾病研究领域独辟蹊径,牵头在全国率先开展双气囊电子小肠镜检查,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被评为总后勤部“科技新星”、上海市青年科技启明星和上海市青年科技英才。

在16批博士团成员中,先后有24人走上正团级以上领导岗位、43人获得62项省部级以上科技成果、52人晋升高级职称、30人荣立三等功以上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