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的是车容车况 不变的是服务宗旨

四代“红旗”列车长细数春运40年变迁

《工人日报》(2015年02月15日 01版)本报通讯员 易娜 苏杭 本报记者 张翀
   

武昌至北京西的 Z37/8次列车伴随新中国成立孕育而生,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历史长河中不断的前进,不断的变化。从绿皮车到全列软卧,从慢车到直达,改变的是车容车况,不变的是 “全心全意为旅客服务”的宗旨和37/8次列车“想在旅客上车之前、急在旅客乘车之中、帮在旅客下车之后”的光荣传统。从上世纪50年代起,服务过37/8次的列车长多达65名,近日,记者采访了四代“红旗”列车列车长,听她们讲述40年间“红旗列车”的春运故事。

80年代:“绿皮车”超员200% 乘务员犹如苦力

“以前跟现在完全没法比,那时候37/8次列车是绿皮车,途中要停19个站,跑一趟20多个小时,到了春运,车厢里的旅客就”堆“起来,至少超员200%。”已经退休多年的列车长祝汉珍还能将当时停靠的19个站倒背如流。

祝汉珍回忆,当时的劳动强度很大,从武汉到北京,就37/8次一趟车,旅客也没别的选择,只要能够回家,再挤也开心,人多的时候,连厕所都能塞下七八个人。“车况不好,但是我们的服务不能降低啊”,祝汉珍说,就是在如此超员的情况下,每站开车,列车员还要给全车厢旅客送一次水,拖一次地,收一次垃圾,冲洗一次厕所。到了饭点,乘务员还要扛着竹筐到各个车厢送饭,因为装不了多少,没走两节车厢饭就送完了,就再回餐车扛,每次全车送饭需要1、2个小时。过年呢,一定要让旅客有吃有喝,高高兴兴的坐我们的车。

最让祝汉珍记忆犹新的是做卫生。“现在都有保洁员,那时候车里车外的卫生都是自己做。”祝汉珍说,每次列车始发前,列车员都要拿25公斤重的大板刷蘸着肥皂水刷车皮,用小板刷刷座椅、小牙刷刷暖管罩,将车内外刷得蹭亮。女乘务员劲小,刷不动,就让男乘务员帮忙。“我们趟趟搞白毛巾竞赛,卫生做完后,我就带12条毛巾到车厢检验卫生,包括便池也用白毛巾擦。”祝汉珍说,检查完后,12条毛巾摆在那,哪一条黑了,说明卫生质量不过关,重新再搞,达标为止。那车厢里蹭亮的,站在风档往车厢里看,地板可以照得见人。

这样的劳动强度在遇到春运,车班里不管是女孩还是男孩,一天下来都累得直不起腰。“不过,我现在想起来能在37/8次当过列车长,感到非常自豪”。她微笑着说。

90年代:硬件提升改变 好传统依旧传承

“旅客们大家好,我是本车厢列车员,如果您在旅途中有任何需求,请与我联系,我将竭诚为您服务……”20年前的始发介绍,吕长宝张口就来。吕长宝现在是武汉客运段汉口动车组车间的副主任,1992年是37/8次的列车长。“上世纪90年代37/8次列车已是红皮空调快速车,列车停站也减少至五六个,春运期间的旅客超员也没那么厉害。”吕长宝说,硬件变好了,但好传统不能丢,要跟上。

为缓解旅客长时间坐车的疲劳,列车员会在次日早上带领旅客做早操,活动四肢。到站了,车班会组织年轻小伙子帮重点旅客挑行李送到汽车站,那时感觉真像一个大家庭。

一些特殊的手艺也从“红旗”列车长一代代传承下来,比如针线活。“春运的时候,人多行李多,在乘车时经常有旅客纽扣掉了或是衣服撕裂,我们就会帮忙缝补,这手艺就是从我师傅那学到的。”吕长宝开心的说,做好卫生只是必须的标准,在旅途中能帮旅客想一点,就帮旅客做一点;能为旅客做一点,就为旅客做好一点,在返乡的路上就是一家人!

21世纪:小孩和商务客增多,特色服务应运而生

2004年以后37/8次列车逐步改成直达,全列卧铺,途中不停站,平时和春运已没有区别。曾担当10年红旗列车长的于文莉跟记者介绍,“春运期间除了老人和儿童较平时多外,走到车上根本感觉不到是春运”。“那你们不是蛮舒服”。记者接过话头。她听完笑笑说:“现在旅客的要求可比以前高的多,以前更多的是用体力服务,而现在需要用脑用心。”

于文莉工作的10年正是铁路高速发展和客运服务转型升级的10年,为适应旅客需求,Z37/8次车队开始组织乘务员去宾馆、酒店、航空学习借鉴先进管理经验和服务方式,在列车上先后推出了“儿童快递”、“粉色关爱”、“商务秘书”等一系列特色服务,准备了轮椅、雨伞、洗脚盆、儿童枕、老花镜、小尿盆等用品。此外,还在广播室门口张贴天气预报提示牌,开办爱心点歌台等。

“现在春运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好多旅客都选择错峰出行,以前除夕当天列车上只有几名旅客,为节省运力列车会停运1天,现在很多旅客会专程选择除夕坐车,初一早上正好回家拜年。”徐志婕说,为了让乘车旅客感受春节的氛围,每到除夕夜的时候,列车员们便纷纷走进车厢,文艺表演、互动游戏、送饺子,让旅客在火车上也一样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