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我思】“好大一棵树”

《工人日报》(2014年11月27日 03版)林琳
   

“儿女通过电台为父亲生日点歌:县人事局王局长,今天是您58岁生日,您在县工行工作的大女儿、在县法院工作的二女儿、在税务局工作的小儿子以及在县公安局工作的大女婿、在县政府工作的二女婿、在县医院工作的儿媳妇,共同祝您生日快乐!他们为您点播一首《好大一棵树》,请欣赏……”——这是个段子。银行、法院、医院、公安局,都是让人艳羡的工作,若是真的,这一家子只怕在县里可以“呼风唤雨”了。

段子当然是极尽讽刺和夸张,但极端中蕴含着不少现实元素。好工作怎么找?实力、本事当然要有,但时下,实力能不能拼过“爹”,有时真不好说。对某些人来说,爹妈就是“好大一棵树”,遮风挡雨——上学可以一路保送,专业可以挑三拣四;工作可以“萝卜招聘”,“吃空饷”也不一定有人管;体制内呆闷了,就下海经商,工程项目也是老爸一句话的事儿;巴结不上你老爸的,或许还会来投你所好,让你帮着疏通疏通……总之,背靠“大树”的生活,压力很小、竞争很少、投资很小、回报不少。

而靠不上“大树”的人生活得如何?自力更生、靠个人奋斗。找工作要去招聘会,看病要早起排号或者买高价号,上班要早晨五六点起床、赶头班地铁或者公交,孩子上学要攒钱买学区房——很多事要想不求人、不额外花钱,或许只能“拼人品”了。

一位在某国有银行工作的朋友前段时间还在跟我感叹,说他们单位现在没有关系和背景的根本进不去。不禁想起,前两年曾有新闻曝光了一张某地一事业单位应聘人员名单,每一个名字后面几乎都对应着一个关系,比如张副县长的小舅子、县公安局长的侄女,县法院院长的小姨子,巴拉巴拉——都是一棵棵“苍松翠柏”啊!

一边是背靠大树的人,一边是在日头底下“裸奔”的人。是命运的不公,还是现实的不公?

事实上,“好大一棵树”的范围还可延伸到官场上下级之间、亲朋好友之间,以及所有通过各种关系、门路联系在一起的“保护伞”和被照顾对象之间。升官也好、发财也罢,又或者只是普通人过日子,都是“背靠大树好乘凉”。

“大树”底下何以有如此阴凉?一来当然是“大树”的权势。权力可以决定一个工程给谁不给谁、一个项目上马不上马、一家企业能不能进驻某地。领导的一张条子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好职位、好机遇、好前程、好“钱”途。二来是“大树”的权力没有受到制约和限制,以至于想给谁遮阴就给谁遮阴,想往哪儿倾斜就往哪儿倾斜。试想,如果每一次见不得光的暗箱操作、每一次收受贿赂、接受他人请托之后的违法违规之事,都能无一例外地受到法律追究和制裁,类似的寻租行为还会这么多吗?这跟一些国人肆无忌惮地闯红灯是一个道理,如果每一个闯红灯的人都能依法被处以罚款,被批评教育,下一次他们还会勇“闯”直前吗?

“大树”肆意生长、苍翠繁茂,“背阴”的地方、见不得光的事情便越来越多。被庇护的人可能愈发如鱼得水、嚣张跋扈,不被庇护的人要么想方设法找到一棵“大树”,要么就在树荫缝中求生存。

“大树”的“旁逸斜出”靠什么修剪?拿什么破除一些人对权力的依恋、对关系和背景的依赖?终究只能是那句老话——“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如此之多“好大一棵树”现象,说明有些公权力并没有在法治的轨道上运行,而是一再被滥用和徇私。依法治国一项重要内容便是深入推进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只有把权力运行置于阳光下,置于法律和制度的约束下,才有望将一棵棵“大树”拔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