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地大小便,乱扔垃圾,践踏草坪,想睡哪儿就睡哪儿……

部分农民工入城难改旧习

“虽然城市发展离不开农民工,但要融入城市也应遵守社会公共秩序”

《工人日报》(2014年10月16日 07版)
   

本报讯(记者黄榆)“我不知道垃圾要扔到垃圾桶,也不知道为啥不能睡在公园的草地上。”21岁的代伟说,“在我们屋头(家里)吃完随便扔,想睡哪儿就睡哪儿,没有这些要求。”

代伟2013年底从老家来到昆明打工,跟着家里的亲戚做装修,刚好今年十一老板放假,就约着老乡到翠湖公园玩。没想到“因为在草坪上扔垃圾、践踏草坪就被公园保安和游客训斥了”,这让他既气愤又伤心。

“我每天都来公园锻炼,发现乱扔垃圾的大多都是农民工。环卫工刚把道路整理出来,又被他们弄脏了,有几次我忍不住制止他们,但他们却不以为然。”云南大学的周老师说道,“虽然城市的发展离不开他们,但他们想要真正融入城市,还是要有起码的公德心。讲卫生不仅仅是个人问题,也是遵守社会公序良俗的一种表现。”  

“我们做泥工的,不论春夏秋冬,一干活就出汗, 干完活我也想洗个澡,但是条件不允许,咋能没味道,别说别人,我自己都能闻得到。”卫忠说,“ 2006年从江西到昆明干装修,租住在一个城中村里,20平米的房子每个月租金就400元。家里没洗澡的地方,只能接点水擦擦,外头虽然有个澡堂,但每次10元,一天才挣多少钱呢,舍不得去。”

10月4日,记者采访了数名农民工,他们表示, 在自己的老家都很随意,“半个月洗一次澡,衣服穿一星期才换,在田里务农想小便找没人的地方就可以,来城里打工我们还是这样的习惯,但在城市这样会被人看不起。”漆工樊可一脸无奈。

30多岁的小袁在昆明打工已经6年了,10月4日他在北市区一栋高层里粉刷墙壁,和其他几个工友一样,他衣服上蹭了不少白色的涂料或油漆。“有时候衣服太脏了,连公交车都上不去, 因此白眼儿没少受。”小袁苦笑着说道。

建筑工刘师傅告诉记者,现在有些农民工比较注意形象和卫生,会多带一套衣服,上下班也尽量将衣服拍洗干净。

采访中记者发现,像卫忠和小袁这样的农民工很多,他们的生活条件和习惯大多如此。市民刘小姐认为,农民工来到城市打工,他们作为城市的一分子,也应适当注意个人行为。“他们确实有自己的难处,工作环境和居住环境比较艰苦,可每个人都应注意个人卫生。尤其是在公共场合,如果不注意个人行为,可能会影响和干扰到其他人。”

据相关调查问卷显示,新生代农民工更在意个人卫生问题,这跟他们的职业选择有一定关联;而从事建筑业等户外作业相关行业的农民工,在个人卫生习惯方面则显得参差不齐,这依赖于他们个人的自我感受和认识的觉醒程度。